福音的开始(可1:1-13)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施洗约翰的传道、耶稣的洗礼与被试探的记载,与工作并无直接关系。然而,这是整本福音书叙事的大门,为所有后续的叙述提供了基本主题的背景。在我们讨论与工作关系更明显的段落之前,不能绕过这一段。马可福音的标题(马可福音1:1)很有意思,将这卷书描述为“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从叙事的角度来看,让人将注意力聚焦到福音的起头,是令人惊讶的,因为这卷福音书似乎缺乏结尾。最早的手稿暗示,这卷福音书在马可福音16:8突然结束了:“她们就出来,从坟墓那里逃跑,又发抖又惊奇,甚么也不告诉人,因为她们害怕。”因为结束的突兀,因此后来的文士们添加了一些材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由新约圣经中其他地方的经文组成的马可福音16:9-20。 但也许马可本来就没有打算结束他的福音书;因为这只是“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而已,而我们这些阅读此书的人就是让福音延续下去的参与者。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的生活便是马可福音中那些事件的直接延续,我们便有充分的理由期望这卷书能具体地应用到我们的工作中。[1]

我们将会更详细地看到,马可总是将耶稣的跟随者描绘为远远达不到完美的初学者。甚至十二使徒亦然。比其他福音书更甚,马可福音总是将众使徒描述为感觉迟钝、无知,并且一再地让主耶稣失望的人。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因为许多基督徒试图在他们的工作中跟从基督,却感觉到自己无法胜任。马可劝勉他们鼓起勇气,因为我们就像众使徒一样!

施洗约翰(马可福音1:2-11)被描写为 玛拉基书3:1和以赛亚书40:3里的使者。他宣布了“主”的到来。若结合耶稣的称号——“基督,神的儿子”(马可福音1:1)来看,这种语言向读者清楚地表明马可的中心主题是“神的国度”,尽管他等到 马可福音1:15才使用了这个短语并将其联系到福音(“好消息”)上面。在马可福音里,“神的国度”不是一个地理概念。神的国度乃是通过圣灵改变生命的工作,让百姓和众民臣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于是可以观察到的、主的统治。马可对耶稣受洗和受试探的简要描述,强调了圣灵的工作(马可福音1:9-13)。叙事尽管简单,却强调了圣灵降临在耶稣身上,以及圣灵驱使耶稣(并且可能帮助耶稣度过试探)接受撒旦的试探的工作。

这一段经文贯穿了两个相反的、但很流行的关于上帝国度的观念。一方面是「直到基督亲自回来统治全世界之前,上帝的国度还不存在」的想法。 在这种观点下,工作场所就像世界上其他的地方一样,是属于敌人的领土。基督徒的职责就是要在这个世界的敌人领土上生存下来,待够长的时间,以便传福音给全世界,并且有足够的利润来满足个人的需要和奉献钱给教会。 另一个观点是,上帝的国是一个内在的精神领域,与我们周遭的世界无关。在这种观点之下,神并不关心基督徒在工作中做些什么,或是在教会或个人祷告时间以外的任何地方所做的事情。

马可同时反对这两种想法,并明确地指出,耶稣的到来揭开了上帝国度的序幕,这是当前世上的现实。耶稣明白地说了:「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1:15)。当然,目前这个国度没有完全实现,尚未治理全地,要到基督再回来时才会完全实现。但是此时此地,国度已经真实地存在。

因此,顺服上帝的统治以及宣告祂的国度,将在我们周围的世界中产生非常真实的结果。这也可能会使我们在社会上遭受耻辱、冲突,甚至带来痛苦。马可福音1:14,就像马太福音4:12一样,将我们的注意力移向施洗约翰的监禁,并将这件事与耶稣自己开始宣告的「国度临近了」的启示(马可福音)联系起来。因此,上帝的国度与世界的权势背道而驰,且在世界的权势之上;作为读者,我们不得不显明:为福音而事奉和荣耀上帝,不一定会在这一生当中取得成功。然而,与此同时,藉由圣灵的能力,基督徒被呼召要为了他们周围的人的利益来事奉上帝,正如耶稣在施行医治时所表现出来的(马可福音1:23~34、40-45)。

圣灵进入这个世界的巨大意义在本卷福音书后来的部份中透过关于别西卜的争论而变得更加清楚(马可福音3:20-30)。这是一个困难的段落,我们必须相当小心地处理,但是作为工作神学的基础,关于国度的神学无疑是非常重要的。这段经文的逻辑似乎是,藉由赶出污鬼,耶稣有效地从撒但手中将全世界释放出来。撒但被描绘为一个现在被捆绑的壮士。基督徒与他们的主一样,也得运用圣灵的力量来改变世界,而不是逃避或顺应世界。

J. David Hester, “Dramatic Inconclusion: Irony and the Narrative Rhetoric of the Ending of Mark.”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New Testament 17 (1995), 6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