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召第一批门徒(可1:16-20)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我们需要谨慎对待这段经文:这一批门徒是基督徒生活的模范,他们同时也在救恩的故事中占据着独特的位置。耶稣呼召他们去完成一种独特的事奉,需要他们放弃当下的职业,但这并没有为基督徒的生活和职业树立一个举世皆然的模式。许多跟随耶稣的人,甚至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离开他们的工作(见 www.theologyofwork.org职业概况 )。尽管如此,上帝国度的要求跨越了并凌驾于社会中的一般原则之上,这些方式是可转移的,亦可启发我们的工作。

马可福音1:16节开头的子句呈现出作为巡回布道家的主耶稣(“他顺着……走”),祂呼召这些渔民在一路上跟随祂。这不仅仅是挑战他们抛弃收入和稳定的生活,或者说让他们脱离自己的“舒适区”。​ 马可福音记载了其他福音书缺少的细节,即雅各和约翰离开了他们的父亲西庇太“和雇工人”(马可福音1:20)。他们本身并不是被雇用者或日雇型劳工,而很可能是一个相当成功的家族企业的成员。正如Suzanne Watts Henderson谈论这些门徒的响应时所指出的:“若将个别的细节累加起来一起看,便凸显出“离开”这个动词的总重量:不仅渔网被丢下,而且还丢下一个有名的父亲、一条船,事实上就是整个企业”。​[1] 这些跟从耶稣的门徒必须愿意与祂连结,让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价值都由祂决定。

渔业是加利利的一个主要产业,还有一个与其相关连的子产业——盐渍鱼。[2] 在加利利的社会动荡时期中,这两个相关产业相互支持,可以保持稳定的生活。因此,门徒愿意放弃这种稳定生活,体现出了惊人的意志。经济稳定不再是他们工作的主要目的。不过,即使这里的情况是这样,我们仍然必须谨慎。主耶稣并未拒绝这些人在世上的职业,而是将其重新定位。耶稣呼召西门和安德烈成为“得人的渔夫”(得人如得鱼,马可福音1:17),从而肯定了他们以前的工作,用来象征他们蒙召要担任的新角色。虽然大多数基督徒并未被要求必须离开他们的工作,成为到处流浪的传道人,我们却被呼召要将我们的身份建基在基督里。无论我们是否离开我们的工作,门徒的身份不再是“渔夫”、“税吏”,或其他的任何称呼,而是“耶稣的跟随者”。这就挑战我们,要抵挡诱惑,不使我们的工作成为我们定义“自己是谁”的要素。

Suzanne Watts Henderson, Christology and Discipleship in the Gospel of Ma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63.                     

Sean Freyne, Jesus: A Jewish Galilean (London/New York: T&T Clark, 2004), 48-53. For the place of fishing in the taxation structures, see Bruce Malina and Richard Rohrbaugh, A Social-Scientific Commentary on the Synoptic Gospels (Minneapolis: Fortress, 1992), 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