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与复活(可14:32-16:8)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当耶稣面对审判、被钉十字架时,地位和恩典的话题再次回到了前台。“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即使对他来说,服侍之路也意味着要放弃所有的地位:

“子将要被交给祭司长和文士,他们要定他死罪,交给外邦人。他们要戏弄他,吐唾沫在他脸上,鞭打他,杀害他。过了叁天,他要复活。”(可10:33-34)。

人们曾正确地宣告说,耶稣就是弥赛亚和君王(马可福音11:8-11)。但他抛开了自己的地位,任凭犹太公会(马可福音14:53-65)对他加以无理指控 ,经受了罗马政府残忍的审判(马可福音15:1-15),并死在他前来拯救的人类手中(马可福音15:21-41)。他自己的门徒背叛他(马可福音14:43-49),否认他(马可福音14:66-72),抛弃他(马可福音14:50-51),只剩下几个一直支持他事工的女人还留在身边。他以绝对谦卑的姿态被上帝和人所遗弃,只为了赐给我们永生。在极度痛苦之中,他感到自己被神离弃了(马可福音15:34)。马可福音与其他福音书一道记录了他痛苦呼喊诗篇22:1的情景,“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可15:34)。在十字架上,耶稣的最后工作是容纳了世上所有的遗弃。也许对于他来说,被误解、嘲笑和离弃,与被人杀害一样的难以承受。他知道死亡将在几天后过去,但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在误解、嘲弄和遗弃他。
今天也有许多人感到自己被朋友、家人、社会,甚至神所遗弃。在工作中,这种被离弃的感觉可能十分强烈。我们可能被同事边缘化,被劳动和危险所压垮,忧虑自己的工作表现,害怕被裁员的前景,因为薪水不足、福利微薄而陷入绝望,正如Studs Terkel在《工作(Working)》 一书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描写一样。Terkel笔下的接待员莎伦·阿特金斯(Sharon Atkins)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我一早就开始哭泣。我不想起床。我害怕周五,因为周一已经慢慢迫近了。前面还有五天的工作。仿佛永远没有结束的日子。我为何要做这些事呢?”[1]

但是对那些接受上帝恩典的人来说,这恩典甚至可以克服工作和生活所带来的最大的打击。当耶稣献上自己的时候,上帝的恩典触动了在场所有的人,以至于百夫长承认:“这人真是神的儿子!”(马可福音15:39)。当耶稣复活的时候,这恩典就战胜了死亡本身。几位妇人从上帝那里听见,“他已经复活了”(马可福音16:6)。在“马可福音1:1-13 ”一节中 ,我们注意到它突然的结束。这不仅是写给宗教信徒的一个漂亮故事,而且也是上帝对我们粗糙、肮脏、破碎的生活和工作的打磨和干预。那被钉十字架的罪犯的空空坟墓,比我们大多数人所能忍受的苦难更有力地证明了“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这句话(可10:31)。然而,这奇异恩典乃是我们的工作可以“在今世得百倍”的方式,也是引向我们“在来世必得永生”的道路(马可福音10:30)。难怪她们会“又发抖又惊奇,甚么也不告诉人,因为他们害怕“(马可福音16:8)。

Studs Terkel, Working (New York, The New Press, 1972),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