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书与工作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传道书简介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传道书精彩地讲述了我们在工作中都会经历的劳苦与喜乐、转瞬即逝的成功和找不到答案的疑惑。它是许多基督徒职场人士最喜爱的圣经书卷之一,其作者——大部分的英文翻译称之为传道者——讲述了大量与工作有关的内容。他所教导的内容大部分都简洁,实用且赋有智慧。任何曾在团队里面工作过的人都能够欣赏格言的价值,例如,”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传4:9)我们大多数人都使用大部分醒着的时间来工作;当传道者说,“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时常享受所得的”(传8:15),我们找到了肯定。

然而,传道者所描画的工作图景也深深地令人烦忧。“我察看我手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传2:11)。书中有关工作的消极观察占了压倒多数,让读者感到几乎不能承受。传道者以“虚空的虚空”(传1:2)开篇,又以“凡事都是虚空”(传12:8)作结。他重复最多的词和词组是“虚空”,“捕风”,“不知道”和“不能参透”。除非有一个更加宽宏的角度来调和他的观察,不然传道书确实可以说是一本相当沉郁的书。

想在整体上理解这本书是很困难的。究竟传道书是不是真的把工作看为虚空呢?还是传道者要筛除掉众多虚空的工作方式,找出一套有意义的核心工作呢?或者相反,许多的正面格言和观察都被那将工作看作是“捕风”的总体评价所否定了?答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解读这本书。

对传道书的解读方式之一,是把它看成是对生活,包括工作,进行拌沙拉式的观察。在这样的解读方法下,传道者主要是一个现实的观察者,忠实地反映生活中的起伏,正如他所遭遇的一样。每一个观察都独立地成为零星的智慧。如果我们从中提取有用的建议,比如说,“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传2:24),我们就不需太过介意它后面紧跟着说的是,“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传2:26)。

希望采用这种解读方法的读者大有人在。今天大多数的学者都不认为传道书有一个中心的论点,甚至在那些认同的人当中,“几乎没有一个解经家同意另外一个人所说的。”[1]但是,这种零碎的解读方法有一些令人难以满意的地方。我们想要知道,“传道书整体想要传递的信息是什么?”如果我们要找到答案,就必须寻找一个结构,汇总书中并存的广泛而大量的观察。

我们将遵循由艾迪生.赖特在1968年首先提出的结构,将该书分为不同的思想单元。[2] 莱特的结构得到认可的三个理由是:1)它客观地根据传道书文本中不断重复的关键字词来划分,而不是对内容的主观解读;2)它比起其他结构,被更多的学者所接收,虽然仍是很小的一部分人;[3]3)它把工作相关的话题提到了突出的位置上。我们没有时间详细再现赖特的论证,但将会指出那些用来划分思想单元的重复词组。在传道书的前半部分,“捕风”这个词标记了每个单元的结尾。在后半部分,词组“不知道”(或“谁能察究”)起到了同样的功能。赖特的结构将直接有助于我们对本书的整体理解。

还有另外一个词,“日光之下”,是我们在读传道书时不能忽略的。它在本书中出现了29次,但在圣经的其他书卷却没有出现过。[4] 它是“在堕落世界中”的同义词,该词源自创世记第3章,描述了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依然是好的,但却已被各种的罪恶严重毁坏。传道者为什么如此频繁地使用这个词组呢?他是否想要透过创造出一个图像,太阳无休止地盘旋出现天空之中却没有改变什么,以此来强调工作的无意义呢?还是,他想象到可能会有一个堕落之外的、不是“在日光之下”的世界,在那里工作不会虚空徒劳呢?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在阅读传道书时不断思量。

和日光之下的人类生活相比,传道者让我们瞥见天上的上帝。我们的劳苦是短暂的,但“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传3:14)。这些短短的一瞥,让我们开始理解上帝的性情,也许,这也会帮助我们理解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将会留意随着不同层面的讨论展开,传道书所揭示出来的有关上帝性情的内容,然后在本书的最后一并加以讨论。

无论如何,传道书凭着对工作实情坦诚无伪的观察,给工作神学带来了重要的贡献。任何在工作中思考深刻的人,无论是否是基督的跟随者,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关联。它使人清醒的坦诚,打开了深入讨论工作的大门,甚于在基督徒圈子里面流行的、关于上帝做事方式的健康处方。

Roland Murphy,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Ecclesiastes, Vol. 23A (Dallas: Word, Inc., 2002), xxxv.

Addison G. Wright, “The Riddle of the Sphinx: The Structure of the Book of Qoheleth,”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30 (1968), 313-334.

Including J.S.M. Mulder, R. Rendtorff (partially), A. Schoors (partially) and R. Murphy. See Roland Murphy,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Ecclesiastes, Vol. 23A (Dallas: Word, Inc., 2002), xxxvi- xxxviii.

Roland Murphy,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Ecclesiastes, Vol. 23A (Dallas: Word, Inc., 2002), 7.

在日光之下工作(传1:1-11)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工作是传道书里所探讨的主要活动。它一般被称为“劳碌”(希伯来语, amal),意味着工作的艰辛。在本书的开头,传道书1:3就引入了这个主题:“人在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传道者给劳碌的评价是:”虚空”(传2:1)。这个词,希伯来语  hebel ,在传道书中占重要地位。 hebel  实际上是“呼吸”的意思,引申为那些非物质的、短暂易逝的,没有永恒价值的东西。它非常适合作为这本书的关键字,因为呼吸在本质上是短暂的,没有可识别的实质,很快就消散了。但是,我们的生存依赖于这些短暂的吸气和呼气。然而我们的呼吸很快就会停止,生命转瞬即逝。类似地, heble这个词,描述了一些终究会消逝的、只有短暂价值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虚空”是一个误导性的翻译,因为它似乎表明一切事物都毫无价值。但 hebel 真正的意思是,有些东西只有转瞬即逝的价值。单独一次呼吸可能不会有永恒的价值,但在那一刻,它却使我们活着。同样的,我们在这短暂的人生里所做的,有着虽是短暂但却真实的意义。

思考一下建造一艘船的工作。因着上帝美好的创造,地上拥有我们建造船只所需要的原材料。人类的聪明才智和勤劳工作,也是由上帝创造而来的,可以制造安全的、坚实的,甚至是漂亮的船只。它们加入船队,运输食物、资源、制成品和人员,把他们送达需要的地方。当一艘船首航、香槟酒瓶在它的沿边敲击打开之时,所有参与的人都在庆祝他们的成就。然而,一旦船离开了港湾,它的制造者就无法控制它了。它有可能被一个愚蠢的人所指挥,猛然撞击到浅滩上。它有可能被用于走私毒品、武器,或者甚至奴隶。它的船员有可能受到恶劣的对待。它可以无私地服务多年,但它仍然会磨损,不再有用。它的最终命运几乎是肯定的,就是进入拆船坞——可能在一个忽视工人安全和环境污染的国家里。它如同曾经驱动船只的阵阵清风一样消逝,首先变成生锈的骨架,然后变成可回收的金属和废物,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船固然好,但不会存到永远。只要我们活着,我们必然要在这样的张力下工作。

这把我们带回到开篇所讨论的、一轮太阳围绕着地球追逐的画面上(传1:5)。这个天空中的庞然大物不断活动,带给我们每日所必需的光和热,但随着时间推移,却没有改变任何东西。“日光之下无新事”(传1:9)。这虽然不是对我们工作的永恒谴责,但却是一个相当务实的观察。

工作是捕风(传1:12-6:9)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传道者在传道书1:1-11中宣告了他的主题——劳碌是虚空,然而他接下来却探索了生活得好的各种可能性。他考察了通过成就、享乐、智慧、财富、时间、友谊和上帝的恩赐来寻求喜乐的可能性。在一些事物当中,他确实找到一定的价值,但是本书前半部分他找到的少一点,后面的会多一点。然而似乎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并且每一部分的特色结论就是:工作至终是“捕风”。

 

成就(传1:12-18)

回到目录

首先,传道者探讨了成就。他既是君王,也是圣者,用今天的词汇来说就是一个超群杰出者,“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传1:16)。那么,他所有的成就有什么意义呢?不多。“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1:13-14)。 持久的成就似乎是不可能的。“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传1:15)。实现目标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仅仅让他认识到,他所能成就的任何事物都必然是空洞而有限的。总而言之,他一再说,“我乃知这也是捕风”(传1:17-18)。

享乐(传2:1-11)

回到目录

接下来,他对自己说,“来吧,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传2:1)。他拥有财富、房屋、花园、美酒、仆人(奴隶)、珠宝、娱乐,以及随时可得的性快感。“凡我眼所求的,我没有留下不给它的;我心所乐的,我没有禁止不享受的”(传2:10a)。

与成就不同,他在寻欢作乐中找到一些价值。“因我的心为我一切所劳碌的快乐,这就是我从劳碌中所得的份”(传2:10)。他所取得的成就变得毫无新鲜感,但他的享乐至少令人愉悦。这样看来,工作成为了实现目标的手段——在这里是享乐的手段——相比于沉迷工作,享乐更令人心满意足。今天的工人不需要拥有“许多的妃嫔”(传2:8),但正如俗话所说的,他们都很会停下来闻闻玫瑰的芳香。如果我们停止为工作以外的目标工作,如果我们不再享受劳动的成果,我们就会成为工作的奴隶,而不是主人。

然而,仅仅为了寻欢作乐而劳苦,最终是不会让人满足的。这一部分以这样的评论结束,“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传2:11)。

智慧(传2:12-17)

回到目录

也许我们最好设定一个工作之外的目标,但却需要一个比寻欢作乐更高的目标。因此,传道人写道,“我转念观看智慧、狂妄,和愚昧”(传2:12)。换句话说,他变得有点像今天的教授或研究员一样。不像是为了成就而成就,我们至少可以通过努力获得一点智慧。“我便看出智慧胜过愚昧,如同光明胜过黑暗”(传2:13)。但是,除了用许多高深的思想充满头脑之外,它并未给生命带来真正的不同,因为“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传2:16)。追求智慧将传道者带向了绝望的边缘(传2:17)——这依然是今天许多学术追求的普遍结果。传道者总结说,“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2:17)。

财富(传2:18-26)

回到目录

接下来,传道者转向财富——劳苦工作获得的成果。把财富的累积作为工作背后的更高目的,如何呢?事实证明,支配财富比寻欢作乐更糟糕。财富的积累带来了继承的问题。当你去世时,你所积累的财富将会传承给可能完全不配得的人。“因为有人用智慧、知识、灵巧所劳碌得来的,却要留给未曾劳碌的人为份。这也是虚空,也是大患”(传2:21)。 这令人如此烦恼,以致传道人说,“我转想,我心便绝望”(传2:20)。

在这一点上,我们首次瞥见上帝的性情。上帝是一个赐予者。“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传2:16)。上帝这一方面的属性在传道书中被数次重复强调,上帝的赐予包括食物,水源和喜乐(传5:18,8:15),财富和财产(传5:19,6:20),尊荣(传6:2),正直(传7:29),居住的世界(传11:5),以及生命本身(传12:7)。

像传道者一样,今天的许多人虽然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但却发现财富完全不能满足人心。当我们追求财富的时候,无论已经拥有多少,似乎看起来都还不够。当我们获得了财富,开始懂得自己必死的本性时,如何有智慧地把财富给出去,却成了一个难堪的负担。安德鲁.卡内基意识到这个负担的重量,他说,“我决心停止积累财富,而开始了更严肃更困难的工作,即有智慧地分配财富。”[1] 因为,如果上帝是一个赐予者,毫无疑问,分享财富会比积累财富,更令人感到满足。

然而,传道者却没有在给予财富中得到比获得财富更大的满足(传2:18-21)。上帝在天上因着赐予而来的满足,传道者在日光之下却无法得到。他似乎并没有考虑,如何为了一个更高的目的而投资财富或捐献财富。除非确实存在一个更高的目的,超越传道者所能发现的所有事物,不然积累或分配财富“也是虚空,也是捕风”(传2:26)。

Andrew Carnegie, Autobiography of Andrew Carnegie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1920), 255.

时间(传3:1-4:6)

回到目录

假如工作没有单一的、不变的目的,也许它有多种的目的,而每一种都在特定的时刻有各自的意义。传道者在这个非常有名的章节中探讨了这一话题,他开篇写道,“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传3:1)。关键的是,每项活动都是在时间的管制之下。

在此时此刻完全错误的工作,可能在另一个时间却是正确而必需的。可能在此刻,哀哭是合宜的,跳舞是不当的;而在另外一刻,可能相反的做法才是对的。

所有这些活动或情况都不是永久的。我们不是永恒福乐里面的天使。我们是这个世界的被造物,经历时间的变化和四季。这是另外一个困难的功课。如果我们认为工作可以带来永久的平安、繁荣或幸福,就是在认识生命的本质问题上欺骗自己。有一天,我们所建造的一切肯定都将会被拆毁(传3:3)。如果我们的工作有任何永恒的价值,至少传道者“在日光之下”没有发现任何迹象(传4:1)。我们面临双重的困境——我们是有限的被造物,但是又不像动物,我们心里有着“过去和未来的意识”(传3:11)。因此,虽然遍寻而不获,传道者却渴想永恒的价值。

此外,甚至那些人们在正确的时机想做的善事,都有可能受到压迫阻挠。“看哪,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传4:1)。最糟糕的压迫来自政府。“我见日光之下,在公义之处有奸恶”(传3:16)。然而,那些无权的人也不一定是更好的人。自觉无权无力的人常常嫉妒。我们嫉妒那些、有权、有钱、有地位、有关系、有资产或拥有其他我们所没有的事物的人。传道者意识到,嫉妒和压迫一样糟糕。“我又见人为一切的劳碌和各样灵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传4:4)。无论是受压迫或是嫉妒的驱动,而去获取成就、享乐、智慧或财富,显然都是浪费时间。然而,有谁从来没有落入过这两个愚蠢的网罗里呢?

但是,传道者却没有绝望,因为时间就是上帝亲自赐予的礼物。“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3:11a)。在所爱之人的葬礼上哭泣是对的,在一个孩子出生之时欢乐也是对的。而且我们也不应该拒绝工作所带来的真实乐趣。“我知道世人,莫强如终身喜乐行善;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神的恩赐”(传3:12-13)。

这些生命的功课特别适用于工作中。“故此,我见人莫强如在他经营的事上喜乐,因为这是他的份”(传3:22a)。工作在神的 咒诅之下 ,但工作本身并不是咒诅。甚至我们看不透未来的有限眼光也是一种祝福,因为可以把我们从想要看清一切的重担之下释放出来。“他身后的事谁能使他回来得见呢?”(传3:22b)。如果我们的工作服务于我们 能够 预见的世代,那么它就是神的恩赐。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见上帝的两个性情。第一,上帝是伟大,永恒,无所不知的,“是要人在他面前存敬畏的心”(传3:14)。虽然我们被日光之下的生活处境所限制,但上帝却不会。上帝比肉眼所能看见的更广阔。传道书7:13-14和8:12-13再次用神学词汇来形容了上帝的超越。

第二,上帝是一位公义的神。“神再寻回已过的事“ (传3:15),并且”神必审判义人和恶人”(传3:17)。这个观点在后面的8:13,11:9和12:14再次重复出现。在表面的不公义之下,我们可能看不见上帝的公义,但是传道者向我们肯定,公义最终会来到的。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传道书是对堕落世界里的生活之现实探讨。工作是艰苦的。然而,即使在艰苦之中,我们也有权在劳苦中享乐,享受我们的工作。虽然这不是生活不解之谜的答案,但却是上帝在世界之中的记号,尽管我们不清楚这对我们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尽管这是一个相当令人有盼望的观点,但是有关时间的探讨最终以两个重复的“捕风”结束,一个出现在传道书4:4,一个出现在传道书4:6。

友谊(传4:7-4:16)

回到目录

也许人际关系给工作提供了真实的意义。传道者赞扬了工作中友谊的价值。“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传4:9,加了强调)。

 

有多少人在工作场所里找到最亲密的友谊呢?哪怕我们不需要那份工资,哪怕我们对工作不感兴趣,在工作关系中我们也可能找到深刻的意义。这也是许多人觉得退休令人失望的原因之一。我们离开之后会怀念工作中的朋友,并且我们发现,若没有连结我们和同事的共同目标,我们很难建立深入的新友谊关系。

在工作中建立良好的关系需要我们有开放的态度,渴望向他人学习。“贫穷而有智慧的少年人胜过年老不肯纳谏的愚昧王”(传4:13)。骄傲和权力常常成为发展人际关系的障碍,而这种人际关系却是有效工作所依赖的(传4:14-16),正如哈佛商学院论文“优势如何变为劣势”一文所给出的洞见一样。[1] 我们在工作中成为朋友,部分原因是由于我们需要团队合作来做好工作。相比其他没有共同目标的社会场景,许多人在工作中更能建立良好的友谊,这是原因之一。

传道者对于友谊的探讨比起之前其他的讨论要更加积极乐观。尽管如此,工作中的友谊也不过是暂时的。工作的任务会改变,团队组建又解散,同事会辞职、退休或被辞退,而新的工作成员加入,我们却可能不喜欢。传道者把它比喻为一个年轻的新国王,一开始受到臣民的喜爱,但随着新一代年轻人的起来,他的受欢迎程度下降,人们只是把他看为另一个老国王而已。最后,职业上的进步或名声也不能带来满足。“这真是虚空,也是捕风”(传4:16)。

Monci J. Williams, “How Strength Becomes a Weakness,” Harvard Management Update, December 1996, available as article reprint no. U9612D.

喜乐(传5:1-6:9)

回到目录

传道者对工作意义的追寻,最终以许多小功课结束,有许多可直接应用于工作。 首先,听比说更聪明,“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传5:1)。 其次,许的愿应当向神偿还(传5:4)。 再次,预期政府会有腐败。这不是好事,但却普遍存在,只是比独裁要好(传5:8-9)。 第四,对财富的痴迷就是一种瘾,就像其他的瘾一样,它会毁灭所折磨的人(传5:10-12),但却不能满足人心(传6:7-8)。 第五,财富会消逝。它有可能在今生今世就消逝,在死亡之时则必然会消逝。不要把生活建立在财富之上(传5:13-17)。

在这部分中,传道者再次探讨了上帝的恩赐,允许我们享受工作和财富,以及在某段时间它们所带来的荣誉。“我所见为善为美的,就是人在神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的份”(传5:18)。虽然享受是短暂的,但却是真实的。“他不多思念自己一生的年日,因为神应他的心使他喜乐”(传5:20)。这种喜乐不是来自于比别人更加努力更加成功,而是来自于把领受生命和工作看成是来自上帝的恩赐。如果工作中的喜乐不是从上帝而来的恩赐,那么喜乐就无处而来(传6:1-6)。

在讨论友谊时,传道者的语气比起这一部分相对积极一些。然而,最终的结果依然令人沮丧。我们清楚地看见,所有的生命都终结在坟墓里,明智地生活的人比起愚蠢地生活的人,并没有产生更伟大的东西。看清楚这一事实,比活在童话般的幻影里面要好得多。“眼睛所看的比心里妄想的倒好”(传6:9a)。但是我们生命的最终结局依然是,“虚空,也是捕风”(传6:9)。

无法知道何为有益的事(传6:10-8:17)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生活中的劳碌最终只是捕风,因为我们工作的果效在地上不是永久的,正如传道者所知道的一样。因此,他开始努力寻找:什么才是利用生命最有价值的事情?正如在这卷书前面所看见的,前半部分的材料分成了不同的小章节,以重复的字词区分和结束某个讨论。在传道者的希望破灭之中,重复的词组是“找不到”,或者是与之对应的反问句,“谁能找得到?”

我们行动的最终结果(传7:1-14)

我们的劳碌在死亡之时结束。因此,传道书建议我们应当严肃地思考墓地之事(传7:1-6)。我们能知道这个坟墓比那个坟墓更好吗?有些人吹着口哨轻忽地走过墓地,拒绝深入思考里面的教训。他们的笑声,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传7:6)。

因为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我们不知道我们对这个世界可能产生的影响。我们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今天不同于往日(传7:10),更别说明天会带来什么。在生活中,我们享受工作所带来的好处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无法保证其结局一定是好的,因为“神使这两样并列,为的是叫人查不出身后有什么事。”(传7:14)。

从我们对自己身后事一无所知,我们明白美好的结局并没有证明罪恶行为的正当性。我们无法预见我们所有行动的结果,而那些减弱我们行为后果的力量却随时可能会临到。那些为了平息现今的公众意见而不惜损害未来大众利益的政治家,那些害怕曝光这季度的损失而企图在下一季度挽回的财务官员,那些单凭求职申请书就想成功收获不能胜任之位的毕业生——他们所有人都在依靠自己无法操控的未来。与此同时,即使他们的希望将来实现,也用无法弥补现在所造成的伤害。

善与恶(传7:15-28)

所以我们必须现在就努力照着良善的标准来行动。然而,我们不能真正地知道,我们所采取的行动是否全然地良善还是全然地罪恶。当我们想着自己是在施行公义时,罪恶却可能潜入,反之亦然(传7:16-18)。因为“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7:20)。善恶的真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传7:24,作者加了强调)。 仿佛是为了强调这种困难,那个具有特征性的词组“找不到”在传道书7:28重复了两遍。

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是敬畏上帝(传7:18);也就是说,逃避骄傲和自义。良好的自我诊断,是要检查我们是否必须诉诸扭曲的逻辑或复杂的计谋,来证明我们行为的正当性。“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7:29)。工作具有相当的复杂性,有许多需要考虑的因素,绝对的道德通常是不可能的。但扭曲的道德逻辑几乎总是一个不好的迹象。

权力与公义(传8:1-17)

权力的运用是生活中一个事实,而我们有义务顺服管辖我们的当权者(传8:2-5)。然而,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公正地使用他们的权柄。很可能,他们会使用已有的权力伤害他人(传8:9)。公义被扭曲。义人被罚,恶人得赏(传8:10-14)。

在这样的不确定之中,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敬畏上帝(传8:13),并且享受祂赐予快乐的机会。“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时常享受所得的”(传8:15)。

正如上一节所述,关键词组“找不着”在这个话题的结尾重复了三次。“人查不出日光之下所做的事;任凭他费多少力寻查,都查不出来,就是智慧人虽想知道,也是查不出来”(传8:17)。这结束了传道者有关如何利用好有限时间的讨论。虽然他发现了一些比较好的做法,但总体而言,他找不到什么真正有意义的。

无法料想后来的事(传9:1-11:6)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如果我们可以知道后来的事,也许我们就能找得到什么是生命中最值得做的事情。因此,传道者探寻有关死亡(传9:1-6)、阴间(传9:7-10)、死亡的时间(传9:11-12)、死后的事(传9:13-10:15)、死后可能出现的恶事(传10:16-11:2),以及可能出现的好事(传11:3-6)等方面的知识。这里再次重复出现了一个关键词组:“不知道”和它对应的同义词“没有知识”,把文本分成了不同的部分。

传道者发现,我们根本无法知道未来的事情。“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传9:5)。“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 ,也没有智慧”(传9:10)。 “原来人不知道自己的定期......祸患忽然临到的时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传9:12,NASB版本,NRSV版本的翻译怪异,模糊了关键的词组)。 “人却不知将来有什么事;他身后的事谁能告诉他呢?”(传10:14)。“你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传11:2)。“你不知道哪一样发旺,或是早撒的,或是晚撒的,或是两样都好”(传11:5-6)。

尽管我们对未来存在巨大的无知,但传道者发现,当我们有机会的时候,还是可以做一些好的事情。我们在这里只会探讨那些和工作特别相关的段落。

全心投入工作(传9:10)

“凡你手所当做的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传9:10)。尽管我们无法知道工作的最终结果,但却不必因此让我们麻痹不做事。人被造而工作(创2:15),我们需要工作而谋生,同样也需要带着乐趣工作。享受我们的工作成果也是如此,无论成果是什么。“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传9:7)。

接受成功和失败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传9:11-12)

首先,我们不应该欺骗自己,认为我们的成功是由于我们自身的优点,或者认为我们的失败归根结底是由于我们的缺点。“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传9:11)。成功或失败可能是由于偶然的运气。这并不是说辛勤工作和聪明才智不重要。它们预备我们可以充分地利用生活中的时机,它们可能会创造出反之不会存在的机会。然而,在工作中成功的人不一定比失败的人更配得成功。举个例子,微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主要是因为IBM临时决定使用微软的DOS操作系统,用于那个名为“个人电脑”的封闭项目。比尔.盖茨后来回忆说,“我们抓紧时机设立第一家针对个人电脑的软件公司是我们成功的关键。把握对了时机不完全是靠运气,但如果不是好运气,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被问及为什么会在IBM正尝试制作个人电脑之时就设立一家软件公司,他回答说,“我生在对的地方和对的时间。”[1]

努力工作,智慧投资(传10:18-11:6)

这段话包含了圣经当中在别处找不到的最直接的财务建议。 第一,要勤劳,否则你的家庭经济将会如同一间滴漏腐朽的屋顶(传10:18)。 第二,要明白财务健康在今生是重要的。“钱能叫万事应心”(传10:19),这句话可以用讽刺的方式解读,但文中却没有说金钱是唯一重要的东西。它仅仅指出,金钱在处理各种事务中是必需的。以现代的方式来说,如果我的车需要一个新的变速器,或者我女儿需要交大学学费,或者我想带家人去旅行,都需要用到钱。这不是贪婪或者物质主义,只是常识而已。 第三,要谨慎对待有权的人(传10:20)。如果你贬低你的老板,甚或你的客户,以后可能后悔莫及。 第四,投资要多元化(传11:1-2)。“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上”并不是指慈善捐赠,而是指投资;在这里,“水面上”指代的是冒险的越洋海外交易。分给“七人”或“八人”指的是要多元地投资,“因为你不知道将来有什么灾祸临到地上”(传11:2)。 第五,对于投资不要过分地胆小害怕(传11:3-5)。要发生的,总会发生,你无法控制(传11:3)。但这不应当吓倒我们,以至于把钱藏在垫子下面,没有任何收获。相反,我们应当鼓起勇气合理的冒险。“看风的,必不撒种;望云的,必不收割”(传11:4)。 第六,明白成功在上帝的手中。但是你不知道上帝有怎样的计划或目的,所以不要试图猜测他(传11:5)。 第七,要坚持(传11:6)。不要只是一点点努力了,就说,“我试过了,没用。”

传道者对于未来知识的探索,在传道书11:5-6中以三次重复关键词组“不知道”结束。这提醒我们,虽然全心投入工作、接受成功和失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努力工作、智慧投资都是很好的实践,但是它们都只不过是我们所做的适应行为,以应对我们对未来的无知。如果我们真的知道行动会如何发挥作用,我们就会自信地计划取得成功。如果我们知道怎样的投资会有好收益,我们就不需要多元投资作为保护手段,以对抗系统性的损失。难以知道,我们是否要为堕落世界里可能会临到我们的灾难而埋头伤心,还是要赞美上帝,因为在这样的世界中我们依然有可能应付困境,甚至做得更好。还是说,真相是两者都有一点?

“Bill Gates Answers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document on-line]; available from http://download.microsoft.com/download/0/c/0/0c020894-1f95-408c-a571-1b5033c75bbc/billg_faq.doc; (12 February 2010).

有关少年和老年的诗歌(传11:7-12:8)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传道者以一首诗歌作结,忠告少年人欢呼喜乐(传11:7-12:1),并叙述了老年人的烦恼(传12:2-8)。它概述了在书卷前面部分中所发现的模式。在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可以找到许多美好的事物,但最终这些都会消逝。传道者以他开篇所说的作结,“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12:8)。

赞美传道者的结语(传12:9-14)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最后的结语是关于传道者的,而不是传道者所写的。结语赞美他的智慧,并重复了他给出的劝诫——要敬畏上帝。结语中增加了本书前面没有出现过的新元素,就是要在上帝将来审判的亮光之下,遵行上帝诫命的智慧。

敬畏上帝,遵守祂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因为人所做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传12:13-14)。

上帝将来的审判,被认为是区分这堕落世界里渗透在工作方方面面的善恶之关键。在本书当中我们所看见的上帝的性情——上帝的慷慨,公义 ,超脱世界限制的超然性——描画了世界根基之下深层的良善,是我们生活的依据。这开始暗示,传道人所生动描述的冲突,在上帝的时间里,最终会被带进和谐里面,而这和谐是日光之下的传道者所在之时代不能看见的。这个结语暗示有一天,堕落的境况无法再动摇我们的生活或工作呢?

 

传道书的结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对于传道者在生活和工作中所发现的善恶交织、意义与虚空、行动和无知,我们可以得到什么教训?正如传道者多次提醒我们的一样,工作只不过是“捕风”。如同风一样,工作是真实的,它存在的时候就会产生影响。工作使我们可以谋生,并且给我们欢乐的机会。然而,我们很难评估工作的全部影响,预见未知或善或恶的后果。并且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哪些工作可以超越现今的时代存留。工作是否最终会成为一件持久的、永恒的或根本上是良善的事物呢?传道者说,想在日光之下明白所有的事情确实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眼光来看。不像传道者,今天基督的跟随者在堕落世界之外,可以看得见具体的盼望。因为我们是新的传道者耶稣的见证人,见证他的出生、死亡和复活,祂的大能不会因为在日光之下生命的终结而消失(路23:44)。祂宣告说,“神的国临到你们了”(太12:28)。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正处于基督的统治和上帝的救赎之中。传道书的作者不知道,也不能知道,正如他所敏锐地感知到的,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重整恢复世界,成为神旨意所定的样子(约3:17)。日光之下的堕落世界正在消逝,逐渐被上帝在地上的国度所取代,在那里上帝的子民“不用灯光和日光,因为神要成为他们的光”(启示录22:5)。因为这样,我们现在所生活的世界不只是堕落世界的残余,而是基督国度的前身,“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启示录21:2)。

因此,作为基督的跟随者,我们的工作确实具有、或至少可以拥有永恒的价值,而这价值是传道者所看不见的。我们不仅仅是在日光之下工作,也是在上帝的国度中工作。这样说并不是要试图误导大家,用新约来修正传道书。相反,我们要因为它的立场,感谢上帝赐给我们传道书作为礼物。因为我们也在传道者所处的相同境况中过着每日的生活。正如保罗提醒我们的,“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等候得着儿子的名分,乃是我们的身体得赎”(罗马书8:22-23)。在和传道者所担负的同样重担之下,我们叹息劳苦,因为我们仍在等候上帝国度在地上的完全降临。

故此,传道书提供了两个在圣经其他地方找不到的见解:1)堕落境况下对工作毫无修饰的真实描述;2)在最黑暗的工作环境中见证盼望。

堕落下毫无修饰的工作描述(传道书)

如果我们知道在基督里的工作具有传道者所看不见的永恒价值,他的话语为何仍会对我们有所帮助呢?一开始,它们就明确指出,我们在工作中所经历的劳苦、压迫、失败、无意义和伤痛都是真实的。基督来了,但是他的跟随者的生活还没有完全开始在伊甸园中行走。尽管上帝的应许是好的,但如果你依然经历到工作的艰苦和痛苦,你并不是疯了。上帝的应许是真实的,但是它们在此刻尚未完全实现。我们处在这样的现实当中,上帝的国度已经降临了(太12:28),但却还没有完全降临(启21:2)。至少,圣经敢于描述生活和工作的严酷现实,同时宣告上帝是主,这可以为我们带来安慰。

如果传道书成为那些在艰苦环境工作之人的安慰,那么它可能也会成为那些受祝福在良好环境中工作之人的一个挑战。不要自满得意!除非工作成为了每一个人的祝福,不然上帝的子民受召,是为了所有工人的益处而努力。我们的确要吃喝饮食,要在我们一切所蒙福的劳苦中享受工作。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要致力于——并祷告祈求——上帝的国度降临。

在最黑暗的工作环境中见证盼望(传道书)

传道者也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如何在堕落世界中,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依然保持盼望。尽管他看过,也经历过最糟糕的工作状态,传道者依然没有放弃在上帝世界里的盼望。他发现喜乐的时刻、智慧的火花、以及各种的方式,以应对这个短暂但并非杂乱无章的世界。如果上帝由于堕落的后果而放弃人类的话,那么工作根本就不会有意义或益处。相反,传道者发现,工作 有意义的,有益处的。他的意见在于,工作总是短暂的、不完整的、不确定的、有限的。若考虑这世界甚至可能完全没有神,那么现在的世界确实还存有盼望的迹象。

这些迹象可以在生活和工作最黑暗的经历中,成为我们的安慰。并且,这让我们更理解我们的同事——那些还没有接受基督国度好消息的人。他们的工作经历很可能和传道者非常相似。假如我们可以想象自己如何在没有基督救赎应许的世界里忍受现在的各种困苦,或许就可以略微理解我们的同事在生活和工作中的重担。祈求上帝,让这样的想法多少增加我们的同情心。也许因此我们会有更好的见证。假如我们要肩负基督好消息的见证,我们必须进入我们所要分享见证之人的实际生活当中。否则,我们的见证是无意义的,是肤浅的,是自我中心的,是徒然的。

传道书的出彩之处,可能 正是 他如此令人困扰不安的地方。生活是如此让人困扰不安,而传道书诚实地面对生活。当我们在“日光之下”过分适应时,过分依赖在昌盛和顺境中的安慰时,我们需要被扰乱。当我们因为所面临的困境而落入愤世嫉俗和绝望中时,我们需要来自另一个相反方向的扰乱。每当我们把工作中暂时的成就当成偶像,生发出骄傲时;或者相反,当我们忘记工作超越的意义,不知道我们所服侍之人的价值时,我们都需要被扰乱。在让人因为神的荣耀而心烦意乱上面,传道书乃是一部独特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