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和工作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重建耶路撒冷城墙(尼1:1-7:73)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尼希米记的第一章介绍了该书主人公的名字。尼希米是波斯帝国首都苏珊城的居民。当尼希米听说耶路撒冷城墙在圣殿重建半个世纪后仍然荒废时,他“坐下哭泣,在神面前禁食祈祷”(尼1:4)。明确地说,他正在制订一个挽救耶路撒冷局势的计划。

构建圣-俗间的桥梁(尼1:1-1:10)

回到目录

圣殿和城墙之间的连接对于工作神学是很重要的。圣殿可能是一个宗教机构,而城墙却是世俗的。但正像他曾引导以斯拉重建圣殿一样,上帝引导尼希米修建城墙。神圣的和世俗的事工,都是实现上帝恢复以色列国的计划所必需的。如果城墙没有重建,圣殿并不完整。这两个工作是同一个任务。我们并不难理解其中的原因。假如没有城墙,即便整个国家是和平时期,因为有土匪,帮派和野生动物的侵扰,古代近东的任何城市不可能是安全的。一个城市在经济和文化上越发达,城市里东西的价值越大,对城墙的需求就越大。圣殿及其华丽的装饰会受到特别的威胁。实际上,没有城墙意味着没有城市,没有城市意味着没有圣殿。

相反,因圣殿是神对律法、政府、安全和繁荣的规定的源头,耶路撒冷及其城墙依赖于圣殿的存在。即使单单从军事层面讲,圣殿和城墙也互为依存。城墙是耶路撒冷保障的一个部分,但是圣殿作为神的居所(拉1:3)也是如此——神会破坏耶路撒冷城仇敌暴乱的计谋(尼4:15)。政府和公义也同时依赖于二者。城门口是解决诉讼的地方(申命记21:19, 以赛亚书29:21),同时耶和华从他的圣殿里“为孤儿和寡妇申冤”(申10:18)。没有圣殿就意味着没有上帝的同在,没有上帝的存在就意味着没有军事力量、没有公义、没有文明、也不需要城墙。在一个建立在上帝“约和慈爱”基础上的社会里,圣殿和城墙紧密相连(尼1:5)。这至少是尼希米为之禁食、祈祷和工作的理想状态。

信靠上帝意味着祈祷、采取“实际”行动、还是两者兼备?(尼希米记1:11-4:23)

回到目录

尼希米记第一章 最后一节提到他是“王的酒政”(尼1:11)。这意味着,作为测试和服侍国王饮品的人,他不仅可以随时参见国王,而且是波斯王国备受信赖的顾问和高级官员。[1]当尼希米开始重建耶路撒冷城墙的工作时,他能使用他的专业经验和职位发挥最大的功用。

当国王授予他监督重建城墙的诏令时,尼希米要求国王向他回耶路撒冷必须经过地域的省长发诏书(尼 2:7)。 在尼希米亚看来,国王允准这个要求是“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尼2:8)。显然,尼希米并不认为信靠上帝,他就不应该为他的旅程寻求国王的保护。此外,他很高兴有“军长和马兵”护送他安全抵达耶路撒冷 (尼2:9)。

尼希米记的经文并没有表示,尼希米决定寻求和接受国王的保护有什么问题。事实上,经文认为是神的祝福才让王提供了这点协助。值得注意的是,尼希米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方法与以斯拉不同。虽然以斯拉认为信靠上帝意味着他不应该寻求王的保护,而尼希米却认为王提供这样的保护是神施恩的手的证据。这种分歧表明,敬虔的信徒很容易对于在工作中如何信靠神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也许每个人都是照他最熟悉的方式处理问题。以斯拉是一位祭司,对神同在的居所很熟悉。尼希米是王的酒政,熟悉如何运用皇家的权力。以斯拉和尼希米都努力在他们的工作中忠心。他们两者都是敬虔的、祷告的领袖。但他们却对如何信靠上帝、寻求保护,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以斯拉而言,这意味着旅途中没有王的军队护送。对于尼希米来说,这意味着接受王帮助的提议,就是神亲自祝福的明证。

我们在几个地方找到的迹象表明,尼希米是我们可以称之为“务实的信徒”。在 尼希米记第二章中,尼希米甚至在向耶路撒冷的居民宣布他的计划之前,就暗地调查了以前城墙的颓垣残壁(尼 2:11-17)。显然,他想在公开承诺之前,尝试了解所要进行的工作的规模和范围。然而,在解释了他到耶路撒冷的目的并指神施恩的手赐福与他,却遭受一些地方官员嘲笑和指责的时候,尼希米回答说:“天上的神必使我们亨通”(尼 2:20)。上帝将部分通过尼希米的机智和经验丰富的领导力,让这计划成功。事实上,成功源自上帝,并不意味着尼希米可以逍遥自在。恰恰相反,尼希米即将开始一项艰巨而吃力的工作。

他的领导工作涉及将重建城墙的任务分派给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大祭司以利亚实和他的弟兄众祭司”(尼3:1),“提哥亚人”,除去那些不愿肩担他们主的工作的贵胄(尼3:5),“银匠哈海雅的儿子乌薛”和“做香的哈拿尼雅”(尼3:8),“管理耶路撒冷那一半、哈罗黑的儿子沙龙和他的女儿们“(尼3:12)以及许多其他人。尼希米能够激发同伴,并有效地组织工程。

但是,正如在以斯拉的重建圣殿的故事中一样,有人开始反对他们。当地人的领袖试图通过嘲笑来阻止犹太人的工作,但“百姓专心做工”(尼4:6)。当他们的言语不能阻止重建城墙时,当地的领袖“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使城内扰乱”(尼4:8)。

那么尼希米带领群众怎么办呢?是祈祷和信靠上帝,还是武装自己准备战斗?可以预见的是,这位务实的信徒带领群众同时进行两样准备:“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并派人看守,昼夜防备” (尼4:9)。事实上,当对建造者的威胁增多时,尼希米还在关键位置设置了守卫。他鼓励群众不要因为他们的敌人而灰心:“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 (尼4:14)。因着他们的信心,这些犹太人就准备战斗。随后不久,尼希米又再次鼓励大家,“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尼4:20)。然而,这并不是邀请犹太人只相信神超自然的保护,而放下他们的武器专心建造。相反,上帝将通过在战斗中帮助他的民,来为他们争战。当百姓工作时,上帝在他们心里工作,也通过他们的手工作。

我们基督徒行事时,似乎认为要么我们主动展开自己的计划,要么被动等待神做工。我们知道这是伪二元论。这也是为什么当基督教科学教会(Christian Science)认为医疗是对神不忠时,正统/历史性的基督教神学反对这一预设的原因。然而,我们时常倾向于过于消极地等待上帝做工。如果你失业了,上帝希望你找到一份工作。要获得上帝希望你拥有的工作,你必须像其他人一样写一份简历、搜索、申请职位、面试、并在找到最终的工作之前被拒绝几十次。如果你为人父母,上帝希望你在抚养你的孩子时享受生活。但你仍然需要设定界限并执行,时常在繁忙时为孩子提供方便,与儿女讨论困难的话题,跟儿女在挫折中、骨折时、伤心时一起哭泣受苦,与他们一起做家庭作业,当你犯错时请求他们的宽恕,并在他们失败时给予饶恕。你不会因为有好的行为,比如带孩子去教会,而被奖励去休假。尼希米及其同伴的艰苦工作警示我们:信靠上帝并不等于干坐着等待上帝超然地解决我们的问题。

“Nehemiah (person)” in The Anchor Bible Dictionary (New York: Doubleday, 1992).

借贷行为与敬畏神的联系(尼希米记5:1-5:19)

回到目录

尼希米重建城墙的工作不仅受到外部的威胁,也有内部的威胁。某些富有的贵胄和官长在经济困难的时期大发横财(尼希米记 第五章)。虽然在犹太律法中(例如出埃及记22:25)明令禁止,他们仍向犹太同胞借贷,并索要利息。[2] 当债务人不能偿还贷款时,就失去他们的土地,甚至被迫把他们的孩子卖为仆婢(尼5:5)。尼希米要求富人停止收取贷款的利息,并归还他们从债务人那里得到的所有东西。

与那些占犹太同胞便宜的自私之辈相反,尼希米没有利用他的领导地位来敛财。 “因为敬畏神”,他甚至不像以前的省长一样收税,以补偿他的私人开支(尼5:14-16)。相反,他慷慨地邀请许多人在他的席上吃饭。这些费用不是从征税而来,是从他的私人储蓄中支付(尼5:17-18)。

在某种意义上,贵胄和官长犯了我们刚才讨论过的二元论。对他们而言,他们不是被动地等待上帝来解决他们的问题。相反,他们主动地寻求自己的利益,仿佛经济生活与上帝毫无关系。但尼希米告诉他们,他们的经济生活对上帝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上帝关心的是整个社会,而不仅仅是它的宗教方面:“你们行事不当敬畏我们的神吗?不然,难免我们的仇敌外邦人毁谤我们[这是对那些强迫犹太债务人卖为奴隶的贵胄讲的]”(尼5:9)。 尼希米将经济问题(高利贷)与对神的敬畏联系起来。

虽然尼希米记第五章的问题出现于远离我们自己的法律和文化环境,却可以挑战我们的思维模式,为何要忧虑从自己的地位和特权中获得多少利益,甚至从我们的工作中获益呢?我们应该把钱放在借贷取利的银行里吗?我们应该利用职场提供的福利,即使这些福利需要他人付出相当大的成本吗?尼希米的具体命令(不收取利息,不取消抵押品赎回权,不强迫人民卖为奴隶)在我们的时代可能有不同的应用,但是命令背后是一个今天仍然适用的祷告:“我的神啊,求你记念我为这百姓所行的一切事”(尼5:19)。正如尼希米所做的,今天神对工人的呼召仍是我们要尽一切可能为人服务。在实践中,这意味着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照顾那些依靠我们的工作的人:雇主、同事、客户、家庭、公众及许多其他人。尼希米可能不会告诉我们如何处理今天的职场问题,但他告诉我们在做决定时如何摆正优先次序。把人放在第一位。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Bible prohibits lending money at interest has a long and contentious history in Christian theology. See Theology of Work Project's article, Finance Overview at www.theologyofwork.org.

尼希米归功劳给上帝(尼6:1-7:73)

回到目录

尼希米所面临的内忧外患并没有阻止重建城墙的工作。他们只用了五十二天就完成了工程(尼6:15)。犹大的仇敌“便惧怕,愁眉不展;因为见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们的神”(尼6:16)。虽然尼希米已经行使了相当的领导力来鼓舞和组织建造的民,加上他们不知疲倦地工作,凭借尼希米的智慧抵御攻击和干扰,他仍然看到所有这些都是在神的帮助下完成。上帝通过尼希米和他的子民,使用他们的恩赐和劳动来达到上帝自己的目的。

圣约生活的恢复,第二阶段: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8:1-13:31)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在耶路撒冷四围的城墙完工后,以色列人聚集在耶路撒冷,重新与上帝立约。以斯拉在这时重新出现,向人们宣读律法书(尼8:2-5)。当以色列人听见律法书上的话都哭了(尼 8:9)。然而尼希米制止他们的悲伤,又补充说,“你们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预备的就分给他,因为今日是我们主的圣日”(尼8:10)。无论如何,可能当时的中心工作是服侍神,所以庆祝是他们的任务。在神圣的节日里,人们要享受劳动的果实,并与缺乏的人分享。

然而,正如尼希米记第九章所表明的,他们也花时间向神认罪并为之悲哀(尼9:2)。首先他们大范围地重述了上帝过去的大作为,从创造开始(尼9:6),统贯旧约的关键事件。在此背景之下,他们认罪悔改。在其他内容之外,以斯拉阐述了以色列对上帝的不忠导致神的选民成为列王的“奴仆”、列王也享受以色列人的美物(尼9:36-37)。

人们在与神重新立约时,作出的其中一个应许是承诺要遵守安息日(尼10:31)。特别是,他们答应不在安息日与不守安息日的“这地的人民”做生意。以色列人也承诺要履行他们的责任,支持圣殿及祭司和利未人(尼10:31-39)。他们会按比例把自己的出产奉给圣殿及其工作人员。正如那时一样,现在我们承诺用一定比例的收入来支持“我们神殿的使用”(尼10:32),既是资助敬拜工作的必要手段,同时也提醒我们所有的一切的源自于神。

在完成耶路撒冷城墙重建并监督那里的社会复兴后,尼希米回到了亚达薛西王国(尼13:6)。后来,他回到耶路撒冷,发现他开始的一些改革蓬勃发展,而另外一些则被忽视。例如,他注意到有人在安息日做工(尼13:15)。犹太人的贵胄准许外邦商人在安息日把货物运到耶路撒冷出售(尼13:16)。所以尼希米斥责那些不遵守安息日的人(尼13:7-18)。此外,他以典型的务实做法在安息日前一日晚上关闭城门,直到安息日结束才打开。他也派他几个仆人管理城门,以警戒贩卖货物的人离开(尼13:19)。

尼希米记并不能回答基督徒是否应该和/或如何守安息日的问题。 这需要一个更广泛的神学讨论。[1]然而,这卷书提醒我们,遵守安息日在上帝首先立约的百姓心中具有的中心地位,以及因与不守安息日的人进行经济往来所造成的威胁。在我们自己的情况下,当商场在主日关闭时,基督徒更容易遵守安息日。然而,我们当代的二十四小时商业文化,把我们置于尼希米的情形之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有意识地决定遵守安息日,即使可能付出高昂的代价。​

See Theology of Work Project's article, Rest and Work at www.theologyofwork.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