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和工作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路得记导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路得记这本书讲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神对以色列之信实的故事。这种信实体现在三个普通的人的生活和工作中,他们是拿俄米,路得和波阿斯。尽管他们工作时遇到经济衰退和繁荣的时期,但通过他们辛勤的劳作、为了众人的益处大方地分享和管理财富、尊重同事、乐于创新,以及孕育和抚养孩子,我们最清楚地看到了神手的工作。通过神在每件事上的信实,他们有机会获得丰富的产出;而他们对神的忠诚,也带来神的供应,并带给彼此和身边的人安全感。

路得记的故事发生在大麦收获的节日(路得记1:22;2:17,23,3:2,15,17)——人们庆祝神的祝福和人的辛劳之节日。妥拉中的两段文字给出了这个节日的背景(强调为本注释作者所加):

又要守收割节,所收的是你田间所种、劳碌得来初熟之物。(出埃及记23:16)

你要照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福,手里拿着甘心祭,献在耶和华你的神面前,守七七节。你和你儿女、仆婢,并住在你城里的利未人,以及在你们中间寄居的与孤儿寡妇,都要在耶和华你神所选择立为他名的居所,在耶和华你的神面前欢乐。 你也要纪念你在埃及作过奴仆。你要谨守遵行这些律例。(申命记 16:10-12。)

这些章节,为路得记建立了神学基础。

  1. 神的祝福是人类生产能力的源头(“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福”)。
  2. 神通过人的劳动,赐下他对生产的祝福(“劳动得来之物”)。
  3. 神呼召他的百姓有机会提高产量(“你也要纪念你在埃及做过奴仆,”暗指神把他的百姓从埃及的奴役中释放出来,以及神在旷野和迦南地对他们的供给),给那些贫穷和软弱的人(“寄居的与孤儿寡妇。”)

总结来说,人类的生产是神在这个世界上工作的延伸,神对人劳动的祝福,与神要百姓慷慨的为那些不能自给自足的人提供所需的命令是紧密相连的。这些原则都在路得记这本书中。但是这本书是叙事体,而不是一篇神学论文,并且这个故事非常引人入胜。

悲剧发生在路得和拿俄米的家中(得1:1-22)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故事从“当士师秉政的时候”(路得记1:1)的一次饥荒开始。当时,以色列人背离了神的道,转而拜偶像,社会动荡,内战频发,正如我们的圣经中路得记之前的士师记最后几章所记载的那样。(这些书的顺序在希伯来圣经中是不同的。)这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显然没有遵从妥拉设立的、工作或行事的准则。故事中的人物——至少拿俄米——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导致他们失去了神的祝福(路得记1:13,1:20-21)。结果就是,社会经济结构瓦解,并且饥荒控制了这片土地。

为了逃避饥荒,以利米勒、他的妻子拿俄米和他们的两个儿子搬到了摩押——考虑到以色列和摩押长时间的敌对,这完全是一种绝望的举动——他们认为在那里收成或者会好一点。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成功的找到了工作,但是他们的儿子们都在摩押找到了妻子。但是在十年中,他们经历了社会和经济上的悲剧——所有的男人都死了,留下拿俄米和她的两个没有丈夫的儿媳妇(路得记1:3-5)。这三个寡妇必须要在一个男女在法律和经济权利上不平等的社会上,设法养活自己。简短的来说,他们没有丈夫,没有土地所有权,没有可以谋生的资源。“要叫我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拿俄米的哀哭(路得记1:20),反映了她所处的严苛环境。

与寄居者和孤儿一样,寡妇在以色列律法中受到很多注意。[1] 因为失去了丈夫的保护和支持,她们很容易成为经济和社会虐待和压榨的对象。很多寡妇去做妓女,只为了可以生存下去——我们现今社会的弱势女性也普遍面临这一情况。拿俄米不仅仅成为了一个寡妇,也是一个在摩押的寄居者。即使这样,如果她和她的儿媳妇们回到伯利恒,年轻的女人们将会成为寡妇和在以色列的寄居者。[2]可能是认识到不论他们去哪里居住都会是弱势群体,拿俄米驱策她们回到母家,并且祷告以色列的神会赐给她们(摩押的)丈夫和安全的家庭(路得记1:8-9)。然而不管情况多么艰难,其中一个儿媳妇路得不愿离开拿俄米。她对拿俄米的话语,吟唱出她深深的爱和忠诚。

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 (路得记1:16-17)

生活可以很艰难,但是这些女人面对的是最坏的情况。

 

Deuteronomy 10:18; 14:29; 16:11, 14; 24:19–22; 26:12–13; 27:19.

On the difficulties of being a Moabite in an Israelite world, see Daniel I. Block, Judges, Ruth (NAC;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2002), 627.

神的祝福是人类生产能力的源头(得2:1-4)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拿俄米和路得面临痛苦艰难,但是在神里面,艰难不等于没有希望。尽管我们在路得记这本书中没有看到明显的神迹介入,但是神的手无论如何不会缺席。反而言之,神在每时每刻都在工作,特别是通过在书中的那些信实的人的行为表现出来。很久以前神曾经应许亚伯拉罕,“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创世记17:6)。管以色列人不信实,但耶和华信守承诺,恢复了以色列人农业的丰产(路得记1:6)。当拿俄米听说这些,她决定回到家乡伯利恒去寻找食物。路得信守自己的诺言,与拿俄米一起回去,希望找份工作来养活她自己和拿俄米。随着故事的展开,神的祝福浇灌在她们俩人身上,——并且最终经由路得的工作和工作的果实,浇灌在全人类身上。

神对我们的信实,体现在所有的生产上

总的来说,希伯来圣经将神描绘成一个神圣的工人,他为人类的工作提供范本。圣经以神工作的画面作为开篇——说,创造,制作,建造。贯穿整本希伯来圣经,神不仅作为许多表示“工作”的动词之主语出现,而且人们常常用“工人”来隐喻神。通观整本希伯来圣经,神不仅亲自从事很多类型的工作,[1] 他也命令以色列的百姓按照神圣的模式工作(出埃及记20:9-11)。也就是说,神直接工作,并且神也通过他的百姓工作。

路得记这本书中的人物承认,神是他们工作的基础;借助工作,他们彼此祝福,重复地宣告自己的信仰。[2]其中的某些表达是对神已经做出的行动之赞美(神没有将自己的恩慈有所保留路得记1:20;并安排她至近的亲属作为救赎者路得记4:14)。另一些地方则是恳求神的赐福(路得记2:4,19;3:10),或神的同在(路得记2:4),或神的恩待(路得记1:8)。第三种类型涉及更具体的要求神的介入。愿神赐平安(路得记1:9)。 愿神让路得像拉结和利亚一样(路得记4:11-12)。路得记2:12中的祝福尤其重要:“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所有的这些祝福,都表达了人们对神要动工、供应自己百姓的确信。

路得想要得到神关于生产的祝福——不管是来自神本人(路得记2:12)或通过那“在神眼里蒙恩”的人(路得记2:2)。尽管身为一个摩押人,但在认出神的工作上面,她比很多以色列人都要有智慧。

故事中从神而来的最重要的祝福之一,就是神赐给波阿斯一块多产的农田(路得记2:3)。波阿斯重复的祈求神的祝福(路得记2:4; 3:10),表明他全然知晓神在他的劳动中扮演的角色。

神利用似乎偶然的事件,帮助百姓的工作

神成就自己多结果实的应许之方式之一,就是他对世界环境的主宰。路得记2:3中,路得“恰巧”(即为,“当它发生”在NRSV版本中)在波阿斯田里的机会,乃是神刻意而为。按照英语口语的表达,我们应该说,“因为她很幸运的拥有了。”不过,这种陈述具有讽刺性。叙事者刻意使用这种说法, 迫使读者追问路得为何“恰巧”来到一位慷慨大方(路得记2:2),又正好是她夫家近亲(路得记2:1)的人田里的。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看到路得来到波阿斯的田地间,就是神护佑的手在工作的证据。同样,路得记4:1-2波阿斯坐在城门口,至近的亲属恰巧经过,也可以说是神的手在动工。

如果我们每天必须工作,但是除了仰赖自己的能力以外别无盼望,那该是多么无趣的一个世界呀!我们必须要依靠他人的工作、不期而遇的机会、创造灵感的迸发,还有不可预料的祝福。当然,跟从基督最令人感到安慰的祝福之一,就是他应许当我们去工作的时候,他跟我们同在、跟我们并肩同行。“你们当负我的轭...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9-30)。路得没有耶稣的话语,但她靠信心生活在神的翅膀下,她会满得神的赏赐(路得记2:12)。

人的生产力是我们对神的信心的外在成长

路得对拿俄米的信实,镜像反射了神对以色列的信实。路得承诺说:“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路得记1:16)。路得的应许,不是恳求待在以利米勒的家中成为一个被动的消费者,而是承诺尽她所能地供养婆婆。虽然路得自己不是以色列人,她却似乎按照以色列的律法生活,比如遵守了第五条诫命,“当孝敬父母。”当她愿意忠诚信守神的律法,她和全家有效的工作就恢复了。

God creates (Genesis 1:1); builds (2 Samuel 7:27; 1 Sam. 2:35), makes (Genesis 2:4), forms (Genesis 2:7, 8, and fashions “ works of his hands” (Psalms 8:6). He is depicted as a creator (Genesis 1–2; Job 10:3–12; Psalms 139:13–16), builder, architect (Proverbs 8:27–31), musician/composer (Deuteronomy 31:19), metalworker (Isaiah. 1:24–26), tailor (Job 29:14; Isaiah 40:22), potter (Isaiah 31:9), farmer (Hosea 10:11), shepherd (Psalm 23; Ezekiel 34), tentmaker/camper (Job 9:8), temple designer and builder (Exodus 25, 35; 1 Chronicles 28:11–19), and scribe/writer (Exodus 24:12; 31:18; 34:34:28; etc.).

Ruth 1:8–9; 2:4a; 2:4b; 2:12; 2:19 [without naming the Lord]; 2:20; 3:10; 4:11–12; 4:14a; 4:14b–15.

神通过人的劳动赐下他对生产的祝福(得2:5-7)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的信实暗藏在人的生产力中,但是需要人切实地做工。这就是神从起初开始的意图(创世记1:28,2:5,2:15)。路得迫切的想要努力工作来养活自己和拿俄米。“请你容我去田里,”她这样恳求;当她得到工作机会,她的同工汇报说“从早晨直到如今,常在这里”(路得记2:7)。她的工作罕见的高产。当她第一天工作完回家,将所拾取的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路得记2:17)。这个量大约相当于五加仑大麦。[1] 神和波阿斯都因她的信实和她的工作而称赞(并奖赏)她(路得记2:12,17–23;3:15-18)。

处于难以谋生的困难境遇中,我们所有人多多少少都很脆弱。自然灾害、解雇、裁员、偏见、受伤、疾病、破产、不公平对待、法律限制、语言障碍、缺乏相关训练或经验、年龄、性别、政府或企业经济管理不善、地理障碍、辞退、需要照顾家庭成员,还有其他的因素,可能阻止我们工作来养活自己和那些依靠我们的人。尽管如此,神希望我们能尽我们所能的工作(出埃及记20:9)。

即使我们不能找到一份可以满足我们需要的工作,我们也要尽我们的能力最大程度的工作。路得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以提供规律的工作时数和薪水。她为自己的情况忧心忡忡,不知道是否可以“蒙恩”(路得记2:13)找到一份工作,也不知道是否能挣得足够的收入养家糊口。尽管如此她仍然去工作了。今天,当我们失业或工作不足的时候,也会灰心丧气。如果高级能岗位的缺乏让我们只能从事低下的工作,如果我们因歧视而得不到配得的工作,如果我们因故不能得到很好的教育、得不到理想的职位,如果情况越来越糟甚至绝望,那么路得给我们的榜样就是,神呼召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工作。我们一开始可能从事支援帮助他人、照顾家庭成员、接受教育和培训、或者做家务的工作,甚至没有任何收入。

当那救赎的恩典是:我们工作的背后是神的大能。我们不倚靠自己的能力或我们周遭的环境来供给我们所需的。相反,我们尽其所能的信实工作,知道神会信实地应许要赐给我们丰盛的生活。神的话语让我们相信我们的工作是值得的,甚至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也是如此。我们很少能预见,神要怎样用我们的工作来完成他的旨意,然而神的大能远远超过我们可以看到。

 

 

Jack B. Scott, "82 אֵיפָה", in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ed. R. Laird Harris, Gleason L. Archer, Jr. and Bruce K. Waltke, electronic ed. (Chicago: Moody Press, 1999), 38.

接受神关于多产的祝福,意味着尊重同工(得2:8-16)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像在路得记2:1中提到的,波阿斯是个“大财主。”不管今天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它表示波阿斯是圣经中最好的老板之一。他的领导方式首先体现在尊重他人上。当他到工人工作的田地时,他以祝福问候他们(“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也友善地回答(“愿耶和华赐福与你。”路得记2:4)。波阿斯的工作场所,有许多地方令人印象深刻。他拥有并管理一个依靠雇佣劳动力的产业。他控制着他人的工作环境。很多工作环境中管理者和拥有者轻蔑的对待工人,而工人也不尊重他们的雇主,但与此相反,波阿斯营造了一个信任和互相尊重的关系。

波阿斯尊重工人的方式,体现在他在工作中给他们提供水(路得记2:9), 与他们一同吃饭,更重要的是与他们中被认为最低下的人一道分享食物(路得记2:14)。稍后我们了解到在收获的时节,土地的拥有者波阿斯与他的收割工人一起簸大麦,与他们一起睡在田间(路得记3:2-4,14)。

通过他在工作场所对待外邦女子的细致周到,波阿斯很好的展示了每个人都有神的形象(创世记1:27,箴言14:31,17:5) 这一理念。当他在工人中注意到她,他假设她是某人的妻子或女儿,也许依附于某个拥有土地的男人,于是温柔地问道,“那是谁家的女子?”(路得记2:5)。当他得知她是一个摩押妇女,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回来(路得记2:6),以及听说她请求准许在收割的人后面拾穗(路得记2:7),他说的第一句话令人震惊:“我的女儿请仔细听。”与一个外邦的妇女分享食物(路得记2:14),比我们现在所理解的要严重得多。就像路得自己指出的(路得记2:10),根据风俗,受尊敬的土地拥有者不需要跟外邦的女人谈话[1]。一个更关注社会形象和生意机会,对别人的需求不太有同理心的男人,很可能干脆将一个女性的摩押入侵者赶出自己的土地。但是波阿斯愿意为一位弱势的工人出头,而没有顾及别人对此作何反应。

实际上,我们可能看到了世界上最早有记录的、对抗工作场合性骚扰的政策。可能他清楚知道很多农场主和工人是施虐待的人[2],于是告诉路得,他已经吩咐手下不可骚扰她(路得记2:9)。拿俄米的评论,“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纔为好。”(路得记2:22),表示出她为她儿媳的安全担心。波阿斯政策的条款十分清晰:

  1. 男性工人不能“欺负”女人。naga这个词通常的意思是“去碰触”,但是这里指的是普遍意义上的“打击,骚扰,占便宜,虐待。”[3] 波阿斯认识到,被碰触的意义应当由受到触碰之人的理解来确定。
  2. 路得有和其他人同等的权利去取水(路得记2:9),在饭桌吃午饭(路得记2:14)。在用餐时间,波阿斯邀请路得与他和工人同坐,并让她将饼蘸在他的醋里(路得记2:14)。他的服侍超出了她的想象。圣经选择动词nagash,"来靠近,接近,"意味着路得作为一个陌生人,精确而礼貌的(按照风俗习惯)保持着她和别人的距离。波阿斯关于性骚扰的政策不仅仅是限制或禁止某些举动,而且有正面的意图,意味着一个可能受到威胁之人的反应,乃是判断其他人举动是否恰当的合适标准。波阿斯将路得是否觉得安全,看作是他是否给她提供了所需保护的考量。他用实例说明了他是如何希望弱势的女性工人受到尊重的。
  3. 波阿斯约束雇工不可羞辱她(路得记2:15)或叱吓她(路得记2:16)。与2:9的“打扰”一起,这些命令说明了骚扰有很多种形式:身体上的,情绪上的和言语攻击。事实上,通过他富有感情的宣告对路得的祝福(路得记2:12),波阿斯代表着一种鲜明的正面形象。
  4. 遵守规则的雇员应该让路得的工作环境尽可能的安全,并且帮助她完成工作任务(路得记2:15-16)。在工作场合中,防止骚扰不仅仅意味着要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也是为了提高那些有风险的工人的生产力。我们必须排除任何阻碍生产、晋升、获得奖金的因素。波阿斯可以让路得与工人们远远隔开,以保护路得。但是这也剥夺了她喝水和用餐的机会,而且也可能让路得因为风或者动物的抢夺,不能即时拾到麦穗。波阿斯确保他创建的安全体系,可以让得路得有效地完成工作。

波阿斯的工人们看起来也有他慷慨的精神。当他们的雇主用祝福问候他们,他们也以祝福回应他(路得记2:4)。当波阿斯问起出现在他的田间工作的女人身份时,监管收割的仆人用和善的语调回答主人,说明路得是个摩押女子(路得记2:6-7)。事实上,路得拿着整整一伊法谷物回家给拿俄米,证明了工人们积极遵行了波阿斯的命令,善待了路得。明显的他们不仅仅给她割了很多谷物,而且他们也接受了这个摩押女子作为他们收割的同工(路得记2:21-23)。

波阿斯领导下的积极效果,扩展到了工作场所以外的地方。当拿俄米看到路得努力工作的结果,她祝福了那给路得工作的雇主,并且因为神的慈爱和慷慨而赞美神(路得记2:20)。后来我们看到,波阿斯的好名声明显带来了社会和谐,将荣耀归给了神(路得记4:11-12)。所有的领导者——也包括所有的工人们——塑造了他们的工作文化。尽管我们可能认为,由于工作的方式受到文化的制约,只能是不公平、无意义或低效的,但是我们工作的方式可以深刻地影响别的人。波阿斯,一个腐败和缺乏信仰的社会中的大财主(路得记1:1,这里提到“士师秉政的时候”是腐败社会的概括),成功的建立了一个诚信而成功的产业。监管收割的雇工,在一个歧视女性和种族歧视的社会中,塑造并实践了平等主义(士师记19-21)。路得和拿俄米在痛失亲人和种种困境中,建立了一个充满爱的家庭。当我们感到压力,觉得不得不去屈从于工作中坏的环境时,神信实的应许,可以战胜我们由于文化和我们周围社会的机能失调所带来的所有疑虑。

 

Fredric W. Bush, vol. 9, Ruth, Esther,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1998), 129.

Daniel I. Block, “Unspeakable Crimes: The Abuse of Women in the Book of Judges,” The 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Journal 2 (1998): 46–55.

Daniel I. Block, Judges, Ruth (NAC;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2002), 659–60.

David W. Gill, "Happy 40th Birthday, Southwest Airlines!", Ethix 73, January 9, 2011, http://ethix.org/2011/01/09/happy-40th-birthday-southwest-airlines.

神呼召百姓,要为穷人提供机会来从事多产的机会(得2:17-23)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帮助我们克服生产障碍最重要的方式,是借助他人的行动。在路得记中,我们通过神的律法和祂对个人的指引,都能看到这一点。

神的律法呼召富有的百姓给穷人提供经济机会(得2:17-23)

回到目录

路得记这本书中的行为围绕着拾穗,这是保护穷人和弱势百姓的律法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利未记、申命记和出埃及记中都提到拾麦穗的律法(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每个相关章节的更多内容。)

在你们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尽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遗落的。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利未记19:9-10,部分重复在利未记23:22) 参看www.theologyofwork.org.cn网站上利未记与工作 中的 "利未记19:9-10" 

你在田间收割庄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这样,耶和华你神必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 你打橄榄树,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你摘葡萄园的葡萄,所剩下的,不可再摘;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你也要纪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所以我吩咐你这样行。(申命记24:19-22)

六年你要耕种田地,收藏土产,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种,使你民中的穷人有吃的;他们所剩下的,野兽可以吃。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照样办理。(出埃及记23:10-11)参看​www.theologyofwork.org.cn网站上出埃及记及工作"出埃及记22:21-27 & 23:10-11" 。

律法的基础,意在让所有百姓都有机会得到必要的生产资料,以养活他们的家庭。总体来说,每个家庭(除了利未一族的祭司受十一奉献和其他奉献支持以外)应该拥有一份永久分派的土地,永远不会被分割出去(民数记27:5-11, 36:5-1; 申命记19:14, 27:17;利未记25)。因此以色列的每个人都应该有土地种植食物。但是寄居者,寡妇,和孤儿无法继承土地,所有他们特别容易变得贫穷和受到虐待。拾穗的律法给了他们机会,可以通过收割田角的庄稼,采集第一遍收割时未成熟或遗落的庄稼以及在休耕的田中生长出的庄稼,来供养自己。每个土地拥有者都应该免费提供拾穗的机会。

这些段落提出了三个拾穗律法适用的情况。对穷人慷慨是(1)神赐福手里所办的一切事的、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申命记24:19);(2)纪念以色列在埃及地为奴、在施虐待的埃及雇主手下受苦的经历(申命记24:22a);和(3)对神旨意的顺服(申命记24:22b)。我们在波阿斯的行动中看到了这三个动机:(1)他祝福了路得,(2)记念了神对以色列的恩典,以及(3)赞美了路得,因为她将自己投靠在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路得记2:12)。人们一直怀疑古代以色列是否曾经真正施行过关于土地和收获的律法,但是波阿斯模范地遵守着这些律法。

若拾穗的律法真正得到实施,将为穷人和边缘化的百姓提供卓越的支持体系。我们已经看到,神的意图是让百姓通过工作来得到他丰盛的果实。拾穗正好发挥了这一功用。它为那些原本只能靠乞讨、做奴隶,、做妓女或堕落而卑微求生的人,提供了一个做多产的工作的机会。拾穗者保持住了技能、自尊、体力和工作的习惯,使得他们在常规务农工作中可以多产,提升他们结婚、被人收养或回到他们本国的机会。土地拥有者提供了这些机会,但是没有得到剥削的机会。这里没有被迫的劳动。以色列全国各地都有获取利润的机会,因此不需要繁冗的和容易腐败的官僚制度。然而,拾穗律法的完成程度确实依靠每个土地拥有者的品格来决定,我们不应该把古代以色列百姓面临的环境浪漫化。

在波阿斯、路得和拿俄米的故事中,拾穗的律法按神的旨意发挥了功效。如果不是有拾穗的可能,波阿斯一旦得知路得和拿俄米的贫穷境况,将会面临另外两个选择。他可以让她们饿死,或者他可以将做好的食物(面包)送到他们家里去。前者是不能接受的,但是后者尽管可能减轻他们的饥饿,却会使得他们更加依赖于波阿斯。然而,正是因为有拾穗的机会,路得不仅仅可以为收获工作,还可以用她劳动得来的谷物做饼。这个过程保持了她的尊严,使用了她的技术和能力,把她和拿俄米从长期依赖他人的窘境中释放出来,使她们不那么轻易受剥削。

在今天关于贫穷以及个人与公众责任的社会、政治和神学争议中,拾穗的律法有许多方面值得我们思考和引入争论。基督徒在个人和社会责任、私人和公共财富、以及收入分配等问题上彼此有不同的意见。仔细的默想路得记,可能也不会解决这些争端,但是它可能会突出我们共同的目标、共同的见解和利益。农业层面上的拾穗可能无法在字面意义上适用于现代社会,但是其中某些方面是否可以被我们应用在今天对贫穷和弱势群体的社会关怀中?具体的来说,我们如何为百姓提供工作机会,通过多产的工作而获得财富,而不是因为依赖和剥削导致窒息?

神带领个人为穷人和弱者提供经济机会(得2:17-23)

回到目录

波阿斯所作的,远远超出律法要求为穷人和弱势群体提供的支持。拾穗的律法仅仅是要求土地拥有者在田地留下一些庄稼给寄居者、孤儿和寡妇来拾取。这样一来,穷人和弱势群体的工作会面临困难、风险和不舒服,比如他们需要在杂草丛生的田地边缘收获谷物,或者爬上高高的橄榄树去采摘果实。他们得到的产物通常质量较差,比如落在地上的葡萄和橄榄,或是那些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谷物。但是波阿斯告诉他的工人,要主动地慷慨待人。他们把质量最好的谷物从他们收集的秸秆中挑出来,放在收割后的地面上,所以路得只需要把它们捡起来就行。波阿斯关心的不仅是履行一个条例,而是真诚的为路得和她的家庭提供所需。

更进一步的,他坚持让她在田间拾穗(当然,她可以留下她收获的一切给她自己和拿俄米),并把她与工人们同等对待。他不仅让她去田地工作,实际上将她雇佣为他的工人,甚至还确保她得到与劳动成比例的分成(路得记2:16)。

这个世界上每个国家每个社会,都有无法充分就业或没有工作的人需要工作机会,我们基督徒要如何效仿波阿斯呢?我们如何能鼓励人们应用神给他们的技能和天赋,创造货物和服务,为需要的人提供更好的雇佣机会呢?我们如何能塑造那些拥有和管理社会资源的人的品格,让他们能够有激情有创造性的提供机会,给那些穷人和边缘化的人呢?
那么,这些问题如何可以应用在我们身上呢?尽管我们不是波阿斯那样的大财主,但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应用方式?中产阶级的人有方法和责任来为穷人提供机会吗?穷人自己呢?神是怎样带领我们每一个人,将祂的祝福和丰富带给别的工人或者潜在的工人?

当人遵循神的道去工作,神的祝福会再加倍(得3:1-4:18)。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通过路得在波阿斯的田地间拾穗这一至关重要的章节,生动地向我们展现了波阿斯的同情心、慷慨和种族宽容。问题在于,为什么波阿斯对路得如此温柔,为什么他创造了让哪怕外来摩押女人也能感觉安全如在家里的环境?根据波阿斯自己的见证,路得品格高尚,对真神耶和华深有信心(路得记3:10-11)。于是他祝福她说:“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路得记2:12)。尽管在摩押出生,路得仍然转向以色列的神而得到救赎(路得记1:16)。波阿斯认识到神的翅膀荫蔽着路得,他也渴望成为神祝福路得的器皿。通过帮助一个穷困的寄居者,他荣耀了以色列的神。用以色列人的箴言来说:“欺压贫寒的,是辱没造他的主;怜悯穷乏的,乃是尊敬主”(箴言14:31;另见箴言17:5)。使徒保罗在几个世纪之后表达了同样的主题, “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加拉太书6:10)

随着故事的进行,波阿斯不再仅仅把路得看作一个比众人勤奋的工人、拿俄米忠诚的儿媳。当他用衣襟遮住路得时(路得记3:9)——一个巧妙的婚姻暗示,体现了神对我们的爱和承诺。这个爱情故事与工作有关,因为这个婚姻涉及到土地的所有权。拿俄米名义上仍然拥有过失丈夫的土地,并且按照以色列的律法,她的亲族与她结婚就有权将这片土地留在家族的名下。拿俄米提到波阿斯是她丈夫的亲族(路得记2:1),其实上拥有第二继承权。波阿斯告诉那至近的亲属他有优先赎回权,但是当这个人得知拥有这片土地意味着他还需要把摩押妇女路得带入家庭,就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路得记4:1-6)。

相比之下,波阿斯喜乐地接受了神的拣选,不考虑她的种族、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劣势,向路得施恩(路得记4:1-12)。他没有贪图方便而与年老的拿俄米结婚,而是在拿俄米的同意下,出于爱和尊重与路得结婚,从而行使了自己的权利赎回了产业。通过和这个摩押妇女结婚,他用自己的方式履行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创世记22:18)。他也得到了更多产业,并且我们相信他会像管理其他产业一样的出产丰富、慷慨待人,预示了基督的话——“因为有的,还要给他”(马可福音4:25)。我们很快就看到,波阿斯作为耶稣的祖先,乃是十分恰当的事情。随着故事的发展,个中事件仍然更多地揭示出神在这个世界上行善的工作。

神通过人的天赋做工作(得3:1-18)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为了鼓励波阿斯和路得的恋爱关系,拿俄米又一次的做出超出惯例的举动。她让路得半夜去到波阿斯脱谷粒的地方,“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路得记3:4)。尽管“脚”路得记3:4,7,8,14——可能会有性暗示的意味[1]——从风俗和道德的角度来看,拿俄米计划的方案看起来很可疑,而且充满危险。路得的准备以及对相遇地点的选择,像一个妓女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像波阿斯那样自重并且品德高尚的男人,如果在脱谷粒的地方睡觉,半夜醒来发现一名妇女在他边上,一定会让她离开,并且宣称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路得请求波阿斯与她结婚,从世俗的观点来看是非常大胆的:一个寄居者向以色列人求婚;一个女人向一个男人求婚;一个年轻人向一个年长者求婚;一个贫穷的田间工人向富有的土地拥有者求婚。但是波阿斯没有把路得的冒昧当作侵犯,而是祝福路得,赞美了她对家庭的福利做出的承诺,称呼她为“我的女儿”,再次向她保证不必害怕,承诺按照路得所说的而行,并且称她为贤德的女人(路得记3:10-13)。我们最好将这个异乎寻常的反应,理解为在他醒来的时候,神的灵充满了他,将这番话语放在了他的口中。

 

Daniel I. Block, Judges, Ruth (NAC; Nashville: Broadman & Holman, 2002), 683–88.

神通过法律过程做工(得4:1-12)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波阿斯接受了路得的求婚,但首先要确认她至近的亲属放弃结婚的权利。他没有浪费时间,立刻从法律角度要解决这一问题(路得记4:1-12)。到此,读者们已经知道这本书中没有一件事是随机发生的;当第二天那位至近的亲属凑巧经过波阿斯坐在的城门口时,我们明显看见神的手在做工。如果路得当时也在城门口,当拥有第一优先权的男人说他愿意赎回以利米勒的土地时,她的心无疑重重地沉了下去。然而,当波阿斯提醒他,在接受土地时需要一并接受路得,他立刻改变了主意,而路得也重新燃起了希望。什么导致他改变了主意呢?他说他刚刚想起,有另一个相抵触的法律责任。"这样我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碍"(路得记4:6),但是这个借口含混不清、十分无力。然而这对波阿斯来说足够了,他接受路得和土地的表述,是清晰和有逻辑的典范。事情可以轻易的向另一条路发展,但最后的结果表明,这事从一开始就有神的引领。

 

神通过赐下儿女而做工(得4:13-18)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在路得记4:13,我们遇到了神的手明确做工的第二个例子(第一个是路得记1:6)。"当他们[意指路得与波阿斯]同房,耶和华使他怀孕生了一个儿子。"希伯来单词“怀孕/妊娠”(herayon)只在创世记3:16和何西阿9:11中出现过,而"赐予她/使她怀孕"这种特别的表达方式,只在这里出现。我们对这一陈述的理解,应当建立在路得与她的前夫玛伦结婚十年没有子女这样的鲜明对比之下(路得记1:4)。在路得信实的跟从拿俄米来到以色列之后,在波阿斯信实的提供路得田间拾穗的机会之后,在他作为路得信实的亲属赎回者,在城门口当着众人的面作出信心的祷告后(路得记1:11-12),似乎路得和波阿斯完婚之后不久,神就赐给路得一个孩子。所有人类的努力,甚至是性交,也要依靠神来达到所欲的目标(路得记4:13-15;参1:4)。

每个孩子的出生都是神的礼物,但是路得和波阿斯的儿子俄备得身上还蕴含着更大的故事。他将会成为以色列伟大的君王大卫的爷爷(路得记4:22),并最终成为弥赛亚耶稣的祖先(马太福音1:5,16–17)。如此一来,寄居者路得就成为对以色列直到今天所有耶稣跟随者的祝福。

 

路得记的总结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路得记这本书讲述了一个强有力的神在工作的故事——神从各个方面引导事件的发展,照管他的百姓,更重要的是完成神的目标。信实——神对人的信实和人对神的信实——通过工作施行出来,并且得着丰盛的果实。书中的人物工作勤奋、公义、慷慨而有天赋,与神的律法以及启示一致。他们在人的身上看到了神的形象,而且他们在和谐和同情心中工作。

通过路得记这个故事,我们可以总结出:今天的基督徒不仅仅要意识到工作带来的尊严,也要承认工作的价值。工作把荣耀带给神。它也给别人带来好处。它服侍我们生活的世界。当今的基督徒可能习惯于在牧师、传教士和福音工人的工作中最清楚的看到神的手在做工,但这些工作并非神的国度中仅有的合法工作。路得记提醒我们,不管是富有的土地拥有者或是贫穷的寄居者,从事农业这样普通的工作也是一种需要信心的呼召。供养我们的家庭是一项神圣的工作,并且任何利用财富帮助其他人供养家庭的人,就成为了来自神的祝福。每个合法的职业都是神的工作。经由我们,神制造、设计、组织、美化、帮助、带领、培养、照管、治愈、赋能、宣告、装饰、教导和爱。我们是神的翅膀。

当我们尊重同工,给他们尊严,我们的工作就荣耀神——不管我们是利用权柄塑造别人的工作环境,还是为了他人挺身而出,把自己放在有风险的位置。当我们为了其他人的益处而工作——特别是为了那些处于社会和经济边缘的人工作时,我们就活出了神的圣约。当我们为了别人的利益而努力,尽我们所能将他们的工作变得人道,改善他们的福利时,我们就荣耀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