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与工作之美(歌1:1-8)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雅歌开始于一个女人讲述她对恋人之爱。在这个过程中,她谈到她的皮肤变黑了,因为她的兄弟们让她在家里的葡萄园工作( 歌1:6 )。这首关于爱情的诗歌只有六节经文涉及到工作。在古代世界,人们常常看不起黑皮肤的人,这并不是因为种族原因,而是因为经济原因:黑皮肤意味着你是农民阶级,不得不长时间在阳光下工作。白皙的皮肤标志着你属于贵族阶层,因此女人特别珍视白皙的(而不是晒成褐色的)皮肤,并把它看做是美丽的标志。但是在这里,女人的辛勤工作并没有真正削弱她的美丽( 歌1:5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1])。此外,她的工作让她为未来做好了准备——她以后会照料属于自己的葡萄园( 歌8:12 )。一个亲自工作的女人可能不是一个贵族,但她是美丽的、值得赞美的。

工作和工人的美好之处,常常被与之竞争的爱美之心所遮蔽。在希腊世界,工作被认为是美丽的敌人。而希腊世界的影响力仍然深深存在于当今文化中。但圣经的观点是,工作具有内在的美感。所罗门给自己做了一乘轿子(两根杆子上撑着一个座位),而雅歌赞美了这种手工艺的美丽。这真的是一份爱的工作( 歌3:10 )。他利用它的美来服侍他的爱人——将他所爱的人运送到他们的婚礼上( 歌3:11 )——但这项工作本身已经足够美好。工作不仅仅是实现目的——运输、收割或支付薪水——的手段,而且是审美创造力的来源。信徒需要被鼓励,看到和赞美他人工作的美丽——也包括配偶的工作。

勤奋( 歌1:7-8 )

女人寻求她所爱的人,就是她认为最好的男人。她的朋友告诉她,最容易找到他的地方就是他工作的地方,在那里他正在照看羊群。然而,他的工作被安排得井井有条,使他有时间与爱人交往。这里并没有“工作时间属于雇主,下班时间属于家庭”的观念。或许现代工作的现实处境,使得工作中的家庭互动不再可能。卡车司机驾驶时不应该给家人发短信,律师在结案呈词的时候也不应该接待他们配偶的到访。也许,由十九世纪生产制度所造成的工作与家庭的分离,如今在许多行业渐渐衰退,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The NRSV translation, “I am black and beautiful,” may give the erroneous impression that her dark complexion is due to ethnicity rather than exposure to the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