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掳回归之后的忠心工作 —— 哈该书、撒迦利亚书、玛拉基书

圣经注释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犹太人从被掳之地回归之后,他们的市民社会和宗教生活都在上帝应许给他们的土地上得以恢复。耶路撒冷城和圣殿都重建了,犹太社会的经济、社会和宗教等领域的基础设施也都得以重建。继罪与惩罚以后,十二小先知书开始转向工作的挑战。

需要有社会资源(哈该书1:1-2:19)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我们总会把自我和家庭放在社会之上,这个试探就是我们在工作中要面临的挑战之一。先知哈该生动地描述了这个挑战。百姓奋力建自己家的房子,却没有拿出资源来重建圣殿——犹太人社会的中心,哈该当面责备了百姓的这种行径。“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吗?”(哈该书1:4)。他说,百姓若不能在社会资源上有投入,他们个人的生产力实际上也会降低。

你们撒的种多,收的却少。你们吃,却不得饱;喝,却不得足;穿衣服,却不得暖。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该1:6)

耶和华激动百姓和他们官长的心,他们就开始为重建圣殿和重建社会有投入(该1:14-15)。

百姓要在社会资源上有投入,这就提醒我们,不存在所谓的“自给自足的人”。个人可凭自己的努力创造出很多财富,但我们每个人都要依赖资源和社会基础设施,而这一切终极而言都只能来源于上帝。“我就使这殿满了荣耀,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该2:7-8)。繁荣富庶不是只凭个人努力就可达成,甚至不是主要凭个人努力达成的,而是整个社区根植于上帝的圣约才可达成。“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该2:9)

我们若以为,我们不能有时间事奉上帝、事奉上帝百姓组成的社会,就需要先为我们自己预备生活所需,那我们就太愚蠢了。真相是,我们若不凭上帝慷慨的恩典,以及在他的社区中彼此相顾,我们就不能为我们自己挣得任何东西。这也是在什一奉献背后的概念。这不是把我们的收成拿出百分之十,而是对上帝所造的奇妙出产,献上百分之百的赞美。

这让我们想到,在当今这个时代,把资源投入到生命中无形的领域中是很重要的。住房、饮食、汽车和其它物质上的必需品很重要。当上帝为我们预备得太丰盛了,我们也享受得到艺术、音乐、教育、自然美景、娱乐等无数滋养灵魂的东西。那些在艺术或人文或休闲行业的人,或那些为建公园、游乐场和剧院慷慨解囊的人,为上帝所梦想的世界做出的贡献一点也不比商人或木匠少。

这也说明,在教会和教会生活上有投入,可以让基督徒的工作更有力量,这是很关键的。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敬拜也与作善行微妙地联系到一起。也许我们应该把敬拜当作是可产生善行的活动而参与其中,而不单单当作是私下里的灵修或闲暇活动。此外,基督徒社群若能学会让上帝之道的属灵力量与伦理力量影响到经济、社会、政务、学术、医疗等工作领域,那它就会是经济、公民和社会福祉的一股强大的力量。

工作、敬拜与环境(哈该书1:1-2:19;撒迦利亚书7:8-14)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哈该把百姓的经济与社会福祉与环境状况联系了起来。哈该使用双关语把圣殿的荒凉(“荒凉”在希伯来文中用的是hareb一词,见该1:9)和土地的荒芜与歉收(“干旱”在希伯来文中用的是horeb一词)、以及接下来的“人民、牲畜,以及人手一切劳碌得来的”这一类安康的丧失联系起来。这一点在希伯来文中更为明显,而在中文译本中看不出来。(该1:11)。这一个联系的关键在于,圣殿是否安好,成了解读出百姓是否向上帝忠心的某种密码。由此可见,在敬拜、社会经济方面的安康、环境之间有着三向的联系。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环境若有病,我们的社会就有病了,而社会不健康的症状之一就是它会让环境更加不健康。

一个社群的敬拜方式、对土地的照管方式和居民的经济与政治状况之间也有联系。先知呼吁我们再次学习这个功课,即尊重我们所居住的土地的创造者,是在土地和居民之间达成和平的起始点。对哈该来说,土地的干旱和圣殿的荒凉是不可分的。全心真诚的敬拜,会迎来和平和土地带来的福分。“……追想到立耶和华殿根基的日子。仓里有谷种吗?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橄榄树都没有结果子。从今日起,我必赐福与你们”(该2:18-19)。撒迦利亚也把人的罪和土地的荒芜联系了起来。有权势的人“欺压寡妇、孤儿、寄居的和贫穷人”(撒迦利亚书7:10)。“使心硬如金刚石,不听律法和万军之耶和华用灵借从前的先知所说的话”(亚7:12)。结果,环境恶化,故此,“他们使美好之地荒凉了。”(亚7:14)。实际上,早在被掳之前很长时间,约珥就观察到环境开始恶化了。“葡萄树枯干,无花果树衰残;石榴树、棕树、苹果树,连田野一切的树木也都枯干;众人的喜乐尽都消灭”(约珥书1:12)。

既然工作和工作中的做法对于环境的优劣这么重要,我们这些基督徒若依照十二小先知书的异象来工作,我们就势必会给这颗行星及其居民带来深远的有益影响。[1] 对上帝忠心之人要扎实地学习如何以敬拜上帝为基础来工作,这是他们在环境方面肩负的紧迫责任。

上帝曾就洁净之事,借哈该之口讲过一长段的预言(该2:10-19),这段话也说明洁净与土地的安康之间是有联系的。上帝控诉说,因为百姓的不洁,“他们手下的各样工作都是如此。他们在坛上所献的也是如此”(该2:14)。这只是在敬拜与环境优劣之间更普遍的联系之一部分。一个可能的应用是:上帝把看顾环境的责任给了人类,那么人类就应该以可持续发展的做法来对待环境,这样,环境就是洁净的。这样看来,洁净牵涉到对被造秩序的完整、生态系统的健康、物种的繁衍和健康、生产力的再生有着最起码的尊重。在此,我们又回到基督徒当在工作中负责的主题上来。

这样看来,若十二小先知书中描述的荒凉乃是神对百姓犯罪的部分惩罚,那么土地重获生产力就是上帝让他们获得部分复兴。阿摩司曾在以色列繁荣的时节看到异象:百姓坐在自己栽种的无花果树下享受富足的生活。而撒迦利亚也确乎在极为不同的情形下看到了与此相类似的异象。“当那日,你们各人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亚3:10)。与上帝和好也包括照看好上帝所造的土地。当然,土地的生产力即或恢复了,也还是需要有人耕种,土地才有出产。这样看来,工作的世界是与实现丰盛的生命密不可分的。

For a further exploration of this link, see T.J. Meadowcroft, Haggai (Sheffield: Sheffield Phoenix Press, 2006), 238-42.

在工作中,既有罪,也有盼望(玛拉基书1:1-4:6)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就算是在恢复的阶段,人的罪一直也不远。玛拉基是复兴以后的第三位先知,就是他也曾指责百姓中有人骗取工人的工价,以此取利(玛3:5)。毫无奇怪,这样的人在奉献上也很吝啬,并因而污染了圣殿中的敬拜(玛1:8-19),结果,环境也恶化了(玛3:11)。

然而,先知的希望仍在,而工作就是这希望的核心。它起始于一个应许,应许圣殿的宗教/社会的基础设施将会得到恢复。“万军之耶和华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面前预备道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立约的使者,就是你们所仰慕的,快要来到。”(玛3:1)。接下去,环境会得到恢复。上帝应许说:“我必为你们斥责蝗虫”(玛3:11a),然后,“你们的地必成为喜乐之地”(玛3:12)。人们会按伦理去工作(玛3:14,18),结果经济会复苏,“你们的土产”和“你们田间的葡萄树”都会得到恢复”(玛3:1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