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生命平衡反思(上)(下)

文章 / 合作夥伴

工作-生命平衡反思 (上)

作者: 丘炳华

引言

有人描述人生好像一个「耍把戏者」(juggler)以双手同时舞弄多个玻璃球,要懂得分配才能达到平衡。基督徒舞弄的三个玻璃球,主要是代表职场、家庭和教会,偶一不慎便会「失衡」,造成严重破坏。

那种「失衡」是你吗?

若是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放在工作里,我们会称他为「工作狂」(Workaholic)。他的工作时间很长,没有真正的放假,忽略家人和朋友。另一类别的人,大部分工余时间都会在教会出现,教会事工名单上常有他的名字,他以「事奉」(广义来说也是一项工作)来表述他对神及对人的爱,我即管称他作「事奉痴」。 [1]

当工作成为「偶像」(Idol)

《Every Good Endeavour》作者引述马丁路德,定义「偶像」为以自己制造的去寻找一些只有上帝能赐与的,又提到人若不相信基督完全接纳我们的现况本相,我们便会转向其他方法来自我肯定或自我证明,例如人自以为拥有无穷力量,所谓「人定胜天」,这就是拜偶像之罪。 [2]以上所述的失衡状况,背后隠藏着这种堕陷,是人类自制偶像的罪性。我们要抚心自问,是什么驱策(drive)我们成为工作狂?什么驱使我们对手头上的工作过度「热心」? 「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3]作为十诫中的第一诫,有着十分重要的启示,人要小心自己以其他东西取代上帝的位置,并以此来寻求满足。我们要以创造我们的神为首,亦只有祂能满足我们心底的真正需要。

时代巨轮下的牺牲

启蒙运动(Enlightenment)以后,人趋向高举自我的理性、自身经验和个人自由。 [4]「现代」(Modernity)时期来临标志着人对上帝的依赖转向自己,而「后现代」(Post-modernity)阶段,更以凭空想像的未来「科技」及对一切现况之「不肯定」作为崇拜对象。 [5]我认为现今香港的主要在职人士受到从「启蒙」到「后现代」的思绪影响,状态混乱,容易在繁忙又冗长的工作中迷失,整全生命失衡。当然,每一个时代(Chronos)都有自身的盲点,但人所追求的绝不可以凌驾上帝。在时代巨轮中的都市人,怎样才能看得清楚回归正途?

分配时间,分配生命?

谈到工作上时间(及精力)分配,这与我们的人生关注项目有直接关系。在职场的历程中,初职青年们要努力学习及进修,借以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当事业走上轨道,多考虑结婚和生儿育女,家庭教养上消耗我们不少精神体力。当孩子渐长时,职场「交棒」问题便成为重点。此外,不同工种要求不同,因此,不能硬性将工作时间「量化」,将时间分配到生命之不同范畴。这不是真正的平衡。

[1] 在此声明,笔者只是尝试描述,不含任何眨意!

[2] Timothy Keller, Every Good Endeavour : Connecting Your Work to God's Plan for the World,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 2014), 132-133. 史蒂文斯、班克斯编,陈锦荣译:《市井信徒 通识手册》(香港:天道,2012),页129-30。

[3] 出二:3

[4] Timothy Keller, Every Good Endeavour, 140-150.

[5] Ibid.

接上文...... 從改變文化開始 (上)

工作-生命平衡反思 (下)

作者: 丘炳华

在工作中缔造造就人的新文化

上帝是最大的创造者和领导者,而我们是以神的形象被造,所以我们也有祂赋予的创造能力和领导特质。同时,上帝也是持守者和救赎者,而我们也有同样的本质[1]。

文化本身包含了创造,所以有一些情况我们可能未必会认为是工作,然而也是在创造文化,因为这些事情正在重塑我们的世界[2]。就如修改公路,我们可能未必顿时意识到这是有影响力的工作,但工人所作的一切的确在创造文化以至改变世界,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方便。然而,这样做同时也可能带来对世界的破坏。就是这样,人类无可避免地不断创造文化,问题在于基督徒是否意识到自己要有意义地(meaningfully)和自觉地参与在这些活动中,将其看为自己工作使命的一部分,及发现这样做是参与创建新的世界[3]。

相信很多基督徒都会认同我们都要在生活中作一些道德判断,以致可以弄清什么是美好和神圣的工作。然而,太少基督徒发现我们被呼召在工作中成为建立者,或者社会思潮(ethos)的创造者[4]。简而言之,就是我们要在职场中创建指向基督的新文化。要缔造新文化并不是要由零开始,而是在现有的文化中,发现其中值得欣赏的优点再加以培育,以改变工作中的固有文化[5]。 记得在我从事零售行业的日子,工时超长已是习以为常的行业文化,各人只顾自己的工作,欠缺沟通也是公司长久以来的不良现象。虽然如此,公司却有一个很独特的文化,就是在举行大型活动时,无论是否负责的员工都必定要参与。这对不明所以的员工来说,只是一种负担和只会觉得被迫增加工作量。然而若从正面的角度出发,这可是让员工学习互相帮忙的好文化。为了改善工作文化,于是便从这一点开始,教导员工互相合作的重要和好处。慢慢地,同事之间的沟通也多了,而大家都愿意不计较是否自己的事务,而向同事伸出援手,于是超时工作的情况也得到改善,工作文化因而慢慢指向美善。所以只要发现文化中一些可取的地方,再加以培育,就可以在工作中创建新的文化和气氛。

正如郑顺佳博士在〈工作神学初探– 从《工作通谕》说起〉一文中提及:工作纵然劳碌却是美善的,因为借着工作人可以转化自然界,也能成全人之为人的本质。工作亦能建立人的美德,提升人的尊严[6]。的确,现今世界因为人的罪性,令工作失去了原本的美善。作为基督徒,我们很清楚工作是上帝赐予的祝福。我们既带着使命进入职场,除了看到职场的阴暗和挣扎,更应该看到当中有上帝救赎的盼望。文化的感染力很强,负面的工作文化的确会令行业变得越来越黑暗,世界继续沉沦。威瑟林顿博士提醒我们,单凭理念(idea)和世界观(worldview)是不能改变世界的,因为文化不只是想像,而是要行动,需要每一位在职基督徒以行为和努力才能做到[7]。虽然我们明白改变世界的不是我们而是上帝,要在职场中践行上帝的使命也不容易,但上帝呼召我们要参与其中,与祂同工,我们就当尽本分,在祂安放我们的岗位上尽忠,实践使命。这就是在一般赖以为生的工作观以外,基督徒能看到工作的真正意义和盼望。

- 完 -

[1]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 103

[2]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 104

[3]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 104

[4]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 98

[5]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111

[6] 郑顺佳:〈工作神学初探 – 从《工作通谕》说起〉,《中国神学研究院期刊》,第46期(2009):64。

[7] Witherington, Be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P.109

关键字:职场挣扎、工作呼召、时间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