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怎么说金融财经?(概述)

文章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金融财经有没有促进社会繁荣?为大众服务?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认为绝大部分银行业务「对社会毫无用处」。[1]

一位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新近毕业生劳拉•纽兰(Laura Newland)在《纽约时报》抱怨毕业生原本可以造福社会,却跑去从事金融工作。[2]

年轻人想知道修读或从事金融工作是否受人尊敬的职业。

本篇文章将会借鉴基督教神学 – 尤其是圣经 – 以及金融财经的相关文献和作业手法,来评估金融财经的价值。得出的结论是金融财经在社会上并非一无是处。事实上,我们的圣经和神学探索显示神创造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并命令世人利用金融财经造福社会,特别是在管理、公义和仁爱几方面。

管理、公义和仁爱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含义,因此有必要确立其定义。管理,是服从神的吩咐,令神的创造发扬光大,正如让花园发展成都市,同时谨记这是神的成就。必须事事关心,负起管家的责任。公义,是以礼待人,尊重人之为人的权利,而人权则建基于一个事实,神爱世人。仁爱就是关心别人,目标是令别人生活得更好,同时也要给予别人应有的尊重。尽管金融世界充斥着罪恶,在这个框架内,金融行业仍然是基督徒一展抱负,寻求社会复兴及变革的好地方。

我们的方法是先反思金融财经是什么,神怎样创造金融财经的组件,神如何让人类在衪创造的基础上建立财务机构。我们会思考人类堕落对金融财经的影响,尤其是追逐市价的金融对堕落的世界有没有积极作用。然后将一些圣经主题为财经编造一个救赎愿景,为金融专才,借贷人士提供具体细节。

Adair Turner, "Speech by Adair Turner, The City Banquet, The Mansion House, London" (September 22 2009), accessed at http://www.fsa.gov.uk/library/communication/speeches/2009/0922_at.shtml. See also Bronwen   Maddox, Adair Turner: "The Interview", Prospect (December 14, 2011), accessed at http://www.prospectmagazine.co.uk/economics/adair-turner-the-interview/

 

Laura Newland, "How Elite Colleges Still Feed Wall St.’s Recruiting Machine", NY Times DealBook (April 30, 2012).

金融财经是什么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金融财经是人类因应时间分配或交换资源的活动。本文大多涉及外部交易,即借贷和投资,而非实体内部的资源分配。「金融财经」(Finance)一词,本文用作各方之间财务交易的简称。家庭和机构内的财务管理功能也涉及因应时间的资源分配,如此类推,许多相同的原则都适用。尽管如此,内部财务管理 – 例如,预算或项目规划 – 确实有其自身的特殊情况,本文恕不涵盖。

因此,当有人想在某个时段借用某些资源,而通过与坐拥闲置资源的人作出安排时,金融财经就出现了。借方愿意付出一个代价(例如利息),以取用目前的资源,而贷方愿意暂时弃用目前的资源,以换取未来的利润或回报。假设一切顺利,贷方让借方在有需要时(现在)得用资源而受惠,而借方则因未来资源增长而使贷方得益。如果一切顺利,借用资源能归还贷方,双方就可因借方善用资源而获益。

说得更正式一点,金融财经是人类因应时间作出资源分配和交换的活动。为简单起见,我们用「放贷」一词来指以一切提供资源的形式,包括债务、股票、衍生工具等。因此,贷方可以是有银行存款的家庭,但也可以是股票投资者、私募基金投资者、或为退休基金供款员工。同样,借方可以是向银行借钱的家庭,但也可以是出售股票的企业、借钱买屋的家庭、或在公开市场发行债券的政府实体。一般所指,就是以市场为基础进行的互利互惠,自愿性质的交易。[3]

我们不会建立关于非市场类型资源分配的神学 - 例如:政府或非自愿的资源分配 - 理应称为「补贴」。也由于我们说的「财经」是指同一时间的资源交换,一种预期日后可以带来逆向资源交换的交易,我们排除了劳工市场、商品市场及服务市场等,这些市场都应该称为「贸易」。

最早的例子可能是将狩猎工具借给一个族人一段时间,知道族人稍后会将工具与部分猎物一并归还。一个稍为后期的例子也许是向邻居借用种子,知道在生长季节结束时,归还的种子要比原本的数量多一些。到后来人类发展了货币,处理更复杂的借贷交易变得更容易。一个满载而归的渔民可以卖掉渔获,之后剩下一些利钱。农民可以借钱,买种子,种谷物,卖些农作物,连本带利归还渔民。渔民令农民受惠,反之亦然。就这样,大家可以超越个人技能范围令彼此得益。金融财经的历史就是人类创造和社会合作的历史,地上的天赐资源因此更加丰硕。

几个世纪以来,几种机构的发展,为资源的借贷大开方便之门。银行、投资银行、共同基金、小额信贷组织、信用社和许多其他组织已经出现,撮合借款人和放款人,促成资源交换及重新交换,以满足借贷双方的需要。例如,共同基金容许大众投放适量资金在一系列股票及债券,个人投资者实在难以应付其高昂成本及复杂操作。常用于金融的合约或工具包括债务和股票,以及许多旨在满足特定借款人或储蓄户需求的混合产品及衍生工具。

We take the view that voluntary transactions are normative because God allows individual humans certain limited property ownership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 over resources. Nonetheless, compulsory transactions—such as those commanded by scripture or duly enacted legislation—are also legitimate. We agree with Wright who argues that although individual property rights are clear and legitimate they are subordinate to human need. Christopher   J.H. Wright, Old Testament Ethics for the People of God, (Intervarsity Press, 2004): 312-314. Similarly, Lott argues from a Catholic perspective that property is a divine gift and that a system of individual property rights is allowable   for human freedom, but those rights must respect the equally important principle that God intended the earth’s resource for all humans and peoples. Micah Lott, "All Things Come From Thee: Persons, Property, and the Gifts of  Creation," Cardus (October 3, 2011).

金融财经的基础由神创造

回到目录

神选择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造就金融财经。这并非说神创造了特定的金融财经体系,而是说神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致金融财经可以在神的旨意裹发挥其作用。这个概念对我们的神学至关重要。如果金融财经的基础并非神创造,纯粹只是人类的发明,那就未必符合神造人的用意。然而,如果神确实创造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必定有其目的,而这个目的必然符合衪显示的意旨。我们会探索八大金融财经的基础,看看它们是否真的来自神的创造。[17]

Acknowledgment to Ernest P. Liang who identifies three of the eight foundations (risk aversion, time preference and information asymmetry), although he does not identify them as part of God’s created foundation of finance. Ernest P.   Liang, Modern Finance Through the Eye of Faith: Application of Financial Economics to the Scripture, Christian Business Academy Review, Volume 7, No1 (Spring 2012), 69-75.

神对金融财经的旨意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给人类的意旨容许金融财经发挥其功能。圣经显示人类工作有三个主要目的:一)彰显神的荣耀,二)参与管理,三)行公义及爱他人。在探讨这三个目的之前,必须要注意的是,就像人类所有的行事,财经深受罪恶破坏。例如,金融财经很多时都受贪婪及欺诈沾染,直接削弱荣耀神的服务,以及人类的管理、公义和仁爱。在详细探讨罪恶的影响之前,先让我们按照神创世的原意探索财经,一窥神的初衷,以及基督救赎的成就。

金融财经有助彰显神创造的荣耀

回到目录

在圣经故事里,神创造万物,以显示衪的荣耀和尊贵(歌罗西书1:16,启示录4:11)。财经的基础 - 就如创造万物 - 彰显了神无与伦比的创造力。神造出时间 - 季节、岁月和人生。神团结人类,通过百花齐放的小区互动,当中包括时时分享资源,使人渴望并有能力在社会上生活,从而安享繁荣。人在社会关系网络中一次又一次分享的资源,是神的丰盛创造,人类参与其中,以神按祂的形象赐与的创意及仁爱,将其发扬光大。就像天籁与美食,财务管理通过展示神创造的全能和创意来彰显神的荣耀。在下一节我们看到神创造了八个特定的财务管理基础时,就会对神的荣耀作更详尽的赏析。

理财帮助我们完成创造任务,成为优秀的管家

回到目录

管理就是完成神的任务,人类遍满地面,治理(或管理)土地,修理土地,并且看守土地(创世记1:28-30,创世记2:15)。神原本的创造,在创世记中显现,是一个花园,布满人与动植物,与神水乳交融。花园很好,但并非要永恒不变。《圣经》展望未来,当神完成创造,世界各国会遍布赞美神的人。人们不再住在花园,而是住在城市,城市有根基、有墙、有门、绿荫街道、铁、黄金、家畜及商船(以赛亚书60,启示录21)。创造由花园发展到充满人类文化的城市,终于人类遍满地面、治理土地、修理土地、并且看守土地,神的命令成就了。尽管神最初的创造完美,资源丰富,但并不如祂所期望的完备。穆(Mouw)认为「神一开始就打算让人类以建立文化的过程、模式及成果覆盖大地」。[1]

我们是神的巧手,继续衪的创造工作,以神的恩典,在完备的基础上继续建设。范杜泽(Van Duzer)认为神完美的创造,虽不完整,却为商业提供了优越的基础。[2]

时常好好分配资源,让资源增长,对于完成创造任务至关重要。财务管理有助人类服从神的创造吩咐,例子包括:储钱在春天买种子;筹集资金购买采矿设备,以备未来几年生产矿石;年轻夫妇借钱买屋;以及小区发行债券来兴建学校。财政为增长作未雨筹谋的资源分配,向未来时段最有机会令资源增长的人发放资源,然后与借出原本投闲置散的资源的人分享成果。没有金融财经,人们每天只能靠当天所得或先前储蓄过活。没有金融财经,人类几个世纪以来经历的经济增长不可能实现。没有借贷,人类就不可能蓬勃发展。[3] [4]

由于借贷本质上跨越时间,金融财经鼓励决策要有远见。用按揭买屋的人,往往比短期租屋的人更关心房屋。相反,不可持续的活动很难融资。谁会借钱给一家几年之内就可把森林彻底摧毁的木材公司呢?金融财经也可改善资本,减少天然资源的营运消耗。例如,一个城市可以借钱扩充公共交通系统,从而善用神的碳资源,也可为投资市政债券的人提供退休收入。

 

 Richard Mouw, When the Kings Come Marching In: Isaiah and the New Jerusalem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2002): 11.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35-38.

 

 

Paul Mills, "Faith versus Prudence? Christians and financial security," Cambridge Papers, Vol 4 No 1, March 1995 argues that in their financial decisions Christians must exhibit both faith in God’s daily provision and prudence in planning for the future. God mandates us not only to work his creation, but also to care for it.

 

For an explanation of the broader Biblical basis of caring for creation which goes beyond the creation mandate in Genesis 2:15 see Wright, Old Testament Ethics for the People of God and 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 

金融财经可以成为行公义和施慈爱的手段

回到目录

金融财经可促成某些行公义和施慈爱的活动。我们正在利用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的公义概念,人之为人的权利应予以适当尊重。[8]

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的有神论完全基于一个事实,就是所有人都得到神慈爱的荣耀。因此,「由于神爱世人,伤害他人,就是冒犯神。」[9]

这种神与人的关系衍生了人权,而人权又产生了公义概念。我们也采用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的「关」爱想法,他称之为关怀 - 仁爱主义 - 本质上以利他作为目标,并给予别人应有的尊重。[10]

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的论点是以关怀为爱,最能理解圣经的爱(仁爱),因为关怀把公义纳入爱。「关怀包括确保所爱的人得到公平对待。关怀要求的爱,是爱人如己的爱,是耶稣赋予人神的爱,是耶稣代神要求的爱,代邻居要求的爱。将爱理解为关怀,让人对这四种爱的体现有了一致的理解。」[11]

关怀牵涉行动,可能对关爱者带来一些风险或牺牲。

关怀中体现的爱,与基督教其他公义及仁爱的概念不谋而合。正如基思赖特(Chris Wright)指出:正直和公义等圣经主题是关系密切的概念,意指「在特定环境或关系中做该做的事」,以恢复原本应有的状况。[12]

赖特(Wright)接着说,神刻意选择了亚伯拉罕,是要进一步完成祂的任务,在其国土伸张正义。[13]

因此,神选择我们的原因是要让我们身边的人得享公义。赖特(Wright)的论点给予我们实现这种爱的理据。神吩咐我们要用爱去祝福身边的人,让他们富足,尊敬他们作为神所爱的人。

我们又为谁行公义和施慈爱呢?耶稣说:最重要的是教人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又爱人如己(马太福音22,马可福音12,路加福音10),这与摩西先前的教导互相呼应。[14]

耶稣以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说明任何行公义和施慈爱的对象就是我们的邻舍,甚至是先前毫无关系的人。或者正如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所说,「我认为耶稣在提醒我们,谨记对萍水相逢的人也要伸出援手的责任。」[15]

沃尔特斯托夫(Wolterstoriff)关于公义和慈爱的概念,有助于理解神赋予金融财经的意义,原因有二。首先,财务管理可以使人丰盛,兼且对这个人给与作为人应有的尊重。财务管理可以让人动用资源。资金重新调配的资源也可以使人丰盛。自愿互助性质的资源共享,虽非唯一方法,却是予人应有尊重的良好方法。这就是公义的本质。如果你现在没有大展鸿图所需的资源,如果你愿意日后与我分享收益,那么出于彼此尊重,我们借贷往还,就无可厚非。其次,财务管理可以是爱我们的邻舍的渠道 - 意义在于关心邻舍的福祉 - 我们与邻舍可以没有私交,又或者他并非住在我们附近。设计完善的财务安排,加上健全的法律制度,可让陌生人放心借贷,从而获得合适回报。如此一来,我们就可分享资源,得享远远超越个人圈子的互利互惠。并非所有的财务安排都可以如此体现公义和慈爱,然而财务安排可以如此,也应当如此。卓别灵(Chaplin)敦促我们彻底改革体制,要「体现慈爱的准则」,让体制成为施慈爱和行公义的「渠道」。[16]

Wolterstorff, Justice in Love,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2011), 90.

 

Wolterstorff, 154.

 

Wolterstorff’s care-agapism is similar in some ways to C.S. Lewis’s charity in The Four Loves, (Harcourt, 1960), but importantly makes the connection that "treating the neighbor justly is an example of loving him, a way of loving him" (Wolterstorff, 83).

 

Wolterstorff, 109.

 

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 88-92.

 

 

Wright, 92-94.

 

Wolterstorff, 80.

 

 

Wolterstorff, 132.

Jonathan Chaplin, "Loving Faithful Institutions: Building Blocks for a Just Global Society," TheOtherJournal.com, (April 15 2010). http://theotherjournal.com/2010/04/15/loving-faithful-institutions-building-blocks-of-a-just-global-society/

金融财经的基础由神创造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选择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造就金融财经。这并非说神创造了特定的金融财经体系,而是说神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致金融财经可以在神的旨意裹发挥其作用。这个概念对我们的神学至关重要。如果金融财经的基础并非神创造,纯粹只是人类的发明,那就未必符合神造人的用意。然而,如果神确实创造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必定有其目的,而这个目的必然符合衪显示的意旨。我们会探索八大金融财经的基础,看看它们是否真的来自神的创造。[17]

 

Acknowledgment to Ernest P. Liang who identifies three of the eight foundations (risk aversion, time preference and information asymmetry), although he does not identify them as part of God’s created foundation of finance. Ernest P.   Liang, Modern Finance Through the Eye of Faith: Application of Financial Economics to the Scripture, Christian Business Academy Review, Volume 7, No1 (Spring 2012), 69-75.

我们受制于时间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一个有时间的世界,而人类时间有限。神造物,我们因此有日子、季节、世代和人生(创世记1,诗篇104)。[18]

此外,我们要有时间的意识,并且要为自己的时间负责(诗篇90:12,传道书3,箴言6:6-11,箴言 20:4)。卡纳(Kana)认为时间是神的资源,我们是时间的管家。[19]

金融财经关乎人类跨越不同时段分配资源。资金周转就要因时制宜,生产或运输只需要几天,季节业务需要几个月,农作物成长需要半年,开发以至推出新产品需要几年,兴建厂房或购买房屋或需要数十年,甚至穷大半生时间为退休储蓄。在人类的需求、机会和可用资源随时演变的世界中,财务就是配对资源与需求的主要手段。

See Paul Mills, "A Brief Theology of Time – Part 2: Resisting the Tyranny of Time," Cambridge Papers, Vol 11 No 4, December 2002 for a summary of the Biblical account of time.

Jonathan Kana, "Time: A Non-Renewable Resource," Perspectives, Volume 25, Number 10 (December 2010).

合群的人

回到目录

人类天生合群,活在社群,爱与他人聚会。正如神所说,「那人独居不好」(创世记2:18)。此外,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创世记1:26-27; 哥林多后书 3:8),而三位一体是完美的共同体,是人类社群的典范 (加拉太书 4:1-7)。作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资源共享,金融财经本质上是一种社交活动。神创造合群的人,造就交换资源的基础,而金融财经就是其中一种关键形式。

各种各样的人

回到目录

神造人,各有不同的技能、需求和希望。我们可在《圣经》中看到神的创造,赋予人们各种技能合建会幕(出埃及记35:30-36:5),并让囚在巴比伦的遗民回归,重建耶路撒冷(以斯拉记 7:6-7; 尼赫迈亚记 1, 2)。保罗强调,各人恩赐不同(哥林多前书12:12-31),而且各人生不同时,社会充满不同年龄、不同人生阶段的人。有些人年轻,衣食住行还要别人照顾;又有些人刚刚开始自立;另外一些人正值盛年,丰衣足食;还有一些人年老无依,需要别人供养,又或者早已积谷防饥,靠此为生。

各种各样的人是金融市场的基础,因为在任何特定时刻,有人资源充裕,也有人出于匮乏需要额外资源。例如,我们中间有些人想借钱来大展鸿图,或者兴建基础设施,以满足社会的需求。更有一些人在生命中某些时段手头充裕,能够向有需要的人放贷。

我们充当代理人

回到目录

神创造的人,可以代人行事,充当管理人或代理人。主要例子就是神要求我们管理衪所创造的及衪的恩赐(彼得前书4:10)。我们也看到,神叫约瑟充当波提乏和法老的管家(创世记39:2-6:41:41-44)。耶稣谈及才干的比喻说明我们是衪的管家,要依其旨意行事,并为行事负责(马太福音25:14-30)。

金融倚赖代人行事的代理人或管理人。行政主管是公司股东的代理人。共同基金经理代表投资者决定投资哪些股票或债券。律师运用专业知识,为客户在金融交易中的利益服务。金融文献中就有一整个分支,专门帮人好好了解金融领域里的许多代理关系。金融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神创造了有能力代他人行事的人。

我们作出承诺

回到目录

神是一个守承诺、重盟约的神。圣经故事就是神信守承诺的故事。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因此圣经有着人类互相许下承诺的叙述。例如,路得的故事取决于不同国家的人之间的承诺(路得记1:16-18)。保罗在加拉太书3:15提到人的文约。神创造的人,能够相互许下承诺,信守承诺。

每一种金融工具都是双方或多方之间的承诺,如果承诺不是神创造的一部分,就不可能成事。按揭贷款是每月支付一定数额的承诺。一股股票是未来分发一份股息的承诺,也带有选出董事会成员的权利。在现代金融领域,有些承诺往往变得相当复杂又仔细,因此白纸黑字的契约十分普遍。然而,这些书面合同只是反映了神赋予我们信守承诺的能力,这种能力对金融极其重要,以至圣经劝诫我们不要在财务上作出过度承诺(箴言22:26-27)。

我们并非全知

回到目录

人类并不掌握一切知识,个人认知也只是沧海一粟。神造人,心智各异,每人吸收、处理及记忆事物的方式各有不同。人类的成就,有赖大家利用个人知识,寻求共同利益,而非各自学习成功所需的一切。

知识局限及信息失衡须由金融市场调解。这意味着进行借贷时,借方比贷方更清楚自己的偿还能力。也意味着买卖股票时,卖方可能有一些不为买方所知的消息。这种失衡会打击大家参与金融市场的意欲,也会冲击金融价格。金融建基于两项义务之上,这两项义务可将信息失衡造成的障碍化为机会。首先,我们利用承诺向不知就里的各方保证,发放的信息真实无讹。我甘冒失去房子的惩罚,承诺偿还抵押贷款,即使你无从考虑我的未来收入,仍有信心把钱存入承做按揭的银行。第二,金融交易中不容许伪造信息,如果投资文件告诉我,类似您的产品拥有价值30亿美元的市场,这信息必须真确。因此,即使个人不能肯定信息准确,我们仍可放心利用别人提供的信息。

我们为未知的未来创造资源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风险,因为我们不知道将来的事(传道书8:7)。但是神创造的人,有能力改变未来,尤其是有能力创新,取得未来成果。米勒(Miller)概述了三个风险概念,第三个概念是「机会创造」,其中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使未来变幻无定,因为我们会 - 或者不会 - 带来崭新事物。[20]

意见相若的布坎南(Buchanan)和范伯格(Vanberg)(1991年)认为,大家最好把市场理解为一个创造过程,而不是一个发现过程或分配过程。[21]

神设计的未来不是决定性的,而是受着人类抉择影响的一个开展过程。

这种风险对财务决策有着深远的影响。[22]

大多数金融工具及其定价反映了这种未知数。未知数令贷款被拒,或定价较高,以抵偿违约的风险。未知数令股票价格波动。也因此规定债务合约要有报告及抵押。金融市场因未知数变得异常复杂,但通过妥善管理并重新分配风险,金融对社会可以有莫大好处。

Kent D. Miller, "Risk and Rationality in Entrepreneurial Process", Strategic Entrepreneurship Journal, Volume 1 (2007), 57-74.

 

James M. Buchanan and Viktor J. Vanberg, "The Market as a Creative Process", Economics and Philosophy 7 (1991), 167-186.

 

See Edmund Phelps, "Uncertainty bedevils the best system", Financial Times: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May 12, 2009) 46-47.

我们可以冒险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能够冒险的人,并以圣经为冒险作后盾(创世记 1:28-30;2:15; 马太福音25:14-30;路加福音19:11-27;约翰福音12:24)。神以自己冒险进取的形象造人,「大胆完成了独特的创造,放胆让自由的人来统治」。[23]

我们为神创造,所以感受到风险,但也知道神必有预备。[24]

然而,我们也得到许多圣经的教导,冒险也要谨慎。[25]

格雷格森(Gregersen)将风险界定为自然事件和社会事件的总和,以及这些事件对个人的意义。[26]

格雷格森(Gregersen)引用卢曼(Luhmann)的话说,信任就是表示愿意冒险的立场,在信任与风险之间创造一个良性循环。格雷格森(Gregersen)认为《圣经》宣扬「世界既然由仁慈的神创造,就令人甘愿冒险,博取长期回报。」[27]

人类对风险的取态对金融至关重要。人们愿意冒险,但不想太多风险,风险多少因人而异,也会随着环境改变。这种愿意冒险而又能可免则免的能力,是神创造的部分意念。神以其睿智造人,让人与生俱来就有能力权衡风险和回报,而这能力就反映在金融价格中。这种意识令我们认识到理解风险和管理风险,与神的创造意念如出一辙。

Samuel Gregg and Gordon Preece, "Christianity and Entrepreneurship: Protestant and Catholic Thoughts", 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1999, 10.

See Philippians 4:11-13 and Howard Vanderwell, "Contentment in Uncertainty", 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 Forum, (Fall 2009), 12-13.

See for example Proverbs 11:15; 22:26, 27; John M. Boersema, "Examining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Finance", Chapter 8 in Edward J. Trunfio Ed., Christianity and Business: A Collection of Essays on Pedagogy and Practice (Christian Business Faculty Association, Wenham, MA, 1991); Robert Brooks, "Financial Risk: an Alternative Biblical Perspectiv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6), 16-24; Ernest P. Liang,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Corporate Financ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Volume 12, (2010), 48-61; and  John P. Tiemstra,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Culture of Risk", Perspectives, Volume 24, Number 5 (May 2009), 6-10.

Niels Henrik Gregersen, "Risk and Religion: Toward a Theology of Risk Taking", Zygon, Volume 38, Number 2 (June 2003), 355-376.

Gregersen, 368.

神创造金融财经基础的结论

回到目录

创造这八方面 - 特别是人类的创造 - 构成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如果没有财务安排去弥补贫富差距,人们就不会投入闲置资源,追求增长,促进生产,社会也不会分享资源,以求互利。换句话说,财务管理把人类生活转变成为荣耀神的机会,成为创造的管家的机会,本着公义仁爱来彼此关怀的机会。

金融体制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有必要说明究竟要怎样发展金融体制,才能够在神创造的基础上,带来荣耀、管理、公义和仁爱,去完成我们的神学金融财经分析。体制是指社会用以组织活动的体系与机制。四个主要金融体制是货币、中介、工具和价格。这一节会个别探索四个体制,说明这些体制如何建立在神的基础上,更是人类顺服神,以管理、公义和仁爱响应神的方法。在此过程中,我们将解决几个陆续出现的问题。

范杜泽尔(Van Duzer)认为,体制可能存在于圣经中提到的掌权者及执政者之间,因此是神千秋万世的创造。[28]

他推断歌罗西书1:16-17可能是指企业或市场等体制。[29]

他引用约德(Yoder)的话说,神创立体制,为其创造提供「规律、制度、秩序」。[30]

我们意见相若,对金融积极乐观:认定金融财经是「神的刻意经营」。稍后我们会看看神对金融财经的原意如何饱受人性堕落的冲击,并认识到人类如何滥用金融体制残害社会;表现出恶毒管理,对同仁无情无义。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144-146.

 

"For in him all things were created: things in heaven and on earth, visible and invisible, whether thrones or powers or rulers or authorities; all things have been created through him and for him. He is before all things, and in him all things hold together", Colossians 1: 16-17.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145, quoting John Howard Yoder, The Politics of Jesus (Eerdmans, Grand Rapids, 1994), 141.

货币

回到目录

神让人类能以耐用、可储存、易携带的媒介代表实物价值。在原创意念中,神令一些天然元素如黄金,小巧迷人、而且相对稀有。又令人类有能力明白及判断此类物品的价值。继而允许人类建立政府,以常有资源如纸张,来代表罕有资源如黄金,再以纸张换取各式各样的资源。[31]

现代人有金钱,非常容易携带(而且电子传输几乎不费分毫),可以换取真正的资源,如食品、住屋、教育及资本货物。能够用货币轻易分配资源是履行创建管理任务重要的一部分。

《圣经》有很多关于金钱的教义。为人传颂的有「贪财是万恶之根」(提摩太前书6:10)和「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这些教义不是关于金钱作为交易媒介,而是关于人类对金钱的取态以及金钱所代表的力量。然而,金钱作为交易媒介并非邪恶之源,金钱作为交易媒介是神的赐福。[32]

Some have argued that paper money which is not backed by gold is morally wrong. Exploring those arguments i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article and would not inform the main points of this article.

 

Jacques Ellul, Money and Power (Inter-varsity Press, Downers Grove, 1984), argues that society’s way of thinking about money, wealth and resources is contrary to Biblical teaching. Although Ellul highlights the evil arising out of  money, he is writing about wealth and material possessions, and not about currency as a medium of exchange.

中介

回到目录

中介是将放款人的资源「再造」成借款人所需的资源的机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银行为几个储户及一个商业贷款借款人作配对。中介机构包括所有类型的银行,但也有其他几种重要的中介机构,如退休基金、人寿保险公司、共同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和证券化工具。即使是「去中介」的金融交易 - 例如,公司可以发行债券代替向银行举债来筹集资金 - 通常也会通过某种中介机构如投资银行。将储户存款整合并投放于贷款业务的任何金融工具,都在发挥着金融中介的功能。中介之所以能够运作,是因为神创造的人类合群而多様,能作代理人,能作出承诺,能成为谨慎的冒险者。

中介机构让人以两个主要方式履行神的管理任务。首先,中介机构发展借贷网络,投放自家资源来识别各方客户,并建立互信。你可能永远不会借钱给陌生人买屋,但你会把钱存入向陌生人放款的银行。你信任银行,因为知道银行有既定程序,确保放款过程稳妥,借方合适。其次,中介机构通过整合许多储户的资源,放大资源效益。你不够钱借给人买屋,但银行可以集中数以千万计储户的资金,大额贷款就水到渠成。

中介行公义的方法就是让平民家庭及小型企业获得资源。没有中介,平民家庭只能获得社交范围以内的资源,贫者只可能愈贫。有了中介,贫困家庭可以借用资源,买屋、买车、升读大学或小本创业。同样道理,缺乏规模或声誉的小企业也不可能直接向投资者发行债券。中介就这样造就一个更公道的社会。

中介机构让借款人和储户互相照顾,正如先前所见,是爱的表现。比之向亲朋戚友求助,中介让借款人更轻易获得更便宜的所需资金。中介更可令储户以低风险赚取高回报的方式为未来储蓄,而无须将钱放在床垫下或只放贷给熟人。虽然储户和借款人素未谋面,这样分享资源却可以让他们相互关怀。

我们真能通过中介向人显示慈爱吗?

回到目录

如果金融财经是一种关怀爱护的手段,通过中介进行融资就带出一个问题:我们可否爱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吗?

我们确实可以对陌生人显示慈爱。社会上一些为人熟悉的机构,让人跨越时空,彼此关心。随便举几个例子,乐施会、世界宣明会及红十字会等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及善长仁翁,尽管并不真正认识所爱的人,他们的表现却是出于对世界各地贫困人民的慈爱。事实上,即使是发展这些组织的工作,已经是人与人相亲相爱的表现。[33]

同样道理,这种想法比较少有,但储户存款入银行,让身份不明的借方取用这些资源一段时间,都可以是对借方爱的表现。

然而,这暗示管理与慈爱之间可能有些关系紧张。大型中介机构似乎应该有较好的管理,因为他们有机会向世界各地许多市场放贷。而小型地区中介机构拥有更多地区关系,对客户了解更多,因此更容易实现慈爱。大型国家银行可以有最好的管理,小型地区银行却可以有更亲切的关爱。我们的神学呼吁银行及客户作出抉择时,要考虑银行规模而作取舍。如果银行选择做大生意,应该目标明确,发挥地理及规模管理的优势。如果银行选择保持小规模,则应该发挥一己之长,以关爱为明确使命。[34]

存款人决定光顾哪间银行时,应作同样取舍。

This is consistent with Catholic doctrine as outlined in Compendium of the Social Doctrine of the Church, (Pontific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Justice Justice and Peace,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 2004, Reprint April 2005), Paragraph 208.

 

David McIlroy, "Christian Finance?", Ethics in Brief, Vol. 16, No. 6, (Spring 2011), urges us to structure intermediaries in ways, perhaps smaller, which allow a stronger connection or "fellowship" between borrowers and as a way to better serve both parties.

工具

回到目录

金融工具是为各有不同资源需要的人而设,是双方或多方之间的承诺,让各方审慎回避无从预计的风险。如上所述,神创造的人可以信守承诺,此一创造要素,再加上人类天生合群、各有所长、因时制宜、又敢于在动荡的世界冒险的事实,就衍生了金融工具。金融工具是中介「制造」的产品,以满足储款人和借款人的需求,并让人类履行神的创造命令,以特殊的方式表现公义、慈爱。

金融工具能成就良好的管理,因为可以因应具体管理个案的风险、回报和时间情况来设计。因此,借款公司如果有一个成败难料的项目(即是风险),就要小心计算风险,制作金融工具来协助储户和借款人,就究竟如何摊分所需资源达成协议,很可能是股权之类的工具。

金融工具也造就更公正的社会。工具可以为配合社会上最有需要的人特别设计。小型企业贷款为有志服务社会的企业家提供了无数机会。学生贷款则是为家境清贫的年轻人提供良好升学机会的工具。用于小额贷款的特制工具也可伸张正义。低首期及有政府担保的专门住屋贷款令无数低收入家庭享受自置居所的好处。金融工具是社会上富裕的人向贫困的人行公义的一种方法。[35]

按揭贷款是金融工具令人间有爱的左证。储户帮助借款人及其家人获得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反过来,借款人也在帮助储户积谷防饥,日后老有所养。通过创造意念,神预计人类会开发金融工具,让人以既有意义又有利益的方式彼此相爱。当然,借款人和储户素昧平生,但知道对方确实存在,因此可以彼此相爱。

We consider the topics of charging interest to the poor and of charity to the poor later in this article.

价格

回到目录

金融市场价格是按照金融工具的预期收益率而定,债务工具就引用这种收益率为利率。[36]

究竟借款人和储户为什么会同意支付或收取某个回报或利息?那是否神创造意念的一部分?我们认为是,论据如下:

首先从借款人的角度考虑。在理想情况下,借款人有意,也有能力支付利息,因为可以利用借来的资源,日后生产更多资源。这些丰盛机遇由神创造,包括安身立命的住屋、种植庄稼的种子、掌握技能的教育、兴建道路、生产货物所需的机器厂房。时间周期和生产机遇都是神创造旨意的一部分,是利率重要基础的一半。

至于基础的另一半,可从贷款人的角度考虑。基于两个原因,贷款人愿意暂时放弃使用一些资源。目前,他或她资源充裕。但日后某个阶段可能又需要额外资源,例如退休。让借款人取用资源一段时间然后归还合乎常理。要暂时放弃管控资源,贷款人会要求补偿,补偿额至少相当于资源的其他合理用途。贷款人当前消费意欲的消减,以及对日后生活的憧憬,完全是神创造的人类寿命有限而须因时制宜的结果。

因此,神创造的生产机会和人类消费需求,以及上述八大财经基础,构成利率的基础。利率并非人类的歪念,而是直接来自神创造意念的制度。而且,定价合适的利率可令借贷双方受惠,是自愿互惠交易的结果。

利率是管理的关键部分。这种价格机制令资源分配决策清晰。如果需要支付利息,借款必须有助提升生产力,才会有借款的诱因。利息鼓励你量入为出,阻止你为挥霍而借贷,因为日后要还的钱一定比你今天消费的多。利率机制鼓励长远的谨慎理财。然而,千万不可假设这机制会令人自动获得神创造命令的「眷顾」。并非每个赚钱的项目都会带来创造的关怀。财务从业人员需要深思熟虑,在利率范围内操作,以照顾神的创造。

利率促进并激发公正的资源重新分配。利率为那些资源匮乏的社会人士提供了一个获得资源的途径,只需同意给予贷款人合理补偿,就可暂时取用资源。利率容许人在你情我愿,又互利互惠的情况下分享资源。利率令金融交易双方得益。没有利率(即零利率),金融活动将是贷方给借方的馈赠。没有利率,借款人会试图免费获得贷款人的资源。这看起来活像乞讨,也许不是行公义的最好方法。然而,神杰出的创造里早已安排了一个行公义的方法,让人持续不懈进行自愿的互利活动,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所说的利率。

For brevity, we will use the term "interest rate" in this article to denote the more general concept that two parties to a financial instrument anticipate a rate of return for sharing resources over time.

市场交易是真爱吗?

回到目录

价格的问题,带出两个关于金融的问题,金融是否爱的一种方式?首先,爱能以市价交易关系表达吗?换句话说,如果借贷双方都想从中得利,那一方是出于真爱呢?其次,既然大多数金融交易都是公平交易,可以在双方毫无关系的情况下爱人吗?

按价出售商品给别人是爱吗?让我们回顾一下爱的观念,爱的目的本身是致力令别人丰盛,尊人为人。答案是肯定的。按价为别人提供商品及服务,就能一直令别人生活丰盛。农民提供有益食品,可以帮助消费者健康成长,即使消费者要付款购买。好老师要收取薪酬,不可因此觉得老师唯利是图。现代经济中大部分工作是有偿工作,工作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是按价出售的。如果按价收费否定爱的可能性,那么几乎没有任何工作可以表现爱。

为什么市价融资似乎不太能表现爱?也许是因为金钱不像教学或农产品,似乎是一种无分好坏的东西。农民通过销售优质产品表现爱。贷款人能通过借出一大笔钱来表现爱吗?令人惊讶的是,答案是肯定的。当然,这笔钱本身并不比任何其他钱优或劣。但是,贷款的环境、情况和条款都是借贷双方互相照顾的机会。贷款期限、偿还规定、抵押要求、违约处罚、保险、对抗通胀措施及无数其他条款都可以令贷款更切合借贷双方发展的需要。收入核实、资产评估、尽职调查、贷款文件清晰易明、信息中肯、以及其他与发放贷款相关的因素,都可以表现出关怀与尊重。银行地点、贷款人员、利率比较、小区参与、广告及其他因素可以有助接触弱势社群。信贷咨询、诚恳讨论收益的用途 - 用于消费或投资生产力、产品教育及其他因素 - 可以帮人避免泥足深陷的借贷,都是爱的表现。至于股权交易,开放的市场、准确的财务报告、掌握内幕消息的人的诚信,都是对投资者的关心和尊重。尽管每位放款人的钱本身都一样,爱 - 即关心和尊重 - 可以差别很大。

例如,按揭贷款人可以帮助低收入家庭买屋代替租房。如果房屋、利率、贷款期限、收入核实,以及所有其他因素处理得宜,家庭开始建立产权,对家庭有莫大裨益。贷款还使贷款各方受益,通常是银行储户或退休基金。同样道理,投资银行为企业家首次公开招股(IPO),筹集资金发展业务,对企业家、日后客户、员工、供货商、小区以至购买股票的股东,带来了一种爱。这一切都是市价交易,对借贷双方都是爱的力量所致。

最后,爱可通过信守并履行交易中的承诺表现出来。当然,大部分是法律所要求的,但我们在这里主张,市场交易中表现的爱,超越法律行事,即使不必,不需,甚至日后不会有得益,都应该以对方最大利益为依归。这意味着目的本身就是致力令对方丰盛。而且,其他商品及服务的市场也经常如此行事 - 试想一下医疗保健 - 金融没有理由做不到。纵使不是所有市场交易,大多数交易都有这种爱的表现,许多人都这样做。

圣经是否禁止收取利息?

回到目录

另一个问题是,《圣经》是否禁止金融价格 - 尤其是利息。几百年来,基督徒一直在辩论圣经文本是否适用于金融, 圣经文本似乎禁止收取利息或抵押品,[37]

例如这篇文章:

你借给你弟兄的,或是钱财或是粮食,无论甚么可生利的物,都不可取利。

借给外邦人可以取利,只是借给你弟兄不可取利。这样,耶和华你神必在你所去得为业的地上和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申命记23:19-20)

要浏览此文和其他相关段落,请参阅「资产用于公益(申命记23:1-24:13)」,「放债及抵押(出埃及记 22:25-27)」,「安息年及禧年(利未记25)」,「义人不收借钱或借粮的利息(以西结书18.8a)」,「义人未曾亏负人,但将欠债之人的当头还给他(以西结书18:5,7)」。

在大多数情况下,基督徒断定现代社会本质上并不禁止利息,但贷款手法 - 包括利率及抵押 - 绝不能乘人之危或令人陷入财困。这就是我们这里所主张的,金融应该用作管理、关怀、尊重的手段。

For more on this see Paul Mills, "Interest in Interest: The Old Testament Ban on Interest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oday," Jubilee Center Publications Ltd., 1993; Eric Elder, "The Biblical Prohibition Against Charging Interest: Does It Apply to Us?",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9) 32-41; Brian E. Porter, "Charging Interest: Is it Biblical? A Respons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9) 43-46; or Liang,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Corporate Finance".

金融制度结论

回到目录

总结我们的神学,我们主张金融财经的目的是荣耀神,让人成为创造的管家,伸张正义、弘扬慈爱。我们的论据基于神创造金融财经的基础,然后人类如何在这些基础上建立四个具体制度。这些制度让人遵行神的创造管理任务,以及神公义和慈爱的使命。下面几个例子说明基督的救赎,如何在这个框架内让人充当管家,伸张正义,弘扬慈爱。

金融与堕落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至此,我们认定金融为神的初衷。可是我们知道,人类的堕落已经全方位破坏了创造。在基督完成救赎之前,我们活在一个由神创造的善与人类堕落的恶所营造的世界。罪恶已经重创人类管理的能力和意向,令人难以通过金融市场来行公义,施仁爱。

有几种罪对金融伤害尤深。由于金融根本是分配资源,贪婪对金融有莫大影响。[38]

由于神并没有把人造成无所不知,也由于信息对金融中十分重要,说谎这罪也就对金融构成巨大问题。事实上,这种贪婪和撒谎会严重削弱金融机构原本要行善的能力,并引发一个问题:罪恶是否令这些制度腐败至无可救赎。

许多作者曾就金融问题探本寻源。希勒(Shiller)提醒我们,凯恩斯(Keynes)认为人类有一种不由自主的冲动去采取行动,称之为动物精神,这令金融市场出现问题。[39]

斯蒂格利茨(Stiglitz)概述了投资银行(批发金融中介)许多问题,特别着眼于薪酬结构。[40]

他认为「金融体系未能发挥其关键作用:管理风险、分配资本及保持交易成本低廉。」特里尔(Terrill)认为投资银行与消费者已经道德沦亡,我们需要心灵改造,追求什么是「好和对的」东西。[41]

范杜泽(Van Duzer)有一篇文章详述了罪恶如何影响市场,包括金融。[42]

他揭示了人与人及人与神的关系破裂如何造成市场上许多问题。戴维斯(Davis)认为在过去三十年,有些金融要素 - 特别是机构投资及证券化 - 引致有利社会的机构萎缩,令交易员短视的心态愈趋普遍,以致损害社会。[43]

鉴于这一众作家的著作,我们不会进一步讨论人们蓄意干犯的金融罪恶,如欺诈、欺骗、暴力、种族、族裔、性别和其他偏差等等。这些罪恶与其他工作领域的道德失误大同小异。《www.theologyofwork.org工作伦理概览》一文提供了一个框架,从圣经角度作伦理立论。

我们更有兴趣的是,人类堕落如何削弱金融为借贷双方带来管理、公义和爱的能力 - 意思是自愿以市场利率进行的交易。有没有一些情况,要以其他形式的交易来取代金融 - 尤其是私人或政府慈善机构 - 如果要的话,范围要有多大?在堕落的世界里,金融还有没有空间去实现神的期盼目的?

Brian Rosner, "Greed as a False Religion", Ethics in Brief, Vol. 12 No 5 (Spring 2008) argues that greed is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idolatry and represents an attack on God’s exclusive claim to our worship.

               

Robert Shiller, "A Failure to Control Animal Spirits", Financial Times: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May 12, 2009) 14-16.

Joseph E. Stiglitz, "Who Do These Bankers Think They Are?",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March 2010) 36.

John Terrill, "The Moral Imperative of Investment Banking", Cardus (February 26, 2010).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Gerald F. Davis, "The Rise and Fall of Finance and the End of the Society of Organizations", Academy of  Management Perspectives, Volume 23, Number 3 (August 2009) 27-44.

穷人无力举债

回到目录

理想情况下,市场利率融资对借款人和贷款人都是一种祝福,就像各种商业,生产及销售各类产品和服务,应该有利买卖双方。但是,有时人们需要产品或服务却买不起。金融如此,食品、住所、电力、医疗保健或任何其他物品也是如此。人们可能需要用钱却苦无信贷,又或者需要付出高不可攀的利息。犹如其他产品,金融出现这种情况就不再是商业交易,而是补贴、转让或馈赠。我们通常不会期望生产商蚀本出售商品及服务,或者免费送赠,反而依赖捐助者、援助组织或政府,提供补贴或直接购入物资,然后捐赠予有需要人士。然而,我们同时确实期望,或者至少希望,那些富裕的人会慷慨解囊。

在这方面,金融财经与任何其他领域相似。《圣经》赞扬金融财经的慷慨行为 -

你的弟兄在你那里若渐渐贫穷,手中缺乏,你就要帮补他,使他与你同住,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样。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只要敬畏你的神,使你的弟兄与你同住。 (利未记 25:35-36)

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无论哪一座城里,你弟兄中若有一个穷人,你不可忍着心,揝着手不帮补你穷乏的弟兄。总要向他松开手,照他所缺乏的借给他,补他的不足。 (申命记 15:7-8)

 - 就好像赞扬馈赠物品的慷慨行为,

他(施洗约翰)如此回答他们说:「有两件衣裳的,就分给那没有的。有食物的也当这样行。」(路加福音3:11)

慷慨十分重要。可是,有价有市的买卖未必是救助亲人(利未记25:35中的「亲属」)及贫苦大众的最好方法。如果仔细想想粮食市场,我们看到神创造了粮食市场的基础,人类天生群居,并非人人懂得务农,谷物并非到处可以生长,也非全年天天可以收成,谷物富有营养,在收成时饱餐一顿,也不可能支撑到下次收成。《圣经》没有买卖粮食的整体禁令。然而,圣经确实劝人不要囤积粮食,而应把粮食分给贫苦大众、孤儿寡妇(利未记19;路加福音 12:16-21)。如上所述,《圣经》对财务资源有类似的教训。在神的创造意念中,用市场价格(利率)分配大多数财务资源,以及免费(零利率)与家人或穷人分享一些财务资源,没有教义上的冲突,两者都是的爱表现。对于那些善于把握赚钱机会的人来说,有息贷款可以是爱;向求助无门的家人及穷人无偿贷款,也可以是爱。

虽然金融业一般以金钱而非商品及服务进行交易,贷款人行善的义务,其实并不比其他企业和机构更重大。事实上,任何未能保持盈利的企业,实则失去对社会的价值。如前所见,金融的基础在于对借贷双方带来好处。每当金融机构捐钱时,就等于剥夺投资者的部分预期回报。鉴于目前最大的投资者是退休基金,[44]向借款人行善,其实要由退休金领取者的退休收入承担代价。因此,有如其他行业,金融的作用不在于大型善举。

"Asset-backed Insecurity," The Economist, January 19, 2008, accessed online at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0533428 on January 1, 2014.

对借款人的剥削

回到目录

金融家有责任从放款中获利,却不应乘人之危。

你借钱给他,不可向他取利,借粮给他,也不可向他多要。(利未记 25:37)

换言之,放贷人不应乘人之危来谋利,或强加苛刻条款,预先收取利息。整个段落具体说明向亲属放贷的要求(利未记25:35),然而,无论出于什么理由,一旦决定放贷,就不可乘人之危,此义务放诸四海皆准。

道德问题源于借贷双方之间势力悬殊。贷款人多的是钱,借款人却绝望无助。即使在当今许多市场利率情况下,贷款人仍比借款人更有权势。例如,银行通常比举债客户拥有更庞大的资源、讯息、法律知识、立法影响力及地方势力。法律有时会防止某些类型的贷款剥削,但即使贷款剥削合法,错就是错。无论如何,没有行业能通过长期剥削客户而兴旺。基督徒在金融方面可以做的是利用我们作为储户、雇员、投资者、董事、代理人及选民所拥有的任何影响力,减少对弱势社群剥削。

用不得其所的收益

回到目录

神希望金融渐渐变成借贷双方之间的一种分享。贷款要能促进生产,才能有所分享。因此,借贷双方对贷款的用途都有责任。按揭贷款可以通过降低住屋成本来提高借款人的生产力。汽车租赁可令借款人有效率地上班。商业贷款可为设备、库存、应收账款或其他资产融资,促进发展。另一方面,以投机物业作抵押,或未经收入核实,又或没有足够净值资产而取得按揭贷款,对借贷双方都有害无益。以诱惑利率或期末整付租赁物非所值的汽车,可能会鼓励借款人买入难以负担的汽车。未经尽职审查而发放的商业贷款可能会浪费在无用的资产上。

这些例子巩固了圣经的观点,即金融是借贷双方共有义务。借款人有义务自我约束,贷款必须用来提升自我,并且有力偿还。贷款人有义务协助借款人达成这项任务,并且拒绝不稳妥放贷。这可是知易行难。借款人未必有知识判断贷款条件,或者只是目光短浅或一时冲动。贷款人也可能误判贷款形势,又或者出于贪婪、无良或短视。

例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始于按揭贷款违约,这些违约源于借贷双方的投机行为,多于改善住屋机会。贷款人清楚知道,房价本已急涨,却要继续上升才可收到还款。但由于贷款人通常将按揭贷款转售给机构投资者,并迅速收回资金,因此几乎没有诱因去照顾借款人的长远利益。最终,三方参与者 - 借款人、按揭贷款人及按揭债务投资者 - 都忽略了金融的时限本质以及各方的利害关系。相比之下,合乎圣经原则的贷款要求各方关注贷款是否用得其所 - 借款人是否善用收益。

是否还有空间让金融实现神的旨意?

回到目录

正如这些情况显示,在堕落的世界中,有些情况下,市场利率融资未必能配合一些有意借款的人的需要,却能使贷款人获益。不要因为市场和价格的基础由神奠定,就以为金融必定能够以完善的管理、公义及爱分配资源。要小心,不要膜拜市场,或认为凡是市场交易的结果必然合理。金融市场是神的赐福,但并非唯一的赐福,亦非任何情况都一样。政府及非谋利组织也是神的赐福。而且在堕落的世界中,市场和金融机构可以对社会及个人造成极大伤害。市场须要与社会其他机构保持平衡,并且按照神话语传达的旨意来接受评价。[45]

应该还有空间让金融实现神的旨意,但只有通过神的救赎,金融才能回复原状。     

 

For a caution against worshipping the market and for an analysis of how markets fit with governments and NGOs see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Chapter 6.

救赎金融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金融参与神救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神施恩献出爱子,我们才得以与神复和,让祂所创造的完全免于受罪的影响。神的救赎恩典,通过金融机构的人经营,可以赎回金融的能力,荣耀神,促进良好管理,并向人彰显爱和公义。在这里重温这些术语的含义可能有用。管理是遵行神的吩咐,把衪的创造,由花园扩建为城市一样,记住资源终归神。公义是基于个人权利予以尊重,因为神爱世人。爱就是关心别人,以别人的福祉为己任。让我们就着这个框架,思考一些现行的救赎金融的简单示例。

在银行工作

回到目录

银行从业员处身金融服务的前线。作为救赎手段的第一步,他们要弄清楚自己在金融中介机构的特殊职能,可以如何以爱和公义服侍储户或借款人,然后集中精力把这种爱和公义发展成为一己之长。

例如,银行贷款决议部门的成员可以主张关注借款人的特定处境。美国按揭贷款危机中「机械式批核」掀起的风波显示,太多借款人感到财务关系方面已经不复存在,亦没有人关心他们的需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银行从业员应该反对一切因断供而终止赎回权的政策,然而,事件确实表明需要关注个别陷入困境的借款人。

银行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员可以特别关注求职者对爱和正义的热忱,作为考虑招聘因素。如果金融从业员未能渐渐弄清楚如何用工作向储户和借款人推广爱和公义,或者不能令机构朝这方向改变,也许他们不适合这个机构。

财务专业人士要注意自己对于两个圣经的金融财经基础作业手法。首先,金融专业人员通常充当客户的代理人或管理人,这就有义务将客户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其次,金融专业人员经常洽谈并签订合同,或者作出承诺,因此也有义务仔细评估其机构履行协议的能力及意愿。管理与信守承诺是金融财经的神圣基础,因此金融专业人士必须在神面前行事。

作出贷款决定

回到目录

金融神学可以给我们怎样的信息,去决定是否向特定客户提供贷款,以及利率为何?这里突显了几个圣经的金融财经基础。第一,银行家并非无所不知,因此需要努力去了解有意借款人的处境及需要。更有必要帮助借款人评估贷款是否真正对他们有利,以及如何令收益用得其所。

第二,没有一方可以预知未来,因此双方设想未来时都应该谨慎保守,讨论贷款过程中会出现什么问题,以及如何克服困难,才是明智之举。

第三,银行家可以引导贷款人以公义和爱心向借款人放款。借款人可以从容偿还的贷款,就是公正仁爱的贷款。不先以低息诱人然后加息的贷款,应该是公正仁爱的贷款。相反,如果贷款会令将来累积更多债务- 通常是信用卡 - 就不是表现爱和公义的好方法。

利率有必要随贷款风险而改变,正如借款人需要分担贷款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但是,如果利率太高,以至影响借款人的福祉,就有违圣经财务管理的目的。当市场利率因借款人信用状况而变得高不可攀时,圣经原则暗示了若干行动方针。首先,以补贴利率提供贷款。其次,帮助借款人寻求善用高息贷款的方法。第三,协助买家向政府或慈善机构寻求资源,而非举债。第四,帮助借款人找出无须举债度日的方法。也许最合圣经原则的贷款办法,就是由非谋利组织向穷人发放零利率贷款,加上财务及营生辅导。[46]

其中有些解决方案不属于我们所界定的金融领域,但那些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可能是唯一能够为穷人在金融迷宫里导航。这可能带出一个契机,让金融工作人员超越工作要求 - 以及工时范围 - 表现爱和公义。向穷人贷款困难重重,亦几乎可以肯定为什么圣经对此作专题讨论。[47]

McIlroy, "Christian Finance?", refers to this as the "virtue of generosity" and calls for interest free loans and other support for the poor.

Microfinance is an example of loans at high interest rates to the poor extended in a loving supportive community.  Although this model seems to work in certain cultures, it is hard to argue that charging a high interest rate to the poor is a Biblical model.

在对冲基金工作

回到目录

对冲基金是一种共同基金,投资于个人储户通常无法接触的专门金融工具。对冲基金往往监管宽松,杠杆率高,而且可以投资于种类繁多的金融工具,收取的管理费比一般共同基金高。对冲基金近来一直出现在新闻中,皆因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赚取了巨额管理费,又有一些被指牵涉内幕交易。当股价大幅下挫时,对冲基金往往备受指责。

大家可诉诸我们的金融框架去理解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可以为储户提供较高回报,多一点风险,却少一点受制于经济周期,是爱的表现。许多对冲基金投资于衍生工具,因此,为衍生工具合约的借方及投资者提供了减低风险的机会。对冲基金这样就可以向那些期待降低风险的公司表现出爱。对冲基金可以被视为证券市场的批发商,业务在于买入供过于求的产品,卖出求过于供的产品,从中图利,同时保持市场畅顺运作。对冲基金令证券价格反映更准确的内在价值,也可算是一种社会服务。

任何一只对冲基金的投资都很复杂,很难准确说明爱和公义从何而来。如果所有仓位都是自愿的市价交易,可以假设各方都期望从中得益。但是,复杂操作可能掩饰着隐藏补贴、权力不对等、信息不对称、避税或其他违反圣经金融财经基础的行事。有些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特别,可以很清楚表现出对储户和借款人的爱,然而其他对冲基金未必做得到。无论是对冲基金还是任何投资,金融专业人士及投资者努力做好研究会大有好处,要弄清楚对冲基金是否有良好管理、表现出爱和公义,抑或对冲基金经理唯利是图,不惜牺牲各方利益。

借款

回到目录

大家看得出,借钱可以表现神创造的管理、爱和公义。借钱可以让人得以善用资源,使借贷双方都得益。

适可而止的债务

回到目录

圣经原则可否帮大家决定借钱的数目或时机?有些圣经财经基础可以。首先,我们生活在神的世界当中,受到时间约束,社会周而复始,生命周期各异。借钱投资于成长业务或者基础设施,可为客户或大众服务。借有时,还有时,各人不尽相同。例如,经济衰退期间坐拥丰厚资源的人与其囤积现金,不如用钱投资,可以带来公义和爱。就个人周期而言,年轻人通常受惠于长者的储蓄和贷款。

其次,借钱的目的是获得资源去创造未来资源,用以还款。借钱求学,扩充业务,减省住屋成本,都可以荣耀神。靠借贷度日,以支撑挥霍,则不能荣耀神,正如上面所讨论过的「用不得其所的收益」。《圣经》教义反对一切贪婪,其中包括借贷无道(路加福音12:14)。

第三,借款人理所当然应该肯定自己能够履行偿还债务的承诺 - 或者至少令贷款人了解并同意未能还款的风险 - 作为一种爱的行为。这排除了虚假或误导性质的贷款申请或个人保荐。例如,你今天借钱是因为预计明天失业,这对贷款人不太可能表现爱。在没有明确还款计划的情况下,以信用卡肆意消费也不是爱的行为。

第四,应审慎考虑面临的风险,借款金额要适中。如果习以为常用尽信贷限额,不留缓冲以备不时之需,对自己对贷款人,怎可能是爱?

尽管上述主要是个人例子,《圣经》中关于财经的原则适用于个人、机构和政府财政决策。一般来说,这些原则倡议在大多数情况下,应保持适中债务水平,而个人、公司及政府财务,则应多用净值资产。尤其是神的意念,是以借款创造一种长期共同关系,使借贷双方受惠,如果借款人还记得神的意念,就不会承担那么沉重的债务。负债不是我们唯一的关注,通过借贷令别人蒙福才是重点。

以抵押换贷款

回到目录

我们在「破产、债务宽免及贷款修改」一文中探讨了圣经中关于抵押品的一些段落。以房屋作为贷款抵押并不违反圣经的教义,这是主流基督教观点,此观点与神为社会创造金融的原意没有抵触。然而,按照箴言22:26-27,及圣经教人冒险但要谨慎,贷款人似乎最低限度不应该接受房屋作为抵押,除非十分肯定借款人有能力偿还贷款。同样道理,根据圣经教义,屋主不该承诺以家作为抵押,除非十分肯定能够偿还贷款。这与许多发达国家目前的贷款手法形成鲜明对比,发达国家人民可以获得的贷款,远远超过其收入水平、安稳程度及偿还债务纪录。贷款人有抵押在手,一般倾向认为「如有需要,我可以终止其抵押品赎回权,所以毋须太认真顾及借款人的利害关系及还款能力」,借款人也多数认为「如果我未能还款,银行大可没收房屋,而我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任何一方有这样的想法都不符合圣经的教导,也不符合神对金融作为一种正义和爱的形式所扮演的角色。

破产、债务免除和贷款修改

回到目录

金融财经的创造基础包括人类天生喜欢聚居交往,知世事难料,却勇于冒险。这难免引起呆坏帐的情况。因此,无力还款不一定是罪过。当然,贷款违约很可能由于借方轻率鲁莽、贷方敷衍塞责、有人向贷方隐瞒或掩藏借方的收入、或作虚假陈述、又或贷款条件未能帮借款人谋求福祉。然而,突如其来的打击也可以令一笔好帐变坏,例如,借款人失去工作,意想不到的医疗开支,或遭逢天灾蒙受损失。

此情此境,放款人的确有义务宽免债务或修改偿还条款。在《圣经》中,如果借款人需要抵押品来保守健康或维持生计,宽限的方法就是让借款人保留抵押品。

你即或拿邻舍的衣服作当头,必在日落以先归还他,因他只有这一件当盖头,是他盖身的衣服,(若是没有,)他拿甚么睡觉呢,他哀求我,我就应允,因为我是有恩惠的。(出埃及记 22:26-27)

不可拿人的(全)盘磨石或是上磨石作当头,因为这是拿(人的)命作当头。(申命记 24:6)

你借给邻舍,不拘是甚么,不可进他家拿他的当头。要站在外面,等那向你借贷的人把当头拿出来,交给你。他若是穷人,你不可留他的当头过夜。日落的时候,总要把当头还他,使他用那件衣服盖着睡觉,他就为你祝福。这在耶和华你神面前,就是你的义了。(申命记 24:10-13)

邻舍的斗篷在日落前必须归还,因为邻舍夜间需要斗篷来保暖。磨石不能拿走,因为这将剥夺磨坊主的生计。即使是有效的抵押品也不能强行没收,例如进入借款人的房屋。所有这些保障旨在避免令窘苦的借款人雪上加霜,虽然受损的不仅是贷款人的预期利润,实际上还造成资本流失。贷款人也就分担了借款人的窘局。这就是因时制宜的关系,是金融财经的固有本质。

这些保障都体现于现代经济的破产法,就是破产、审查、接管、管理或扣押。这些法律通常禁止贷款人没收违约借款人的生活及工作必需品,代替还款。现代法律虽然允许执法人员进入借款人家中没收家当,却禁止放款人这样做。法律还防止借款人因违约而身陷囹圄,这做法几个世纪前很常见,只是这样做适得其反,也违反人道。也许现代破产法的发展标志着姗姗来迟却早应落实的圣经原则。

然而借款人应该尽其所能偿还债务。切温(Chewning)主张根据神的永恒不变及箴言6:1-5,如果未能偿还债务,应该放下身段,恳求贷款人通融,而非寻求破产法院保护,逃避贷款人。[48]

这要求也许有点过份,因为先前已经说过保护苦恼的借款人是神的律法,而非贷款人的怜悯。但切温(Chewning)的主张绝对正确,借款人第一步应该寻求贷款人的援助及意见。正如先前所见,贷款原意是在借贷双方之间建立长远关系。申请破产而不先与贷款人尝试达成协议,难以维持双方的关系。蒂姆斯特拉(Tiemstra)促请大家认真处理风险,而且借钱并非「毋须工作的简单赚钱方法:而是我们在神面前认真负责的表现」。[49]

金融财经就是要求认真看待公义和爱。借贷双方虽然谨慎,但当事情发展未如理想,彼此的道义和爱不应止息,反应加深。

 

Richard Chewning, "Hermeneutics and Biblical Ethics: An Illustration – God’s Immutability and Human Integrity",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2000) 49-68.

Tiemstra,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Culture of Risk".

储蓄者及贷款人

回到目录

贷款人及储户提供资源,有责任将资源投入公益,而非谋取私利。这种观点有时称为「社会责任投资」。我们会用股票投资为例,而不用银行存款或贷款来探索这个观点,尽管类似的原则也适用于各种投资。

一家公司发行股票是因为相信扩充业务比坐拥资源更有效益,而通过出售股票给投资者可带来额外资源。[50]

投资者让一间公司暂时使用资源,就是爱公司 - 终究包括其客户、供货商、工人以至小区,而公司则以股息或股票升值的形式向储户作适当的爱心回报。

投资者只应购买符合神金融财经宗旨的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充当神创造的好管家,通过销售产品及服务表达关怀爱护,以及在招聘手法和小区关系方面公正行事。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因为收集并分析成千上万家公司的信息费时失事。然而,投资者目前有几种选择,有些共同基金会有所筛选,把管理不善、无情无义的公司剔除。关于社会责任投资及圣经责任投资的著作很多,详细讨论已超出本文范围。[51]

然而,这种投资方法完全符合并切实遵行本文确立的框架。我们认为并没有任何圣经依据可以让人摆脱信仰去作股票投资决策。

As explained in "What Finance Is", we are using "borrower" to capture all those households, businesses and governments who have current use for resources and thus borrow those resources, to be returned at a later date.

For one example see Rob Moll, "Overturning the Money Tables", Christianity Today (July 15, 2008).

结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金融财经的基础,演变成货币、中介、工具和价格等财政制度。这些制度应可令金融财经发展成为神做管理、行公义和施慈爱的许多手段之一。借款人和贷款人交换或分享资源,久而久之,处理得宜,可令资源增长,人人得益。然而,人类堕落已经令金融财经受到广泛破坏,正如神创造的其他一切领域所受的破坏一样。贪婪及谎言等罪恶在金融财经领域尤其普遍,严重削弱了我们遵行神旨意的能力。尽管如此,对于神在世上的救赎工作,金融财经仍可发挥积极的作用。有几个例子展示了神恩典如何救赎金融财经,金融财经又如何做管理、行公义和施慈爱。金融专业人员、借款人、储户或贷款人都有机会参与金融财经作为救赎活动。作为基督的信徒,我们奉召自我救赎,重新掌握金融财经基础,再作决定,然后付诸实行。

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好好了解并荣耀神对金融财经的用意。首先,应把框架内的特有要素紧密结合起来,并制定出特定做法。例如,金融专业人员可以将圣经框架,应用到按揭贷款或投资管理个别作业手法。其次,要缩窄救赎金融财经的观念与金融财经堕落的现实之间的差距。虽然已经举了一些例子,想法、手法及制度仍有待改善,以便金融专业人员能够好好荣耀神为社会创立金融财经的用意。第三,虽然本文开展的神学框架调整后可用于衍生工具及保险,但并未触及这些主题。第四,我们看得出金融市场并非常常做到人人互相帮助,尤其是贫苦大众,而且相对于政府及慈善机构,金融财经的作用有待发展。最后,我们对金融财经的探讨仅限于借贷双方之间的长期交易(及其股权等价物)。在一般情况下,金融财经也可指家庭或组织内部的资源分配,而不涉及交易,例如编制预算案、会计、产品设计、项目规划及内部财务分析,这些主题可能有需要另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