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体制

文章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有必要说明究竟要怎样发展金融体制,才能够在神创造的基础上,带来荣耀、管理、公义和仁爱,去完成我们的神学金融财经分析。体制是指社会用以组织活动的体系与机制。四个主要金融体制是货币、中介、工具和价格。这一节会个别探索四个体制,说明这些体制如何建立在神的基础上,更是人类顺服神,以管理、公义和仁爱响应神的方法。在此过程中,我们将解决几个陆续出现的问题。

范杜泽尔(Van Duzer)认为,体制可能存在于圣经中提到的掌权者及执政者之间,因此是神千秋万世的创造。[28]

他推断歌罗西书1:16-17可能是指企业或市场等体制。[29]

他引用约德(Yoder)的话说,神创立体制,为其创造提供「规律、制度、秩序」。[30]

我们意见相若,对金融积极乐观:认定金融财经是「神的刻意经营」。稍后我们会看看神对金融财经的原意如何饱受人性堕落的冲击,并认识到人类如何滥用金融体制残害社会;表现出恶毒管理,对同仁无情无义。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144-146.

 

"For in him all things were created: things in heaven and on earth, visible and invisible, whether thrones or powers or rulers or authorities; all things have been created through him and for him. He is before all things, and in him all things hold together", Colossians 1: 16-17.

Van Duzer, Why Business Matters to God: (and what still needs to be fixed), 145, quoting John Howard Yoder, The Politics of Jesus (Eerdmans, Grand Rapids, 1994), 141.

货币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让人类能以耐用、可储存、易携带的媒介代表实物价值。在原创意念中,神令一些天然元素如黄金,小巧迷人、而且相对稀有。又令人类有能力明白及判断此类物品的价值。继而允许人类建立政府,以常有资源如纸张,来代表罕有资源如黄金,再以纸张换取各式各样的资源。[31]

现代人有金钱,非常容易携带(而且电子传输几乎不费分毫),可以换取真正的资源,如食品、住屋、教育及资本货物。能够用货币轻易分配资源是履行创建管理任务重要的一部分。

《圣经》有很多关于金钱的教义。为人传颂的有「贪财是万恶之根」(提摩太前书6:10)和「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这些教义不是关于金钱作为交易媒介,而是关于人类对金钱的取态以及金钱所代表的力量。然而,金钱作为交易媒介并非邪恶之源,金钱作为交易媒介是神的赐福。[32]

Some have argued that paper money which is not backed by gold is morally wrong. Exploring those arguments is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article and would not inform the main points of this article.

 

Jacques Ellul, Money and Power (Inter-varsity Press, Downers Grove, 1984), argues that society’s way of thinking about money, wealth and resources is contrary to Biblical teaching. Although Ellul highlights the evil arising out of  money, he is writing about wealth and material possessions, and not about currency as a medium of exchange.

中介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中介是将放款人的资源「再造」成借款人所需的资源的机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银行为几个储户及一个商业贷款借款人作配对。中介机构包括所有类型的银行,但也有其他几种重要的中介机构,如退休基金、人寿保险公司、共同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和证券化工具。即使是「去中介」的金融交易 - 例如,公司可以发行债券代替向银行举债来筹集资金 - 通常也会通过某种中介机构如投资银行。将储户存款整合并投放于贷款业务的任何金融工具,都在发挥着金融中介的功能。中介之所以能够运作,是因为神创造的人类合群而多様,能作代理人,能作出承诺,能成为谨慎的冒险者。

中介机构让人以两个主要方式履行神的管理任务。首先,中介机构发展借贷网络,投放自家资源来识别各方客户,并建立互信。你可能永远不会借钱给陌生人买屋,但你会把钱存入向陌生人放款的银行。你信任银行,因为知道银行有既定程序,确保放款过程稳妥,借方合适。其次,中介机构通过整合许多储户的资源,放大资源效益。你不够钱借给人买屋,但银行可以集中数以千万计储户的资金,大额贷款就水到渠成。

中介行公义的方法就是让平民家庭及小型企业获得资源。没有中介,平民家庭只能获得社交范围以内的资源,贫者只可能愈贫。有了中介,贫困家庭可以借用资源,买屋、买车、升读大学或小本创业。同样道理,缺乏规模或声誉的小企业也不可能直接向投资者发行债券。中介就这样造就一个更公道的社会。

中介机构让借款人和储户互相照顾,正如先前所见,是爱的表现。比之向亲朋戚友求助,中介让借款人更轻易获得更便宜的所需资金。中介更可令储户以低风险赚取高回报的方式为未来储蓄,而无须将钱放在床垫下或只放贷给熟人。虽然储户和借款人素未谋面,这样分享资源却可以让他们相互关怀。

我们真能通过中介向人显示慈爱吗?

回到目录

如果金融财经是一种关怀爱护的手段,通过中介进行融资就带出一个问题:我们可否爱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吗?

我们确实可以对陌生人显示慈爱。社会上一些为人熟悉的机构,让人跨越时空,彼此关心。随便举几个例子,乐施会、世界宣明会及红十字会等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及善长仁翁,尽管并不真正认识所爱的人,他们的表现却是出于对世界各地贫困人民的慈爱。事实上,即使是发展这些组织的工作,已经是人与人相亲相爱的表现。[33]

同样道理,这种想法比较少有,但储户存款入银行,让身份不明的借方取用这些资源一段时间,都可以是对借方爱的表现。

然而,这暗示管理与慈爱之间可能有些关系紧张。大型中介机构似乎应该有较好的管理,因为他们有机会向世界各地许多市场放贷。而小型地区中介机构拥有更多地区关系,对客户了解更多,因此更容易实现慈爱。大型国家银行可以有最好的管理,小型地区银行却可以有更亲切的关爱。我们的神学呼吁银行及客户作出抉择时,要考虑银行规模而作取舍。如果银行选择做大生意,应该目标明确,发挥地理及规模管理的优势。如果银行选择保持小规模,则应该发挥一己之长,以关爱为明确使命。[34]

存款人决定光顾哪间银行时,应作同样取舍。

This is consistent with Catholic doctrine as outlined in Compendium of the Social Doctrine of the Church, (Pontific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Justice Justice and Peace,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 2004, Reprint April 2005), Paragraph 208.

 

David McIlroy, "Christian Finance?", Ethics in Brief, Vol. 16, No. 6, (Spring 2011), urges us to structure intermediaries in ways, perhaps smaller, which allow a stronger connection or "fellowship" between borrowers and as a way to better serve both parties.

工具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金融工具是为各有不同资源需要的人而设,是双方或多方之间的承诺,让各方审慎回避无从预计的风险。如上所述,神创造的人可以信守承诺,此一创造要素,再加上人类天生合群、各有所长、因时制宜、又敢于在动荡的世界冒险的事实,就衍生了金融工具。金融工具是中介「制造」的产品,以满足储款人和借款人的需求,并让人类履行神的创造命令,以特殊的方式表现公义、慈爱。

金融工具能成就良好的管理,因为可以因应具体管理个案的风险、回报和时间情况来设计。因此,借款公司如果有一个成败难料的项目(即是风险),就要小心计算风险,制作金融工具来协助储户和借款人,就究竟如何摊分所需资源达成协议,很可能是股权之类的工具。

金融工具也造就更公正的社会。工具可以为配合社会上最有需要的人特别设计。小型企业贷款为有志服务社会的企业家提供了无数机会。学生贷款则是为家境清贫的年轻人提供良好升学机会的工具。用于小额贷款的特制工具也可伸张正义。低首期及有政府担保的专门住屋贷款令无数低收入家庭享受自置居所的好处。金融工具是社会上富裕的人向贫困的人行公义的一种方法。[35]

按揭贷款是金融工具令人间有爱的左证。储户帮助借款人及其家人获得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反过来,借款人也在帮助储户积谷防饥,日后老有所养。通过创造意念,神预计人类会开发金融工具,让人以既有意义又有利益的方式彼此相爱。当然,借款人和储户素昧平生,但知道对方确实存在,因此可以彼此相爱。

We consider the topics of charging interest to the poor and of charity to the poor later in this article.

价格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金融市场价格是按照金融工具的预期收益率而定,债务工具就引用这种收益率为利率。[36]

究竟借款人和储户为什么会同意支付或收取某个回报或利息?那是否神创造意念的一部分?我们认为是,论据如下:

首先从借款人的角度考虑。在理想情况下,借款人有意,也有能力支付利息,因为可以利用借来的资源,日后生产更多资源。这些丰盛机遇由神创造,包括安身立命的住屋、种植庄稼的种子、掌握技能的教育、兴建道路、生产货物所需的机器厂房。时间周期和生产机遇都是神创造旨意的一部分,是利率重要基础的一半。

至于基础的另一半,可从贷款人的角度考虑。基于两个原因,贷款人愿意暂时放弃使用一些资源。目前,他或她资源充裕。但日后某个阶段可能又需要额外资源,例如退休。让借款人取用资源一段时间然后归还合乎常理。要暂时放弃管控资源,贷款人会要求补偿,补偿额至少相当于资源的其他合理用途。贷款人当前消费意欲的消减,以及对日后生活的憧憬,完全是神创造的人类寿命有限而须因时制宜的结果。

因此,神创造的生产机会和人类消费需求,以及上述八大财经基础,构成利率的基础。利率并非人类的歪念,而是直接来自神创造意念的制度。而且,定价合适的利率可令借贷双方受惠,是自愿互惠交易的结果。

利率是管理的关键部分。这种价格机制令资源分配决策清晰。如果需要支付利息,借款必须有助提升生产力,才会有借款的诱因。利息鼓励你量入为出,阻止你为挥霍而借贷,因为日后要还的钱一定比你今天消费的多。利率机制鼓励长远的谨慎理财。然而,千万不可假设这机制会令人自动获得神创造命令的「眷顾」。并非每个赚钱的项目都会带来创造的关怀。财务从业人员需要深思熟虑,在利率范围内操作,以照顾神的创造。

利率促进并激发公正的资源重新分配。利率为那些资源匮乏的社会人士提供了一个获得资源的途径,只需同意给予贷款人合理补偿,就可暂时取用资源。利率容许人在你情我愿,又互利互惠的情况下分享资源。利率令金融交易双方得益。没有利率(即零利率),金融活动将是贷方给借方的馈赠。没有利率,借款人会试图免费获得贷款人的资源。这看起来活像乞讨,也许不是行公义的最好方法。然而,神杰出的创造里早已安排了一个行公义的方法,让人持续不懈进行自愿的互利活动,其中之一就是我们所说的利率。

For brevity, we will use the term "interest rate" in this article to denote the more general concept that two parties to a financial instrument anticipate a rate of return for sharing resources over time.

市场交易是真爱吗?

回到目录

价格的问题,带出两个关于金融的问题,金融是否爱的一种方式?首先,爱能以市价交易关系表达吗?换句话说,如果借贷双方都想从中得利,那一方是出于真爱呢?其次,既然大多数金融交易都是公平交易,可以在双方毫无关系的情况下爱人吗?

按价出售商品给别人是爱吗?让我们回顾一下爱的观念,爱的目的本身是致力令别人丰盛,尊人为人。答案是肯定的。按价为别人提供商品及服务,就能一直令别人生活丰盛。农民提供有益食品,可以帮助消费者健康成长,即使消费者要付款购买。好老师要收取薪酬,不可因此觉得老师唯利是图。现代经济中大部分工作是有偿工作,工作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是按价出售的。如果按价收费否定爱的可能性,那么几乎没有任何工作可以表现爱。

为什么市价融资似乎不太能表现爱?也许是因为金钱不像教学或农产品,似乎是一种无分好坏的东西。农民通过销售优质产品表现爱。贷款人能通过借出一大笔钱来表现爱吗?令人惊讶的是,答案是肯定的。当然,这笔钱本身并不比任何其他钱优或劣。但是,贷款的环境、情况和条款都是借贷双方互相照顾的机会。贷款期限、偿还规定、抵押要求、违约处罚、保险、对抗通胀措施及无数其他条款都可以令贷款更切合借贷双方发展的需要。收入核实、资产评估、尽职调查、贷款文件清晰易明、信息中肯、以及其他与发放贷款相关的因素,都可以表现出关怀与尊重。银行地点、贷款人员、利率比较、小区参与、广告及其他因素可以有助接触弱势社群。信贷咨询、诚恳讨论收益的用途 - 用于消费或投资生产力、产品教育及其他因素 - 可以帮人避免泥足深陷的借贷,都是爱的表现。至于股权交易,开放的市场、准确的财务报告、掌握内幕消息的人的诚信,都是对投资者的关心和尊重。尽管每位放款人的钱本身都一样,爱 - 即关心和尊重 - 可以差别很大。

例如,按揭贷款人可以帮助低收入家庭买屋代替租房。如果房屋、利率、贷款期限、收入核实,以及所有其他因素处理得宜,家庭开始建立产权,对家庭有莫大裨益。贷款还使贷款各方受益,通常是银行储户或退休基金。同样道理,投资银行为企业家首次公开招股(IPO),筹集资金发展业务,对企业家、日后客户、员工、供货商、小区以至购买股票的股东,带来了一种爱。这一切都是市价交易,对借贷双方都是爱的力量所致。

最后,爱可通过信守并履行交易中的承诺表现出来。当然,大部分是法律所要求的,但我们在这里主张,市场交易中表现的爱,超越法律行事,即使不必,不需,甚至日后不会有得益,都应该以对方最大利益为依归。这意味着目的本身就是致力令对方丰盛。而且,其他商品及服务的市场也经常如此行事 - 试想一下医疗保健 - 金融没有理由做不到。纵使不是所有市场交易,大多数交易都有这种爱的表现,许多人都这样做。

圣经是否禁止收取利息?

回到目录

另一个问题是,《圣经》是否禁止金融价格 - 尤其是利息。几百年来,基督徒一直在辩论圣经文本是否适用于金融, 圣经文本似乎禁止收取利息或抵押品,[37]

例如这篇文章:

你借给你弟兄的,或是钱财或是粮食,无论甚么可生利的物,都不可取利。

借给外邦人可以取利,只是借给你弟兄不可取利。这样,耶和华你神必在你所去得为业的地上和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申命记23:19-20)

要浏览此文和其他相关段落,请参阅「资产用于公益(申命记23:1-24:13)」,「放债及抵押(出埃及记 22:25-27)」,「安息年及禧年(利未记25)」,「义人不收借钱或借粮的利息(以西结书18.8a)」,「义人未曾亏负人,但将欠债之人的当头还给他(以西结书18:5,7)」。

在大多数情况下,基督徒断定现代社会本质上并不禁止利息,但贷款手法 - 包括利率及抵押 - 绝不能乘人之危或令人陷入财困。这就是我们这里所主张的,金融应该用作管理、关怀、尊重的手段。

For more on this see Paul Mills, "Interest in Interest: The Old Testament Ban on Interest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oday," Jubilee Center Publications Ltd., 1993; Eric Elder, "The Biblical Prohibition Against Charging Interest: Does It Apply to Us?",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9) 32-41; Brian E. Porter, "Charging Interest: Is it Biblical? A Respons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9) 43-46; or Liang,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Corporate Finance".

金融制度结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总结我们的神学,我们主张金融财经的目的是荣耀神,让人成为创造的管家,伸张正义、弘扬慈爱。我们的论据基于神创造金融财经的基础,然后人类如何在这些基础上建立四个具体制度。这些制度让人遵行神的创造管理任务,以及神公义和慈爱的使命。下面几个例子说明基督的救赎,如何在这个框架内让人充当管家,伸张正义,弘扬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