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介

文章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中介是将放款人的资源「再造」成借款人所需的资源的机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银行为几个储户及一个商业贷款借款人作配对。中介机构包括所有类型的银行,但也有其他几种重要的中介机构,如退休基金、人寿保险公司、共同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对冲基金和证券化工具。即使是「去中介」的金融交易 - 例如,公司可以发行债券代替向银行举债来筹集资金 - 通常也会通过某种中介机构如投资银行。将储户存款整合并投放于贷款业务的任何金融工具,都在发挥着金融中介的功能。中介之所以能够运作,是因为神创造的人类合群而多様,能作代理人,能作出承诺,能成为谨慎的冒险者。

中介机构让人以两个主要方式履行神的管理任务。首先,中介机构发展借贷网络,投放自家资源来识别各方客户,并建立互信。你可能永远不会借钱给陌生人买屋,但你会把钱存入向陌生人放款的银行。你信任银行,因为知道银行有既定程序,确保放款过程稳妥,借方合适。其次,中介机构通过整合许多储户的资源,放大资源效益。你不够钱借给人买屋,但银行可以集中数以千万计储户的资金,大额贷款就水到渠成。

中介行公义的方法就是让平民家庭及小型企业获得资源。没有中介,平民家庭只能获得社交范围以内的资源,贫者只可能愈贫。有了中介,贫困家庭可以借用资源,买屋、买车、升读大学或小本创业。同样道理,缺乏规模或声誉的小企业也不可能直接向投资者发行债券。中介就这样造就一个更公道的社会。

中介机构让借款人和储户互相照顾,正如先前所见,是爱的表现。比之向亲朋戚友求助,中介让借款人更轻易获得更便宜的所需资金。中介更可令储户以低风险赚取高回报的方式为未来储蓄,而无须将钱放在床垫下或只放贷给熟人。虽然储户和借款人素未谋面,这样分享资源却可以让他们相互关怀。

我们真能通过中介向人显示慈爱吗?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如果金融财经是一种关怀爱护的手段,通过中介进行融资就带出一个问题:我们可否爱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吗?

我们确实可以对陌生人显示慈爱。社会上一些为人熟悉的机构,让人跨越时空,彼此关心。随便举几个例子,乐施会、世界宣明会及红十字会等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及善长仁翁,尽管并不真正认识所爱的人,他们的表现却是出于对世界各地贫困人民的慈爱。事实上,即使是发展这些组织的工作,已经是人与人相亲相爱的表现。[33]

同样道理,这种想法比较少有,但储户存款入银行,让身份不明的借方取用这些资源一段时间,都可以是对借方爱的表现。

然而,这暗示管理与慈爱之间可能有些关系紧张。大型中介机构似乎应该有较好的管理,因为他们有机会向世界各地许多市场放贷。而小型地区中介机构拥有更多地区关系,对客户了解更多,因此更容易实现慈爱。大型国家银行可以有最好的管理,小型地区银行却可以有更亲切的关爱。我们的神学呼吁银行及客户作出抉择时,要考虑银行规模而作取舍。如果银行选择做大生意,应该目标明确,发挥地理及规模管理的优势。如果银行选择保持小规模,则应该发挥一己之长,以关爱为明确使命。[34]

存款人决定光顾哪间银行时,应作同样取舍。

This is consistent with Catholic doctrine as outlined in Compendium of the Social Doctrine of the Church, (Pontific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Justice Justice and Peace, Libreria Editrice Vaticana, 2004, Reprint April 2005), Paragraph 208.

 

David McIlroy, "Christian Finance?", Ethics in Brief, Vol. 16, No. 6, (Spring 2011), urges us to structure intermediaries in ways, perhaps smaller, which allow a stronger connection or "fellowship" between borrowers and as a way to better serve both par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