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金融

文章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金融参与神救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神施恩献出爱子,我们才得以与神复和,让祂所创造的完全免于受罪的影响。神的救赎恩典,通过金融机构的人经营,可以赎回金融的能力,荣耀神,促进良好管理,并向人彰显爱和公义。在这里重温这些术语的含义可能有用。管理是遵行神的吩咐,把衪的创造,由花园扩建为城市一样,记住资源终归神。公义是基于个人权利予以尊重,因为神爱世人。爱就是关心别人,以别人的福祉为己任。让我们就着这个框架,思考一些现行的救赎金融的简单示例。

在银行工作

回到目录

银行从业员处身金融服务的前线。作为救赎手段的第一步,他们要弄清楚自己在金融中介机构的特殊职能,可以如何以爱和公义服侍储户或借款人,然后集中精力把这种爱和公义发展成为一己之长。

例如,银行贷款决议部门的成员可以主张关注借款人的特定处境。美国按揭贷款危机中「机械式批核」掀起的风波显示,太多借款人感到财务关系方面已经不复存在,亦没有人关心他们的需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银行从业员应该反对一切因断供而终止赎回权的政策,然而,事件确实表明需要关注个别陷入困境的借款人。

银行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员可以特别关注求职者对爱和正义的热忱,作为考虑招聘因素。如果金融从业员未能渐渐弄清楚如何用工作向储户和借款人推广爱和公义,或者不能令机构朝这方向改变,也许他们不适合这个机构。

财务专业人士要注意自己对于两个圣经的金融财经基础作业手法。首先,金融专业人员通常充当客户的代理人或管理人,这就有义务将客户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其次,金融专业人员经常洽谈并签订合同,或者作出承诺,因此也有义务仔细评估其机构履行协议的能力及意愿。管理与信守承诺是金融财经的神圣基础,因此金融专业人士必须在神面前行事。

作出贷款决定

回到目录

金融神学可以给我们怎样的信息,去决定是否向特定客户提供贷款,以及利率为何?这里突显了几个圣经的金融财经基础。第一,银行家并非无所不知,因此需要努力去了解有意借款人的处境及需要。更有必要帮助借款人评估贷款是否真正对他们有利,以及如何令收益用得其所。

第二,没有一方可以预知未来,因此双方设想未来时都应该谨慎保守,讨论贷款过程中会出现什么问题,以及如何克服困难,才是明智之举。

第三,银行家可以引导贷款人以公义和爱心向借款人放款。借款人可以从容偿还的贷款,就是公正仁爱的贷款。不先以低息诱人然后加息的贷款,应该是公正仁爱的贷款。相反,如果贷款会令将来累积更多债务- 通常是信用卡 - 就不是表现爱和公义的好方法。

利率有必要随贷款风险而改变,正如借款人需要分担贷款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但是,如果利率太高,以至影响借款人的福祉,就有违圣经财务管理的目的。当市场利率因借款人信用状况而变得高不可攀时,圣经原则暗示了若干行动方针。首先,以补贴利率提供贷款。其次,帮助借款人寻求善用高息贷款的方法。第三,协助买家向政府或慈善机构寻求资源,而非举债。第四,帮助借款人找出无须举债度日的方法。也许最合圣经原则的贷款办法,就是由非谋利组织向穷人发放零利率贷款,加上财务及营生辅导。[46]

其中有些解决方案不属于我们所界定的金融领域,但那些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可能是唯一能够为穷人在金融迷宫里导航。这可能带出一个契机,让金融工作人员超越工作要求 - 以及工时范围 - 表现爱和公义。向穷人贷款困难重重,亦几乎可以肯定为什么圣经对此作专题讨论。[47]

McIlroy, "Christian Finance?", refers to this as the "virtue of generosity" and calls for interest free loans and other support for the poor.

Microfinance is an example of loans at high interest rates to the poor extended in a loving supportive community.  Although this model seems to work in certain cultures, it is hard to argue that charging a high interest rate to the poor is a Biblical model.

在对冲基金工作

回到目录

对冲基金是一种共同基金,投资于个人储户通常无法接触的专门金融工具。对冲基金往往监管宽松,杠杆率高,而且可以投资于种类繁多的金融工具,收取的管理费比一般共同基金高。对冲基金近来一直出现在新闻中,皆因一些对冲基金经理赚取了巨额管理费,又有一些被指牵涉内幕交易。当股价大幅下挫时,对冲基金往往备受指责。

大家可诉诸我们的金融框架去理解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可以为储户提供较高回报,多一点风险,却少一点受制于经济周期,是爱的表现。许多对冲基金投资于衍生工具,因此,为衍生工具合约的借方及投资者提供了减低风险的机会。对冲基金这样就可以向那些期待降低风险的公司表现出爱。对冲基金可以被视为证券市场的批发商,业务在于买入供过于求的产品,卖出求过于供的产品,从中图利,同时保持市场畅顺运作。对冲基金令证券价格反映更准确的内在价值,也可算是一种社会服务。

任何一只对冲基金的投资都很复杂,很难准确说明爱和公义从何而来。如果所有仓位都是自愿的市价交易,可以假设各方都期望从中得益。但是,复杂操作可能掩饰着隐藏补贴、权力不对等、信息不对称、避税或其他违反圣经金融财经基础的行事。有些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特别,可以很清楚表现出对储户和借款人的爱,然而其他对冲基金未必做得到。无论是对冲基金还是任何投资,金融专业人士及投资者努力做好研究会大有好处,要弄清楚对冲基金是否有良好管理、表现出爱和公义,抑或对冲基金经理唯利是图,不惜牺牲各方利益。

借款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大家看得出,借钱可以表现神创造的管理、爱和公义。借钱可以让人得以善用资源,使借贷双方都得益。

适可而止的债务

回到目录

圣经原则可否帮大家决定借钱的数目或时机?有些圣经财经基础可以。首先,我们生活在神的世界当中,受到时间约束,社会周而复始,生命周期各异。借钱投资于成长业务或者基础设施,可为客户或大众服务。借有时,还有时,各人不尽相同。例如,经济衰退期间坐拥丰厚资源的人与其囤积现金,不如用钱投资,可以带来公义和爱。就个人周期而言,年轻人通常受惠于长者的储蓄和贷款。

其次,借钱的目的是获得资源去创造未来资源,用以还款。借钱求学,扩充业务,减省住屋成本,都可以荣耀神。靠借贷度日,以支撑挥霍,则不能荣耀神,正如上面所讨论过的「用不得其所的收益」。《圣经》教义反对一切贪婪,其中包括借贷无道(路加福音12:14)。

第三,借款人理所当然应该肯定自己能够履行偿还债务的承诺 - 或者至少令贷款人了解并同意未能还款的风险 - 作为一种爱的行为。这排除了虚假或误导性质的贷款申请或个人保荐。例如,你今天借钱是因为预计明天失业,这对贷款人不太可能表现爱。在没有明确还款计划的情况下,以信用卡肆意消费也不是爱的行为。

第四,应审慎考虑面临的风险,借款金额要适中。如果习以为常用尽信贷限额,不留缓冲以备不时之需,对自己对贷款人,怎可能是爱?

尽管上述主要是个人例子,《圣经》中关于财经的原则适用于个人、机构和政府财政决策。一般来说,这些原则倡议在大多数情况下,应保持适中债务水平,而个人、公司及政府财务,则应多用净值资产。尤其是神的意念,是以借款创造一种长期共同关系,使借贷双方受惠,如果借款人还记得神的意念,就不会承担那么沉重的债务。负债不是我们唯一的关注,通过借贷令别人蒙福才是重点。

以抵押换贷款

回到目录

我们在「破产、债务宽免及贷款修改」一文中探讨了圣经中关于抵押品的一些段落。以房屋作为贷款抵押并不违反圣经的教义,这是主流基督教观点,此观点与神为社会创造金融的原意没有抵触。然而,按照箴言22:26-27,及圣经教人冒险但要谨慎,贷款人似乎最低限度不应该接受房屋作为抵押,除非十分肯定借款人有能力偿还贷款。同样道理,根据圣经教义,屋主不该承诺以家作为抵押,除非十分肯定能够偿还贷款。这与许多发达国家目前的贷款手法形成鲜明对比,发达国家人民可以获得的贷款,远远超过其收入水平、安稳程度及偿还债务纪录。贷款人有抵押在手,一般倾向认为「如有需要,我可以终止其抵押品赎回权,所以毋须太认真顾及借款人的利害关系及还款能力」,借款人也多数认为「如果我未能还款,银行大可没收房屋,而我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任何一方有这样的想法都不符合圣经的教导,也不符合神对金融作为一种正义和爱的形式所扮演的角色。

破产、债务免除和贷款修改

回到目录

金融财经的创造基础包括人类天生喜欢聚居交往,知世事难料,却勇于冒险。这难免引起呆坏帐的情况。因此,无力还款不一定是罪过。当然,贷款违约很可能由于借方轻率鲁莽、贷方敷衍塞责、有人向贷方隐瞒或掩藏借方的收入、或作虚假陈述、又或贷款条件未能帮借款人谋求福祉。然而,突如其来的打击也可以令一笔好帐变坏,例如,借款人失去工作,意想不到的医疗开支,或遭逢天灾蒙受损失。

此情此境,放款人的确有义务宽免债务或修改偿还条款。在《圣经》中,如果借款人需要抵押品来保守健康或维持生计,宽限的方法就是让借款人保留抵押品。

你即或拿邻舍的衣服作当头,必在日落以先归还他,因他只有这一件当盖头,是他盖身的衣服,(若是没有,)他拿甚么睡觉呢,他哀求我,我就应允,因为我是有恩惠的。(出埃及记 22:26-27)

不可拿人的(全)盘磨石或是上磨石作当头,因为这是拿(人的)命作当头。(申命记 24:6)

你借给邻舍,不拘是甚么,不可进他家拿他的当头。要站在外面,等那向你借贷的人把当头拿出来,交给你。他若是穷人,你不可留他的当头过夜。日落的时候,总要把当头还他,使他用那件衣服盖着睡觉,他就为你祝福。这在耶和华你神面前,就是你的义了。(申命记 24:10-13)

邻舍的斗篷在日落前必须归还,因为邻舍夜间需要斗篷来保暖。磨石不能拿走,因为这将剥夺磨坊主的生计。即使是有效的抵押品也不能强行没收,例如进入借款人的房屋。所有这些保障旨在避免令窘苦的借款人雪上加霜,虽然受损的不仅是贷款人的预期利润,实际上还造成资本流失。贷款人也就分担了借款人的窘局。这就是因时制宜的关系,是金融财经的固有本质。

这些保障都体现于现代经济的破产法,就是破产、审查、接管、管理或扣押。这些法律通常禁止贷款人没收违约借款人的生活及工作必需品,代替还款。现代法律虽然允许执法人员进入借款人家中没收家当,却禁止放款人这样做。法律还防止借款人因违约而身陷囹圄,这做法几个世纪前很常见,只是这样做适得其反,也违反人道。也许现代破产法的发展标志着姗姗来迟却早应落实的圣经原则。

然而借款人应该尽其所能偿还债务。切温(Chewning)主张根据神的永恒不变及箴言6:1-5,如果未能偿还债务,应该放下身段,恳求贷款人通融,而非寻求破产法院保护,逃避贷款人。[48]

这要求也许有点过份,因为先前已经说过保护苦恼的借款人是神的律法,而非贷款人的怜悯。但切温(Chewning)的主张绝对正确,借款人第一步应该寻求贷款人的援助及意见。正如先前所见,贷款原意是在借贷双方之间建立长远关系。申请破产而不先与贷款人尝试达成协议,难以维持双方的关系。蒂姆斯特拉(Tiemstra)促请大家认真处理风险,而且借钱并非「毋须工作的简单赚钱方法:而是我们在神面前认真负责的表现」。[49]

金融财经就是要求认真看待公义和爱。借贷双方虽然谨慎,但当事情发展未如理想,彼此的道义和爱不应止息,反应加深。

 

Richard Chewning, "Hermeneutics and Biblical Ethics: An Illustration – God’s Immutability and Human Integrity",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2000) 49-68.

Tiemstra,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Culture of Risk".

储蓄者及贷款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贷款人及储户提供资源,有责任将资源投入公益,而非谋取私利。这种观点有时称为「社会责任投资」。我们会用股票投资为例,而不用银行存款或贷款来探索这个观点,尽管类似的原则也适用于各种投资。

一家公司发行股票是因为相信扩充业务比坐拥资源更有效益,而通过出售股票给投资者可带来额外资源。[50]

投资者让一间公司暂时使用资源,就是爱公司 - 终究包括其客户、供货商、工人以至小区,而公司则以股息或股票升值的形式向储户作适当的爱心回报。

投资者只应购买符合神金融财经宗旨的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充当神创造的好管家,通过销售产品及服务表达关怀爱护,以及在招聘手法和小区关系方面公正行事。这对于投资者来说实在有点强人所难,因为收集并分析成千上万家公司的信息费时失事。然而,投资者目前有几种选择,有些共同基金会有所筛选,把管理不善、无情无义的公司剔除。关于社会责任投资及圣经责任投资的著作很多,详细讨论已超出本文范围。[51]

然而,这种投资方法完全符合并切实遵行本文确立的框架。我们认为并没有任何圣经依据可以让人摆脱信仰去作股票投资决策。

As explained in "What Finance Is", we are using "borrower" to capture all those households, businesses and governments who have current use for resources and thus borrow those resources, to be returned at a later date.

For one example see Rob Moll, "Overturning the Money Tables", Christianity Today (July 1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