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财经的基础由神创造

文章 / 工作神学项目出品

神选择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造就金融财经。这并非说神创造了特定的金融财经体系,而是说神以特定的方式造人,以致金融财经可以在神的旨意裹发挥其作用。这个概念对我们的神学至关重要。如果金融财经的基础并非神创造,纯粹只是人类的发明,那就未必符合神造人的用意。然而,如果神确实创造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必定有其目的,而这个目的必然符合衪显示的意旨。我们会探索八大金融财经的基础,看看它们是否真的来自神的创造。[17]

 

Acknowledgment to Ernest P. Liang who identifies three of the eight foundations (risk aversion, time preference and information asymmetry), although he does not identify them as part of God’s created foundation of finance. Ernest P.   Liang, Modern Finance Through the Eye of Faith: Application of Financial Economics to the Scripture, Christian Business Academy Review, Volume 7, No1 (Spring 2012), 69-75.

我们受制于时间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一个有时间的世界,而人类时间有限。神造物,我们因此有日子、季节、世代和人生(创世记1,诗篇104)。[18]

此外,我们要有时间的意识,并且要为自己的时间负责(诗篇90:12,传道书3,箴言6:6-11,箴言 20:4)。卡纳(Kana)认为时间是神的资源,我们是时间的管家。[19]

金融财经关乎人类跨越不同时段分配资源。资金周转就要因时制宜,生产或运输只需要几天,季节业务需要几个月,农作物成长需要半年,开发以至推出新产品需要几年,兴建厂房或购买房屋或需要数十年,甚至穷大半生时间为退休储蓄。在人类的需求、机会和可用资源随时演变的世界中,财务就是配对资源与需求的主要手段。

See Paul Mills, "A Brief Theology of Time – Part 2: Resisting the Tyranny of Time," Cambridge Papers, Vol 11 No 4, December 2002 for a summary of the Biblical account of time.

Jonathan Kana, "Time: A Non-Renewable Resource," Perspectives, Volume 25, Number 10 (December 2010).

合群的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人类天生合群,活在社群,爱与他人聚会。正如神所说,「那人独居不好」(创世记2:18)。此外,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创世记1:26-27; 哥林多后书 3:8),而三位一体是完美的共同体,是人类社群的典范 (加拉太书 4:1-7)。作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资源共享,金融财经本质上是一种社交活动。神创造合群的人,造就交换资源的基础,而金融财经就是其中一种关键形式。

各种各样的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造人,各有不同的技能、需求和希望。我们可在《圣经》中看到神的创造,赋予人们各种技能合建会幕(出埃及记35:30-36:5),并让囚在巴比伦的遗民回归,重建耶路撒冷(以斯拉记 7:6-7; 尼赫迈亚记 1, 2)。保罗强调,各人恩赐不同(哥林多前书12:12-31),而且各人生不同时,社会充满不同年龄、不同人生阶段的人。有些人年轻,衣食住行还要别人照顾;又有些人刚刚开始自立;另外一些人正值盛年,丰衣足食;还有一些人年老无依,需要别人供养,又或者早已积谷防饥,靠此为生。

各种各样的人是金融市场的基础,因为在任何特定时刻,有人资源充裕,也有人出于匮乏需要额外资源。例如,我们中间有些人想借钱来大展鸿图,或者兴建基础设施,以满足社会的需求。更有一些人在生命中某些时段手头充裕,能够向有需要的人放贷。

我们充当代理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创造的人,可以代人行事,充当管理人或代理人。主要例子就是神要求我们管理衪所创造的及衪的恩赐(彼得前书4:10)。我们也看到,神叫约瑟充当波提乏和法老的管家(创世记39:2-6:41:41-44)。耶稣谈及才干的比喻说明我们是衪的管家,要依其旨意行事,并为行事负责(马太福音25:14-30)。

金融倚赖代人行事的代理人或管理人。行政主管是公司股东的代理人。共同基金经理代表投资者决定投资哪些股票或债券。律师运用专业知识,为客户在金融交易中的利益服务。金融文献中就有一整个分支,专门帮人好好了解金融领域里的许多代理关系。金融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神创造了有能力代他人行事的人。

我们作出承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是一个守承诺、重盟约的神。圣经故事就是神信守承诺的故事。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因此圣经有着人类互相许下承诺的叙述。例如,路得的故事取决于不同国家的人之间的承诺(路得记1:16-18)。保罗在加拉太书3:15提到人的文约。神创造的人,能够相互许下承诺,信守承诺。

每一种金融工具都是双方或多方之间的承诺,如果承诺不是神创造的一部分,就不可能成事。按揭贷款是每月支付一定数额的承诺。一股股票是未来分发一份股息的承诺,也带有选出董事会成员的权利。在现代金融领域,有些承诺往往变得相当复杂又仔细,因此白纸黑字的契约十分普遍。然而,这些书面合同只是反映了神赋予我们信守承诺的能力,这种能力对金融极其重要,以至圣经劝诫我们不要在财务上作出过度承诺(箴言22:26-27)。

我们并非全知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人类并不掌握一切知识,个人认知也只是沧海一粟。神造人,心智各异,每人吸收、处理及记忆事物的方式各有不同。人类的成就,有赖大家利用个人知识,寻求共同利益,而非各自学习成功所需的一切。

知识局限及信息失衡须由金融市场调解。这意味着进行借贷时,借方比贷方更清楚自己的偿还能力。也意味着买卖股票时,卖方可能有一些不为买方所知的消息。这种失衡会打击大家参与金融市场的意欲,也会冲击金融价格。金融建基于两项义务之上,这两项义务可将信息失衡造成的障碍化为机会。首先,我们利用承诺向不知就里的各方保证,发放的信息真实无讹。我甘冒失去房子的惩罚,承诺偿还抵押贷款,即使你无从考虑我的未来收入,仍有信心把钱存入承做按揭的银行。第二,金融交易中不容许伪造信息,如果投资文件告诉我,类似您的产品拥有价值30亿美元的市场,这信息必须真确。因此,即使个人不能肯定信息准确,我们仍可放心利用别人提供的信息。

我们为未知的未来创造资源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风险,因为我们不知道将来的事(传道书8:7)。但是神创造的人,有能力改变未来,尤其是有能力创新,取得未来成果。米勒(Miller)概述了三个风险概念,第三个概念是「机会创造」,其中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使未来变幻无定,因为我们会 - 或者不会 - 带来崭新事物。[20]

意见相若的布坎南(Buchanan)和范伯格(Vanberg)(1991年)认为,大家最好把市场理解为一个创造过程,而不是一个发现过程或分配过程。[21]

神设计的未来不是决定性的,而是受着人类抉择影响的一个开展过程。

这种风险对财务决策有着深远的影响。[22]

大多数金融工具及其定价反映了这种未知数。未知数令贷款被拒,或定价较高,以抵偿违约的风险。未知数令股票价格波动。也因此规定债务合约要有报告及抵押。金融市场因未知数变得异常复杂,但通过妥善管理并重新分配风险,金融对社会可以有莫大好处。

Kent D. Miller, "Risk and Rationality in Entrepreneurial Process", Strategic Entrepreneurship Journal, Volume 1 (2007), 57-74.

 

James M. Buchanan and Viktor J. Vanberg, "The Market as a Creative Process", Economics and Philosophy 7 (1991), 167-186.

 

See Edmund Phelps, "Uncertainty bedevils the best system", Financial Times: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 (May 12, 2009) 46-47.

我们可以冒险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神创造了能够冒险的人,并以圣经为冒险作后盾(创世记 1:28-30;2:15; 马太福音25:14-30;路加福音19:11-27;约翰福音12:24)。神以自己冒险进取的形象造人,「大胆完成了独特的创造,放胆让自由的人来统治」。[23]

我们为神创造,所以感受到风险,但也知道神必有预备。[24]

然而,我们也得到许多圣经的教导,冒险也要谨慎。[25]

格雷格森(Gregersen)将风险界定为自然事件和社会事件的总和,以及这些事件对个人的意义。[26]

格雷格森(Gregersen)引用卢曼(Luhmann)的话说,信任就是表示愿意冒险的立场,在信任与风险之间创造一个良性循环。格雷格森(Gregersen)认为《圣经》宣扬「世界既然由仁慈的神创造,就令人甘愿冒险,博取长期回报。」[27]

人类对风险的取态对金融至关重要。人们愿意冒险,但不想太多风险,风险多少因人而异,也会随着环境改变。这种愿意冒险而又能可免则免的能力,是神创造的部分意念。神以其睿智造人,让人与生俱来就有能力权衡风险和回报,而这能力就反映在金融价格中。这种意识令我们认识到理解风险和管理风险,与神的创造意念如出一辙。

Samuel Gregg and Gordon Preece, "Christianity and Entrepreneurship: Protestant and Catholic Thoughts", The 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1999, 10.

See Philippians 4:11-13 and Howard Vanderwell, "Contentment in Uncertainty", Calvin Theological Seminary Forum, (Fall 2009), 12-13.

See for example Proverbs 11:15; 22:26, 27; John M. Boersema, "Examining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Finance", Chapter 8 in Edward J. Trunfio Ed., Christianity and Business: A Collection of Essays on Pedagogy and Practice (Christian Business Faculty Association, Wenham, MA, 1991); Robert Brooks, "Financial Risk: an Alternative Biblical Perspectiv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Fall 1996), 16-24; Ernest P. Liang,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Biblical Perspectives on Corporate Finance", The Journal of Biblical Integration in Business, Volume 12, (2010), 48-61; and  John P. Tiemstra,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Culture of Risk", Perspectives, Volume 24, Number 5 (May 2009), 6-10.

Niels Henrik Gregersen, "Risk and Religion: Toward a Theology of Risk Taking", Zygon, Volume 38, Number 2 (June 2003), 355-376.

Gregersen, 368.

神创造金融财经基础的结论

回到目录 回到目录

创造这八方面 - 特别是人类的创造 - 构成了金融财经的基础。如果没有财务安排去弥补贫富差距,人们就不会投入闲置资源,追求增长,促进生产,社会也不会分享资源,以求互利。换句话说,财务管理把人类生活转变成为荣耀神的机会,成为创造的管家的机会,本着公义仁爱来彼此关怀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