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在职场中劳苦挣扎的信徒(上) (下)

文章 / 合作夥伴

写给在职场中劳苦挣扎的信徒

作者: 高可欣

 

几年前网上流传一首有关工作的自创歌曲,名为「边个发明了返工」(谁发明上班的)。歌词内容带着讽刺之余也其实道出了现实社会中的「打工仔」之苦,叹息究竟每日营营役役为了什么。我从事教学工作十年,今年学期中段当老师们都在垂死挣扎赶课程以及挨过「卷山苦海」之际,有一天疲累的我听到有同事大声慨叹说:「究竟系边个发明返工架」(究竟是谁发明上班的),搅到我辛苦到想死呀!」

我背着他走过时听到有其他老师苦笑共鸣,更有人立即唱了两句「边一个发明了返工?我要给渠(他)『米田共』(即是「粪」)! 」不过当下我没有出声回应同事,因为其实我心中有答案啊!老实说,我辛苦时也有埋怨过,而答案更是在中神读职场神学课中得知的呢 — 就是上帝最先「发明」了工作的啦!年轻时我也曾以为亚当不用做,只「叹世界」(懂得享受)。但想清楚,由创世被造开始亚当已有工作的了,他要为动物命名,也要看守管理伊甸园。工作本是上帝的祝福和礼物,只是始祖犯罪后地受了咒诅(创3:17「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创3:19「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人要辛苦才得饭吃。究竟神对祂在的儿女在职场工作中有何心意呢?当信徒每天为工作营营役役得心生毒素,可以有何出路呢?

事实上绝对不是每位信徒都能找到一份有意义既又享受其中的工作。如果你的职场等同于禾场能领人归主结果子累累,又或者是你清晰回应召命之处,并且同时能使你的恩赐才干得以发挥、被建立和肯定,兼且个人生命有所成长,那真的是一份极大的礼物和福气!是真的有听过这些美丽见证的,但是,叫我心着紧也正是这篇文章想要思考的是:环看身边许多忠心爱主的信徒,每天辛苦工作得差点要「赔上生命」(太16:26)。对他们而言,如何可以实际地谈工作, 让人确信工作是上帝的祝福,并且让众肢体明白和体会到信仰中的「职场召命」呢?

「一份从神而来的工作,应该会有着从神而来的召命。」[1] 如果「出于神/ 神所赐」的工作都蕴藏着召命这份礼物,那难题是:如何定义一份工作是否出于神呢?是否每份工都真的有神圣的「召命」在其中,以致每位信徒都能找到并回应「职场召命」?

 

[1] Ben Witherington, Work: A Kingdom Perspective on Labor (Grand Rapids: William B. Eerdmans, 2011), 27.

 

 

写给在职场中劳苦挣扎的信徒

现代人被工作、休闲所奴役

现代社会虽然崇尚休闲,但仍然有不少人被工作所劳役,失去休闲。社会上下各个阶层皆不能幸免,其中有工作狂、被动工作狂、基层人士。

1. 工作狂的人以工作的成就和果效来肯定自我,他们为了自我实现而过度疯狂地工作。他们是被自我(ego)的欲望所奴役,甘愿失去了休闲。

2. 因为资讯科技发达,打破了时空的区隔,令人可以24/7随时候命,工作时间和空间变得模糊。除了日间在办公室的工作,他们连晚上或假日都要家中或任何地点处理工作事务。他们跟工作狂一样,失去了休闲,不同的是无奈地失去。

3. 基层人士工作只能为糊口,加上工资不高,又会受雇主无理取巧的剥削。他们一点议价能力都没有,只能埋头苦干。何来时间休闲?

 

    除了工作外,现代人也被休闲奴役,正如笔者前面所描述的。工作苦闷令人追求休闲快乐;但他们的休闲活动着重物质的享受多于身心灵的调适。商家也看准时机推出和促销各式各样的休闲用品和玩意,刺激人们的购买欲。休闲活动变成商品,现代人要追求休闲就得付钱,要有钱就得拼命工作,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他们其实是被物质主义、消费主义所奴役,使他们误用了休闲。

    过度的工作和消闲娱乐扭曲了神创造的原来节奏,继而也扭曲人对自己、对世界、对神的认知。 [1] 神创造世界,世界是神给人的恩赐,并不任由我们人来肆意掌控,而是我们要按祂的心意善用。因此,神法定安息日为圣日,并命令人去遵守,目的就是要将人从奴役中释放出来,并在当中借着敬拜神,与祂相交,建立紧密相连的关系,从而经历祂对我们生命的更新和模造。

 

安息日的目的和意义

古犹太传统的工作和休闲观比外邦人更严谨,因为他们强调神在国家民族和个人生活的主权。无论工作和休闲都要按神的规范来进行;而神所命定的安息日就成为他们主要的敬拜和休闲日子。 [2] 寻求安息日的意义帮助我们信徒反思如何合宜地运用休闲时间,达至真正的休闲。

历来对圣经记载的安息日之目的和意义有不同诠释,大致可以归纳为六种。

1. 我们这些按神形象被造的人,理应顺从神的吩咐,效法祂,放下日常工作而安息(出二十8~11)。 [3]

2. 借守安息日,叫人记念神从混乱变成秩序的创造过程,并且享受这个创造的完成和完满(创一31至二3)。 [4]

3. 借守安息日,记念神把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拯救出来的事(申五15)。 [5]

4. 安息日是必需的,因为基于神创造的自然作息规律。人必须按这个规律有序地生活;除了工作,人也必需要休息。 [6]

5. 预尝天上永恒的安息;据犹太法典Midrash记载,守安息日就能预尝天堂的好处。 [7]

6. 安息日使人和其他受造物从奴役中得释放,正如神拯救为奴的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样,让受压的人可以安息舒畅(出二十三12,申五15)。 [8]「舒畅」有复原和更新的意思。 [9]

 

    梁家麟院长指出,圣经虽有安息日的教导,但在休闲娱乐方面没有什么具体说法。 [10] 笔者却认为第六种诠释说法最能表达安息日的意义,正好应对现代人错误的工作和休闲观。安息日的教导能使我们从工作的奴役、自我实现的欲望的奴役、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的奴役中得着释放,达到真正全人的休闲。

 

安息日的重点

神渴望我们人可以脱离一切的奴役,转为思念祂的美善,享受与祂的关系,好让我们的生命可以从祂得到丰盛。祂如此渴望,乃在乎祂对人类生命本身的关注。这就是安息日的其中一个重点。 [11] 新约主耶稣也曾说过:「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二27~28)。可见安息日是为人的好处而设立的,但我们也不可忽略谁是安息日的主。 [12]

人的自我欲望,驱使人自己代替神成为自己的主人;或容让物质主义、消费主义成为他们的假神、偶像,牢笼着他们的心。不过,只有神才是我们的神、才是安息日的主(可二28)。这就是安息日的另一个重点。 [13] 安息日的精义是尊神为大、为圣。安息日叫我们人降卑自己,将焦点从人自己转移到神身上,承认祂在我们生命上的主权;[14] 因而刻意停下手上的活动,在安静独处中亲近祂、思想祂的作为、察验祂的美善,让我们能够以感恩的心来敬拜祂,归荣耀给祂。这样,我们就可以从自我纷乱欲望(在工作和消费上)的奴役中得着释放,回归人性中的自由与和谐,生命重新以神为中心,连于祂,并按祂心意而生活,在祂里面享受生命真正的安息和丰盛。 [15]

由此看来,神才是我们生命最需要的。可是人始终是受造物,肉身有着其他的需要,主要是物质的需要,其中包括维持生命的基本需要;而我们的工作也都为了满足这些需要。我们不可能为了追求神而无视这些需要,但其中有些需要有时确实妨碍我们追求神。我们应如何抉择取舍呢?对此,沃弗(Miroslav Volf)在他的著作《在圣灵里工作》中,就人类的需要作了一点神学反思。他指出「人类的需求永远超越了他们实际之所是」是人类特有的现象。这现象称为「需求的动态性质」。人类的欲望和需求永无止境地交替上升;需求因而不断扩增,欲望却永不被满足。 [16] 那么,我们得如何合理地限制物质的需求呢?沃弗提出:「尝试帮助人们发现和培养其他的根本需求(非物质的)。」而「满足这些根本需求的多寡,决定我们在何种程度上得以有责任地享受物质产品…(与及)正当地扩展物质需求。」根本的需求客观上源自我们按神形象被造的本性,并因圣灵运行而主观意识到的。人类有四大根本需要,其中为首的是「与神相交」,透过圣灵使人在神面前经历丰盛的生命,得着满足,不致受物质所牵引。 [17] 沃弗在同书另一处篇幅提到,休闲的核心活动就是敬拜、与神相交。 [18] 人若要成为真正的自己,必须偶尔让自己的思绪从日常工作[19] 中抽离出来,去享受与神独处,敬拜神,并向祂感恩、祈祷。 [20] 沃弗的论述正吻合上文提到的安息日重点:以神为中心,并且从祂得着丰盛的生命。而沃弗更纠正我们的看法:不是我们先去自行调较我们的物质需求,[21] 然后就能对准神;而是我们若先以神为中心,并满足于祂,我们对物质的需求就自然地得到调节。主耶稣也同样教导人:「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

 

结语

多姿多彩的消闲活动并不能让人达至真正的休闲。唯有回归到神那里,亲近神、安静退省,才能帮助我们从个人自我和物质欲求的奴役中得释放自由,让我们可以连于神,从祂经历生命的丰盛,使我们享有心灵真正的安息。这才是休闲的真义。这是我们信徒应该和可以做的。我们也要尝试将安息日以神为中心、以神为满足的意义普及扩展到我们生活每一个层面,成为我们一种日常生活态度,好在我们所处的社群和文化中以身作则作榜样,先影响社区,继而影响城市国家,再而影响世界,让它得着更新和转化。

 

参考专文

1. Bass, Dorothy C. 2005.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 Interpretation 59, no. 1: 25- ATLA Religion Database with ATLASerials, EBSCOhost (accessed October 24, 2017).

2. Malesic, Jonathan. 2016. "Labor in Today’s Vineyard." America 215, no. 6: 20- Religion and Philosophy Collection, EBSCOhost (accessed October 24, 2017).

3. Schumacher, William W. 2015. "Faithful witness in work and rest." Concordia Journal 41, no. 2: 136- ATLA Religion Database with ATLASerials, EBSCOhost (accessed October 24, 2017).

4. 马志光。 2017。 〈工作丶休息和消闲之新平衡〉,MAC Channel职场神学选文。于2017-11-04撷取自http://www.macchannels.org/zh/article-list/article/ANC0908801, http://www.macchannels.org/zh/article-list/article/ANC0908802

5. 丘炳华。 2017。 〈工作-生命平衡反思〉,MAC Channel职场神学选文。于2017-11-04撷取自 http://www.macchannels.org/zh/article-list/article/ANC1115401, http://www.macchannels.org/zh/article-list/article/ANC1115402

[1] Dorothy C. Bass, 2005.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Interpretation 59, no. 1: 32. ATLA Religion Database with ATLASerials, EBSCOhost (accessed October 24, 2017).

[2] 张慕皑:〈工作与休闲〉,《工作与休闲》,页119。

[3] Dorothy C. Bass,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 29.

张志祥:〈从旧约「创造神学」看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页53。

苏远泰:〈精义与实践—禅宗的开悟与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页84。

[4] 陈文芳:〈旧约工作观〉,《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页24。

张志祥:〈从旧约「创造神学」看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55。

[5] Dorothy C. Bass, “Christian Formation in and for Sabbath Rest”, 29.

张志祥:〈从旧约「创造神学」看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56。

[6] 张慕皑:〈工作与休闲〉,《工作与休闲》,页112-4。

[7] 邝炳钊:〈从圣经看工作〉,《工作与休闲》﹝香港:光恩应用神学研究社,2012﹞,页20。

[8] 陈文芳〈旧约工作观〉,《工作遇上安息》,页27。

张志祥:〈从旧约「创造神学」看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57、60-1。

苏远泰〈精义与实践—禅宗的开悟与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84。

[9] 张慕皑:〈工作与休闲〉,《工作与休闲》,页113。

[10] 梁家麟:〈工作、休闲与基督信仰〉,《工作与休闲》,页198。

[11] 邵樟平:〈从福音书的安息日争论反思安息日的神学〉,《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页76。

[12] 苏远泰〈精义与实践—禅宗的开悟与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89。

[13] 邵樟平:〈从福音书的安息日争论反思安息日的神学〉,《工作遇上安息》,页76-77。

[14] 出十六11-30安息日没有吗哪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神要操练以色列人摆脱从控制中获取安全感的习性,转移信靠上帝的恩典。参赵崇明:〈当安息日遇上香港社会的麦当劳化〉,《工作遇上安息》,页126。

[15] 张慧玲:〈安息日与现代信徒的属灵操练〉,《工作遇上安息》﹝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页144-5。

苏远泰〈精义与实践—禅宗的开悟与安息日的意义〉,《工作遇上安息》,页98-99。

赵崇明:〈当安息日遇上香港社会的麦当劳化〉,《工作遇上安息》,页127、130。

[16] 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208-10。

[17] 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212-3。

[18] 沃弗也指出工作事奉神,也同时敬拜神。参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192。

[19] 沃弗的原文是「神的命令和该做的任务」,笔者根据上文认为是指工作。参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192。

[20] 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191-2。

[21] 人真的可以能够自我控制物质需求?根据沃弗对人类需求的分析,人类的需求只会因着先天上自我超越的本性所形成的无止境欲望而不断扩张。参沃弗:《在圣灵里工作》,页209。

参考书目

1. 沃弗(Volf, Miroslav),李望远译。 《在圣灵里工作》,初版。新北市:校园,2012。

2. 张慕皑、梁家麟、邝炳钊、鄞颖翘。 《工作与休闲》,初版。光恩应用神学丛书。香港:光恩应用神学研究社,2012。

3. 赵崇明、邵樟平合编。 《工作遇上安息》,初版。当代教会课题研讨。香港:香港神学院、基道出版社,2007。

4. 禤浩荣。 《创造神学:从神的创造看救恩真义及信徒生活》,初版。香港:天道书楼,1998。

 

关键字:职场挣扎、呼召、安息日、工作與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