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書與工作

聖經註釋 / 工作神學項目出品

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爲你們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們心裏運行,爲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b-13)

腓立比書概覽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工作需要努力。不管我們是做生意、開卡車、扶養小孩、寫文章、賣鞋子,或者是照顧行動不便之人或者年長者,我們工作時都需要付出個人勞力。如果我們早上不起牀、不出門幹活,我們的工作就不會有進展。是什麼讓我們每天早上起牀的?又是什麼讓我們可以撐過一整天?是什麼激勵我們、讓我們對工作忠心,甚至還要做得很好?

這些問題的答案包羅萬象。有人會說是經濟需求。「我起牀去工作,因爲我需要錢。」其它的答案可能和我們的興趣有關。「我工作,是因爲我熱愛我的工作。」還是有些答案可能不會這麼令人激動。「是什麼讓我起牀之後、撐過一整天?咖啡因啊!」

保羅寫給腓立比教會基督徒的信裏,提供這個問題一個不一樣的答案,幫助我們找到投入工作的力量。保羅說,我們的工作不是我們自己勞力的結果,而是神在我們裏面運行,賜給我們力量。我們一生所做的,包含工作,都是神在基督裏救贖工作的彰顯。不但如此。我們還藉着神在我們裏面的能力,找到我們工作的力量。基督來是爲了服事人(可10:35),而且神賜我們力量與基督同工、一起服事人。

多數學者都同意,使徒保羅是在公元后54到62年間,寫下我們所謂的腓立比書這封信。[6] 不過保羅是在什麼地方寫的,就沒有共識,但是我們知道應該是在某個他受監禁的地方(腓1:7)。[7] 顯然保羅寫這封私人書信是給在腓立比的教會——他之前在那裏建立的羣體(腓立比書1:5;使徒行傳16:11–40)。他寫這封信,是爲了加強和腓立比教會的關係,讓他們知道他的近況,謝謝他們支持他的服事,裝備他們面對信仰的挑戰,讓他們信仰的路上走得更穩固,並且,最重要的,要幫助他們活出信仰。

腓立比書用了工作 (ergon 及相關同義詞)一詞很多次(腓1:6; 2:12-13, 30; 4:3)。保羅以此來描述神拯救的作爲,還有人從神拯救之功涌流而出的工作。他並沒有直接談到屬世工作場合的相關議題,但是他所說的,在工作中有很重要的應用。

Gerald F. Hawthorne, Philippians, rev. and exp. by Ralph P. Martin, in vol. 43 of the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2004), xxvii–xxix, xxxix–l.

See Gerald F. Hawthorne, Ralph P. Martin, and Daniel G. Reid, eds., “4.3. Place and Date” of “Philippians, Letter to the,” in Dictionary of Paul and His Letters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3).

那在你們心裏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腓立比書 2:19-3:21)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在保羅開頭爲腓立比教會禱告的前提下(腓1:3-11),他分享了他對神在腓立比教會信徒中作爲的信念。「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裏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腓1:6)。保羅所說的「工夫」指的是在基督裏,使人得救重生的工作。保羅藉着向他們傳講福音,在這項工作上有份。他擔任教師、使徒,繼續這項工作,他說這是「成就我工夫的果子」」(腓1:22)。但是,這背後的工作是神所做的、不是保羅,因爲神纔是「在你們心裏動了善工的」(腓1:6)。「都是出於上帝」(腓1:28)。

NRSV 說這是神在「你們中間(among you)」的工作,但是大多數英文譯本說這是神「在你們裏面(in you)」的工作。兩個都是合適的,希臘文片語en humin 可以翻成這兩種情況。神的善功是在每個人的生活裏面開始的。但是,這也需要在信徒中間的團契時,活出来。第6節經文的重點,並不是要限制神的工作到底是在個人、還是羣體,而是要強調他們所有善工都是神所做的。還有一點很重要的,這項工作並沒有在「個人得救時」、或是教會建立時就完成了。神繼續在我們裏面、在我們中間工作,然後要在「耶穌基督的日子」,成全這工。只有耶穌再來的時候,神的工作纔會完全成就。

保羅的職分是傳福音、做使徒的;就像所有人工作一樣,他的工作也有代表成功或野心的標誌。你領了多少人歸信、募到多少款、多少人肯定你是他們的屬靈導師、你的貢獻跟其他傳福音的人比起來怎麼樣--這些指標都會使人陷入驕傲、野心的網羅之中。保羅也認同他工作之中存在這些動機,但是,他堅稱最重要的是愛(腓1:15-16)。由此推論,在其它的各種職分中,也是如此。我們總是受到誘惑,要爲成功與否而工作(例如:知名度、安全感、錢),這些都會引人走向「個人野心」(eritieias,比較精確應該譯作「不公平的自我欣赏」)。[8] 這些並非全部都不好,因爲它們也常常是完成我們工作的合理目標(腓1:18)。完成工作很重要,就算有時我們的動機並不純正。但是,長期來看(腓3:7-14),動機確實是很重要,而唯一屬基督的動機,乃是愛。

James Strong, Enhanced Strong’s Lexicon (Ontario: Woodside Bible Fel­lowship, 1995), G2052.

行事與福音相稱(腓立比書1:27-2:11)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既然我們所做的都是神在我們裏面做成的,我們的工作必然是有價值的,就像是神所做的一樣。但是,顯然我們會阻礙神在我們裏面的工作,因爲保羅如此勸勉:「你們行事爲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腓立比書1:27)。他主要想說的是關於一般生活,所以他的勸勉所指,也應該包含工作。他特別提到三個命令:

  1. 「有一樣的心思」(腓立比书2:2)。
  2. 「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腓2:3)。
  3.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2:4)。

再次強調,我們能夠照着這些指示行事爲人,單單因爲我們所做的是神在我們裏面所做成的;只不過,在這裏他用了我們所謂「基督頌」的美麗詩章來說明這一點(腓2:6–11)。他說,耶穌「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爲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爲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因此,神在我們裏面的工作-特別是基督在我們裏面的工作——都是謙卑待人、總是爲了他人的益處,即使有時需要捨己。

「有一樣的心思」(腓2:2)

「有一樣的心思」,這是基督賜給成爲一體的基督徒頭一個命令。我們不應該將此運用在屬世的工作場合。事實上,工作的時候,我們並不會想要和我們周遭的人有什麼一樣的心思(羅12:2)。但是,在許多工作場合中,也有許多基督徒。我們應當盡力與我們工作場合中的基督徒,有一樣的心思。不幸的,這可能還是非常困難。在教會裏,我們分別爲聖,進入一個羣體之中,彼此認同有關聖經、神學、道德、靈性,甚至還有文化相關事務的看法。在工作中,我們無法做到這種程度。我們可能會和不完全認同上面這些事情的基督徒,一起在職場上共事。單靠我們的判斷能力,其實可能很難確定自稱是基督徒的、是否真的就是。

很慚愧,這一點阻礙了我們做基督徒的見證,也讓我們不能有效的同工。如果我們信徒之間相處得比跟非信徒之間還糟,這些非信徒的同事會怎麼看待我們的主呢?最起碼,我們應該嘗試認識在我們工作場合中的其他基督徒,學習瞭解他們怎麼看待信仰、活出信仰。我們可能不會認同彼此對極重要事務的看法,但是,能夠表達互相尊重、不要與自稱基督徒的人處得不好、甚至爭吵,這樣就不錯了。如果我們確實相信神真的關心我們所做的,那麼我們就應該存異求同,齊心完成工作。

有和基督一樣的心思,就是指要和基督的「愛心相同」(腓立比書2:2)。基督如此愛我們、以至於死(腓立比書2:8),所以我們也要有跟他一樣的愛(腓2:5)。這一點不論是對待我們工作場合的其他信徒,或者非信徒,都是一樣的:我們要愛他們!職場中人都應該會認同我們所說的,我們應該做些對其他人有益處的事。如果一位基督徒說:「我的工作是要服事你」,這樣有誰會不同意呢?

「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腓2:3)

關鍵抉擇 - 瑞爾製造公司(Reell Manufacturing)個案研究

吉姆.格拉伯斯(Jim Grubs)深信,信仰價值和原則,是豐富的資源,可以用來幫助決策,比起其它方式更有效率。他在這份個案研究中說:「讓我用一則我工作所在的公司,瑞爾公司(Reell)裏的故事來說明。」

「快要2000年底,很多人都還記得,我們的經濟狀況,特別是科技業,價格『暴跌』。瑞爾公司,也是這個領域,損失將近35%營收,沒有任何回收的希望。HP的執行長,卡爾莉.菲奧立娜(Carly Fiorina)說當時的感覺就像是:『誰把燈關了?』2001年二月之前,我們用盡了一切可行的降低成本的策略(除了薪資),但是,我們還是在虧損。因此,我們得決定,是不是要資遣大約20%員工(四十多名),或者拿掉大約12到15%重要的補貼。大家都在問公司的領導團隊(大約八個人),應該怎麼辦。很多人覺得我們需要裁減人力。如果不這麼做,我們會失去一些優秀員工。而且,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一些『冗員』離開、很有效率。」

「還有些人『心裏』認爲,我們應該採取減薪策略。在這種情況下要遵循的基本原則,要追溯到我們成立公司的部分宗旨:『瑞爾乃是基於屬靈價值之實際運用的商業運作團隊...』。所以,我們採納了某些猶太教-基督教原則、形成我們的觀點。第一、減薪策略允許員工選擇留下或離開(『選擇的自由』--創世記第一章中出現的基本原則)。第二、分享資源(在這種情境之下是錢)是我們根深蒂固的文化。在團隊中工作,就要分享許多事物,工具、想法、時間、能力、智慧、...等。分享是猶太教-基督教傳統的特色。第三、基督教爲了他人『倒空』自我的信念(腓2:3-8),是愛人最高的指導原則,成了團結公司上下各種類型羣體的力量。」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沒有保證成功,瑞爾還是選擇了這個方法,之後帶來士氣大振的正面結果;人才流失降到最低(只有一名員工離開);更願意奉獻自我,生產品質、效率更好,領導團隊最關心的信任關係、『向上急遽攀升』。雖ˊ然要冒很大的風險,但是這一切似乎真的深深碰觸到上百名員工的心思、意念。是的,我們信仰的核心原則和價值,對我們的羣體真的很有影響!」

看別人比自己更強、更好,這就是以基督的心爲心的心思意念(腓2:3).謙卑的意思是針對所有人,並不是只有對基督徒。因爲耶穌在十字架上死去(最最謙卑的行動)是爲了罪人、不是爲了義人(路加福音5:32;羅馬書5:8;提前1:15)。

在工作場合有很多謙卑服事的機會。你可以大方的將功勞歸給其他人,但是要追究、譴責失敗責任時,儘量謹慎、小心一點。你可以在別人說話時專心聆聽,不要太快表達自己的想法。你可以試試別人的想法,不要總是一直堅持你自己的作法。你可以不要羨慕、忌妒他人的成功、升遷、高薪,如果做不到,將你的忌妒在禱告中帶到神的面前,不要在餐桌上跟其他人發泄。

反過來說,職場提供個人發揮野心的許多機會。我們前面提過,野心、甚至競爭,並不是一定都不好(羅15:20;林前9:24;提前2:5),但是不擇手段、單顧自己就不好了。這樣子會讓你對自己認識不太正確、太高估自己(「虛浮」),最後把自己放在一個不切實際、對工作和信仰都沒有ˊ幫助的景況中。有兩種解決方法。第一、要明白你的成功需要依靠別人、也需要對別人的成功有所助益。這個意思是說要在職場上真正的與團隊合作。第二、不斷徵詢對你自己和你的表現之準確反饋意見。你可能會發現你的表現確實很優秀,但是,如果你是用正確的態度來認識這一點,那就不算是虛浮。從他人的迴應來看待自己,就是謙卑,因爲比起你對自己的看法,你更重視別人的看法。不必贅言,如果你找到正確的回饋管道,會對自己很有幫助。向錯待你、矇騙你的人,委屈自己、接受他們對你看法,這並不是謙卑。就算讓自己在十字架上受盡痛苦,耶穌對自己仍保持正確評估(路23:43)。

「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2:4)

在這三個命令之中,這一個可能是我們在職場中最難做到的。我們之所以工作,有極大部分是要滿足自我的需求。所以,不看重我們自己的利益怎麼會合理呢?保羅並非此意。但是我們要記住,他確實向一羣人說:「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2:4)。也許他的意思是說,如果每一個人不要只顧自己的需要,也能關切整個羣體的需要,那麼,這裏面每一人的需求就都顧及了。這一點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章還有其它一些地方所說的,看法是一致的。眼睛無法滿足交通、行動的需求,這要靠雙腳來達成。因此,每一個器官爲了身體的益處而行動,然後也順便滿足了自己的需求。

理想中,這一點可能對關係十分密切的羣體是對的,像是高度委身成員所組成的教會。但是,這也可以應用在不是教會的工作場合嗎?保羅的意思,是要我們注意同事、客戶、上司、屬下、供應商,還有許許多多我們周遭人的需求,而不管我們自己的嗎?再次來看腓立比書2:8,保羅在這裏將十字架上的耶穌描述成我們的榜樣,他關注罪人的益處,超過自己的。他在這整個世界活出這個原則,而不是隻在教會之中,所以我們也應當如此。而且保羅也很清楚,我們這麼做的結果,可能會受苦、虧損、甚至還會失去性命。「只是我先前以爲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腓3:7)腓立比書第2章的意思,就是要我們在工作中關心他人的需求,超過我們自己的。

關於如何應用本段經文,請點擊此處參閱 Country Supply Study Guide "Price to Turn" 

普通信徒天天跟隨耶穌的基督徒的三個例子(腓立比書2:19-3:21)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事實上,腓立比書給我們三個榜樣(保羅、以巴弗提、提摩太),讓我們知道基督徒怎麼跟從基督的榜樣。保羅說:「你們要一同效法我,也當留意看那些照我們榜樣行的人」(腓3:17)。他按照第二章裏所說的「基督頌」的架構,來描述每一個例子。

人名
差派到困難處境
願意順服/成爲奴僕
所冒風險
他人益處
耶穌 
人的樣式(2:7) 奴僕形像(2:7) 順服至死(2:8) 反倒虛己(2:7)
保羅 肉身活着(1:22)
基督僕人(1:1)
捆鎖之中(1:7)效法基督的死(3:10)
使你們長進喜樂(1:25)

提摩太

快打發提摩太去見你們(2:19)
像兒子待父親一樣(2:22)
(腓立比書中並未特別指出,但請參閱羅馬書6:21)
實在掛念你們的事(2:20) 
以巴弗提
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裏去(2:25)
你们所差遣的(2:25)
幾乎至死(2:30)
供給我需用的(2:25)

這些訊息意義十分清楚。我們領受呼召就是要做耶穌做過的事。我不能找藉口說,耶穌是神的獨生子,他做得到、我們做不到。保羅、 以巴弗提、提摩太並不是高人一等、能做什麼我們無法做到的事。相反的,在我們工作的時候,我們就是把自己放入差遣、順服、風險、服事他人的架構中了:

人名
差派到困難處境
願意順服/成爲奴僕
所冒風險
他人益處
職場基督徒
進入非基督徒職場
在他人的權柄下工作
爲了像基督一樣愛人冒着自己生涯發展受限的風險
受神呼召將他人益處置於我們自己益處之上

我們可以把這個服事他人、而非自己的命令,稍作改變,像一般人所考量的那樣嗎?舉例來說,我們可以先關切我們比較信賴之人的益處嗎?我們可以一併考量別人的、還有還有我們的益處嗎?是不是可以在確定一定份額的效益時,才關注公眾利益,但是在整個體系情勢對我們不利時,明哲保身?保羅並沒有這麼說。

如果我們真的發現自己沒有辦法、不能甘心樂意地勇敢行事呢?保羅只有這麼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着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腓4:6)。唯有不住向神的禱告、懇求、感恩,我們才能面對困難的抉擇與必需的行動,放下自己、顧念他人的需要。這並不是抽象的神學,而是每天生活、工作很實際的建議。

日常應用(腓立比書4:1-23)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保羅提到三種日常情境,和職場有直接關聯。

化解冲突(腓立比书4:2–9)

回到目錄

保羅請求腓立比教會的會友,幫助他們之中兩位婦女,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彼此和睦(腓4:2–9)。雖然我們直覺的反應都是壓抑或拒絕衝突,保羅卻是用愛、開誠佈公來解決。這兩位婦女的衝突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她們都是信徒,保羅說:「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腓4:3)。最敬虔的信徒之間,也會有衝突,這我們都知道。保羅告訴他們,別讓怒意不停滋長,想想他人有什麼是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有德行的、可稱讚(腓4:8)。「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腓4:7) 似乎是從欣賞我們周遭人優點而開始的,就算我們跟他們有些衝突。要特別記住,基督也爲他們而死。我們自己要特別留意,保持一顆謙讓的心,凡事藉着禱告、祈求,和感謝,不要掛慮我們心中的愁煩(腓4:6)。

這些經文也都可以應用在現代職場,雖然並不容易。在我們急着要忽略、掩蓋我們在工作中的衝突時,我們更是需要面對、討論(不只是閒聊)這些衝突。如果我們並不想公開討論,那麼也應該請教一些有智慧的人幫助--是基於謙卑求教,而不是爲了想要找到有力人士做靠山。要開始與競爭對手對抗時,我們也應該要爲他們建一份資料,清楚他們有什麼優點、長處。在我們實在沒有氣力應付一些人的時候,可能我們不管做什麼都只會越來越糟,這時我們一定要讓神的能力與耐心,完全取代我們自己的想法。這樣,我們就是在效法我們的主「虛己」(腓2:7),領受神的大能(腓2:9) 、在這世上活出神的旨意。如果我們這麼做,我們的衝突就會就事論事而解決,而不是照着我們的想象、恐懼與憤怒而發展。就算不會成爲好朋友,這樣做也可以回覆工作夥伴的關係、贏得彼此尊重。就算有些時候,和諧合一不太可能,我們還是可以領受「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腓4:7)。就算是破裂的關係,也無法超越神的美善,這也是屬神的神蹟、奇事。

在工作中相互扶持(腓立比書4:10–11,15–16)

回到目錄

保羅感謝腓立比教會會友,對他個人(腓1:30)與經濟上的支持(腓4:10-11, 15-16)。在新約聖經裏,我們看到保羅盡心竭力與其他基督徒同工,像是巴拿巴(徒13:2),西拉(徒15:40),呂底亞(徒16:14-15),還有百基拉和亞基拉(羅16:3)等等。他寫的書信結束的時候,都是向和他同工過的人問候,而這些同工又都是他和一個同工帶出來,例如腓立比人就是保羅和提摩太帶出來的(腓1:1)。這一點他也是按照自己所建議的方式在效法耶穌——耶穌幾乎所有事都是和門徒、同工一起完成。

像我們在腓立比書2章裏說過的,在世俗工作場合的基督徒,並不是都這麼幸運可以和信徒共事。但是這並不是說我們就無法彼此扶持。我們可以跟和我們同行、同機構的人聚會,彼此分享我們在工作中面對臨的一些挑戰與機會。「媽媽-與-媽媽」計劃[9] 是一個在職場上相互支持的實際例子。一些作媽媽的每週聚在一起,學習、分享、相互交流扶養年幼孩童的工作心得。理想上,所有的基督徒在他們的工作上都能得到這樣的支持。沒有正式計劃方案時,我們可以在平常基督徒羣體中談談我們的工作,例如敬拜、講道、讀經、小組、退修會、主日學,以及許許多多其它場合。但是我們有常常利用嗎?保羅在他的呼召中,很用心與其他人建立羣體,甚至還僱用信差渡過漫長海上旅程(腓2:19, 25),去分享他的想法、信息、團契,還有資源。

處卑賤與豐富(腓立比書 4:12-13, 18)

回到目錄

最後,保羅談到如何處卑賤與豐富。這一點和職場很有關係,因爲工作決定我們是卑賤(貧窮)或豐富(富有),至少我們中的工薪階層乃是如此。在此我們又看到,保羅的建議知易行難。不要把工作當成偶像,以爲它會一直給你一切你想要的。相反的,要因爲能帶給他人益處而工作,然後不管工作可以帶給你什麼,都要學習知足。相當困難的建議。有一些職業(教師、健康從事業者、客服人員、父母、...等等)可能常常超時工作、不計薪酬幫助有需要的人。有些人提供服務,則是希望可以得到豐碩的回饋。想象一名資深總裁或者投行專業人員,不爲合同或者營利目標而工作,卻說:

「我顧好客戶、員工、還有股東,然後在年底高高興興收下他們要分給我的,不管是多少。」這並不多見,但是有些人確實是這樣子。保羅的意思是:

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但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我已經充足(腓4:12–13,18)。

問題不是我們拿了多少錢,而是我們是爲了他人的益處還是自己的益處而工作。這樣的動機,可以幫助我們拒絕那些過於缺乏、或過於奢糜的機構、體系從事工作。

腓立比書結論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雖然保羅沒有在腓立比書裏特別論及工作,但是他對神在我們裏面的工作的眼光,是我們在信仰與工作一切思想的基石。我們的工作,是活出神在我們裏面開始美好工作的主要情境。在生活與工作的地方,我們要尋求與其他基督徒一般的心思意念。我們言行舉止,要看重他人、高過自己。我們要爲他人謀求利益、超過我們自己的需要。保羅雖然沒有直接提到工作,但是顯然要求我們在職場上達成艱難的任務。但是,我們在工作中所做的,不單只是我們的工作--這是神透過我們所做的工作。因爲神的大能沒有極限,保羅堅定的說:「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