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二書與工作

聖經註釋 / 工作神學項目出品

約翰二書符合大公書信(General Epistles)的總體框架,同時提供了對基督裏生活和工作的見解。它很簡短,但充滿了實用的指導。

用愛心說誠實話(約翰二書1-11)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工作中的真理與愛(約翰二書1-6)

約翰的每一封信都具有鮮明的特徵,都將“真理”和“愛”結合爲一體(約一3:18; 約翰二書1節,3節;約3:3)。在約翰二書中,我們發現這個概念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發展。

恩惠、憐憫、平安從父神和他兒子耶穌基督,在真理和愛心上,必常與我們同在!我見你的兒女有照我們從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歡喜。 太太啊,我現在勸你:我們大家要彼此相愛。這並不是我寫一條新命令給你,乃是我們從起初所受的命令。(約二3-5)

照約翰所講的,愛加真理構成了“恩惠、憐憫與平安與我們同在”的環境。

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經常表現得彷彿恩惠、憐憫和平安僅僅依賴於愛,而不需要真理一樣。我們在工作中與他人溝通,可能會隱瞞或遮蓋令人不舒服的真理,因爲我們錯誤地以爲講真理就不是在愛別人。或者我們可能擔心,說實話會導致衝突或敵意,而不是帶來恩惠或平安。我們既然認爲自己是仁慈的,就不肯說出真理。

但愛必須始終以真理爲出發點。愛通過基督來到我們身上,而基督是神真理的完美化身。也就是說,神知道事物的本來面目,並且他將他的知識包裹在愛中,並通過他的兒子把它帶給我們。所以,但凡我們要以神的愛來愛,我們就必須從真理出發,而不是採用虛僞、逃避或者童話的方式。確實,說實話可能會導致衝突,或者讓我們自己與別人心情煩亂。但真正的恩惠、憐憫和與平安,源於面對現實、克服重重困難以獲得真正的解決方案。

通用電氣(美國)前首席執行官傑克·韋爾奇(Jack Welch)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部分原因是他的提供真實、坦率的績效評估的做法。每個月,他都讓員工瞭解他們達到預期的程度如何。一年一次,他告訴他們,他們是否是優秀員工,還是需要在特定領域進行改進普通員工,或是有失業危險的末位員工。[1] 有些人可能認爲這麼做是苛刻的,但韋爾奇把它視爲對員工的愛護:

我開始意識到,最糟糕的經理就是善良用錯了地方的那種。我告訴人們,你認爲你當個和藹的管理者,就自然是一個好的管理者麼?你知道以後的發展嗎?有一天你會離開那個崗位。你將會升職,或者會退休。而新來的經理會對某位員工說:“喂,你表現得不怎麼好。”而時光飛逝,這位員工已經53或者55歲了,生活的選擇已經大大的減少了。現在你要告訴他,“下崗”?這怎麼能說是好心呢?你纔是最殘忍的管理者。[2]

真實的代價(約翰二書7-11)

約翰提醒我們,“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約二7),並且說出真相可能使我們與那些靠欺詐得利的人發生衝突。我們是不顧反對地說出真相,還是共同參與欺騙?如果我們選擇欺騙,我們至少要承認我們不再是誠實的人。 (關於這個話題的更多內容,請參閱www.theologyofwork.org網站,“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申5:20; 出20:16)

後來成爲美國鑄幣局負責人的艾德·莫伊(Ed Moy)講述了他在大學期間第一份工作的故事。當他開始工作時,他必須填寫一份關於他使用公司車輛的費用報告,把他因私用車的時間和因公用車的時間分開填寫。辦公室的慣例是僅將從家庭到公司的行程算爲因私用車,而將其餘部分作爲因公用車,即使某個行程是爲了個人的目的也不例外。當艾德照實提交了他的因私用車時間表時,他的老闆幾乎要解僱他,並解釋說:“我們的薪水太少了,這是我們獲得更多收入的方法。你的報告會讓其他人很難堪。”艾德有禮貌地說:“如果你需要的話,你可以解僱我。但是,你真的想要一個爲你工作的人在這樣的小事上說謊麼?當面對更大的利害關係時,你怎麼能相信那個人?”艾德保住了他的工作,雖然過渡時期有點困難![3]

我們如何與詭詐之人和虛假教師打交道呢?艾德的例子表明,切斷聯繫並不一定是最好的解決方案。留在欺騙的環境中並說實話,也許比拂袖而去更能體現真理與愛的結合。此外,如果我們與所有欺騙過別人的人切斷聯繫,那還有剩下的人麼?甚至我們自己也難免欺騙過別人。

“Should I Rank My Employees?” Wall Street Journal, April 7, 2009, http://guides.wsj.com/management/recruiting-hiring-and-firing/should-i-rank-my-employees.

Jack Welch, in “What I’ve Learned: Jack Welch” Esquire, December 31, 2006, www.esquire.com/news-politics/interviews/a2380/wil0104jackwelch/#ixzz2nkRA41TP.

Ed Moy, “Faith and Work: Spiritual Insights from a Career in Business & Public Service,” at Kiros, Seattle, October 11, 2013. Audio recording available at https://kiros.org/category/ed-moy/.

當面溝通的價值(約翰二書12–13)

回到目錄 回到目錄

約翰說以他期待能當面繼續這個對話,並以此結束了這封信。“我還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們,卻不願意用紙墨寫出來,但盼望到你們那裏,與你們當面談論”(約二12)。也許他意識到,如果他使用信件這種缺少人情味的媒介來傳遞的更多的看法,有可能被人誤解。這爲我們交流敏感的信息提供了寶貴的洞見——即使距離讓雙方的見面有些難度,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表達更好。

在二十一世紀的工作場所,我們發現個人溝通面臨更爲複雜的挑戰。今天,遠程通信的選擇有視頻會議、電話、短信、信件、電子郵件、社交媒體和許多其他的方式。但是有效的溝通仍然需要將媒介與消息的性質相匹配。例如,電子郵件可能是用來下訂單最有效的媒介,但可能並不適用於溝通業績評估。信息越是複雜或者對情感的挑戰越大,就越需要直接和個人化的媒介。Intel公司前高級副總裁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說:

我有一條個人的原則。如果我和某人在電子郵件中就相同的主題來來回回溝通了四五次,我就會停下來,不再繼續寫郵件。我們會打電話,或者面對面溝通。我認識到,如果你們不能快速解決這個問題,那麼當碰面時,其中一個人會對另一個人很惱火。你認爲他們無能,因爲他們無法理解你所描述的最簡單的事情。但這卻應歸咎於媒介;講明這一點十分重要。[1]

將錯誤的媒介用於特定的溝通上很容易導致誤解,使得真相無法得到傳達。並且錯誤的媒介也可能會阻礙愛意的表達。所以,選擇恰當的溝通媒介,對傳遞真相及向同事表達愛意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是在困難的對話中,我們也需要以尊重和同情來溝通。特別是當我們與不喜歡的人溝通時,就更是如此。有時這意味着要面對面地溝通,即使這會令人不方便或者不舒服。

Pat Gelsinger, “Faster Chips, More Opportunity?” interview in Ethix 57 (January/February 2008), ethix.org/2008/02/01/faster-chips-more-opportunity.